离开教师岗位,是我蓄谋已久

3字数 4533阅读 7216

文/爱瑋儿  图/网络


上个世纪的最后五年,我是个教书匠。

千禧年来临之前,我的辞呈如一枚重磅炸弹扔向了校长室和教育局。

为什么说是“重磅炸弹”?因为在此之前,我用两年时间破格晋升中学一级教师,三年时间带出一个“市先进班集体”,第四年提拔为外语教研组长,以非英语专业的背景成为大我二三十岁的一批老教师的领导。

提交辞呈前不久,刚捧着刻有我名字的“上海市园丁奖”定制奖杯,在区里和市里各种场合上台演讲接受鲜花与掌声。而上级领导正在讨论提升我为校长办公室主任,那一年我不到二十七。

那些年不比现如今,“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的心声谁敢大呼小叫到桌面上!从堆得足有半公尺高的红壳子奖状和证书中伸手递交一份辞呈,那种感觉对当时的我,不亚于穿过枪林弹雨。

没有一个领导和同事知道,我这种“又红又专”的先进分子,其实从报到第一天,噢不,前一天,甚至前一年开始,就时时刻刻酝酿着离职。

无论如何,先自曝一下当初我为什么选择教师岗位?——三滴汗,一定没你们想象的崇高。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当老师的理由,原来是这样滴

高三毕业大会上,我的母校——格致中学的校长送了我一个特大号的行李箱,作为对我保送师范院校的表彰,和我一起得此殊荣的还有隔壁班一个男同学。

此后不久,我接受了《小主人报》的采访,问我文科全A的会考成绩和作文竞赛第一名加10分的优势为何不报考复旦?(那时候成绩不太理想的才会报考师范。)

我回答记者:“当老师是我打小的梦想。”第二天原话就上了头版。

我没有骗记者,我最爱听李谷一那首《长大后,我就成了你》;但有一个理由我知道不合适写在报纸首页——因为华师大美,华师大太美。

高三春游学校组织去长风公园,结果下雨提前散伙,为了抄近路和几个同学从枣阳路当时的师大后门穿到中山北路坐车回家。

第一次看到细雨霏霏中水墨画一样的菁菁校园,第一次碰到一个白衣长裙女生笃悠悠踩着单车驮着后座的男生哼着情歌从身边飘然而过。

我心想完了这属于一见钟情,拜拜了您呀复旦新闻系(曾是出版系统工作的父亲的愿望)。浪漫如我,注定属于丽娃河与夏雨岛。

我们那个年代,考什么大学读什么专业大都是听从父母和老师的意见(恐怕现在也是)。而我这种看似“任性”的选择,在我此后的职业生涯里发生了N次。

初生牛犊的我不曾意识到:突破世俗期望、大胆跟随内心是需要勇气的;而这种与生俱来的勇气,换来了我开挂一样的别致人生。

其实当时还有一个理由,也不适合写进新闻报道。我知道读师范可以免学费且享受国家补贴,节俭的父母从小给我的印象我们是个穷人家,穷人家的孩子就该早当家。

能够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又免去未来择业烦恼的高等学府,还长辣么美,何乐而不为?只是我怎会想到有一天我不得不为高额的离职赔偿金而纠结万分。

图片发自简书App


02 还没毕业,我就不想当老师了

另一个没想到,匆匆而过的大学生活将近尾声,改革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三资企业如雨后春笋般进驻生我养我的这个沿海大城市。

那时有一部热片叫《洋行里的中国小姐》,拍摄地就在我家附近的虹桥开发区,光亮亮的玻璃幕墙、齐整整的职业套装、用美金支付的工资,对正在扑腾翅膀的我影响很大。

我猛然醒悟:当老师这点收入我怎么“早当家”?

可是似乎没有“后悔药”,因为我的名字早在18岁就留在了上海市教育局敲着钢印的定向委培名单里,作为无比稀罕的全市三十名优秀青年教师培养苗子之一,我将一毕业就被送回我的母校格致任教。

“卖身契”签了六年,否则需要赔付我四年大学的学费加伙食补贴兼一万多块违约金(90年代这可是天文数字)。

于是,在几乎整个大四,一个“迂回转岗路线”几经筹划、悄然启动——

我开始在虹桥的日企寻找兼职作销售的机会,当时可以拿到50块一天,做20天就可以赚一千,而当年表姐在最最吃香的宾馆工作,拿两百块一个月已经羡煞路人。

我还应征了“黛安芬”品牌的营业代表并利用课余短短两个月做到直销奖励的最高等级。这样,不仅增添了履历上的外企经历,还在毕业前就累积下几千块的“第一桶金”。

同时,在计算机课还在用WPS教材的最后一学期,我毅然拒绝参加学校的考试,自己掏钱在外面报读Windows和Office(当时叫21世纪紧缺人才工程——办公自动化)。

我还认定大学六级一定没有卵用(虽然我的证书编号还刚排到三位数),上新华书店抱回一堆商务英语和高级口译的书开始自学。

最后一步,我想方设法敲响了黄浦区教育局人事部的门,当被冷冷问到“你是不想当老师了吗?”我掷地有声地回答:“不是!不去格致,哪都可以!只要让我教英文。”

对方领导闻言不仅松了一口气似乎还有些喜出望外,因为任职重点中学这种塞条子挤破头的饭碗我居然主动放弃,而大家普遍不重视的职业教育体系正急需外语师资。

我暗自思忖:我会来教育局报到,小时候的梦总要圆一圆。但我会通过教英文把口语练好,然后省吃俭用争取一年后交了违约金“走人”,去敲开外企的门,从此当一个高级白领,带父母吃香喝辣。而这样完美的计划,对养育我的中学母校,我当然做不出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03 还没报到,我已骑虎难下

没错,这样的计划,对养育我的母校,我做不出来;对培育我的第一家单位,我就能狠得下心?

教育局说要双向选择给我安排去一所名不见经传的职业学校面试,一堂精心准备的全英文试讲课让教导主任当场拍板开好了报到通知的信封(人生的第一个offer居然是当着我面写的),外加一句“不许去别的地方喔!”的叮咛。

我永远记得,那一天是1995年3月16日,正好是母亲的生日。母亲是一位拥有37年教龄的小学语文老师,我踏上讲台那年,她正好退休。

坦白说那一天我特别特别的兴奋,觉得天也特别特别的蓝,几乎是一路蹦跳着跑回学校的,似乎完全忘了自己的初衷是要离开这个岗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在试讲时看到十六七的孩子们求知的眼神想起了当年课堂里的自己?还是试讲后新领导求贤若渴的目光和如获至宝的语调令我突感肩上的使命?

我不清楚,只知道那一刻心里头唯有一个念头——从现在起,我要做天下最棒的老师。

上班前的暑假,新单位已经送我到当时上海唯一老外开办的英语培训学校进修口语,而我拿到将要担任班主任的那班“国际贸易”专业44位新生的档案材料,惊喜于他们中大部分的中考成绩都几乎赶得上区里的重点高中。

冒着三十七八度的酷暑,查好了公交路线,在录取通知书尚未被邮局送达之前,一家家一户户开始寻访报喜。

清晰地记得,大部分学生分布在虹口、闸北、卢湾等老式住宅弄堂里,一进去问起谁谁谁是不是住这里,便有热心的邻居高声呐喊:“XXX,你同学找!”

还没到9月1号开学报到,一位家长热情洋溢的“表扬信”已经飞到校长室,里面写着没想到这么年轻的班主任满头大汗来家访,连绿豆汤都不肯喝一口。那一刻,我突然有种感觉:教师这个岗位,我已骑虎难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04 一不小心,我把青春献给了你

我没想到,第一次做班主任我就博得了满堂彩;更没想到,原定一年的离职计划一拖再拖,整整延期了四年。

第一次开家长会,我背了一晚上的台词。当我真诚地告诉对中等职业教育前景还心存疑虑的家长们:“从来没有想到我接的第一班学生如此优秀”,掌声久久不息。

好几位家长上来簇拥着我问这问那不肯离去,有一位妈妈都激动得冒出了泪花,紧紧握着我的手说:“老师你不会辞职不干吧?你那么年轻英文又好外面机会很多的。要走也要等三年哦!我们的孩子交给你放心。”

这样的托付,当时的我只好拼命点头,心想:又完了!这班学生和家长,我又一见钟情;而这份承诺,对大不了他们孩子几岁的我,是有多重!

青春期的孩子会暴露各种问题,班里有两个表现优异的学生闹别扭,起因居然是因为争抢班长这个职位,当女生得到票选优势“上岗”,负气的男生成绩一落千丈、从此一蹶不振。为了重新唤起他的信心与斗志,我辗转不眠好几个夜晚,几次找他谈话不起效,最后以和他通信的方式交换想法。

男生的妈妈重又看到儿子的笑脸后,特意赶来学校找我说:我也做了几十年老师,都没有像你这样和学生掏心掏肺!而很多年后,已经升为部门主管的男生在MSN上对我说:老师,原谅我当年的不成熟。没有你,我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没有人知道,我暗地里并没停下最初的计划。我订阅了《人才市场报》和当年刚刚改版的《前程无忧》,用英雄打字机一份一份输出我的英文简历折叠进手写的信封,投往各个我看得上的外企人事部。我还给自己偷偷配备了一部中文BP机,随时准备接收面试通知信息。

每年的寒暑假,是出去尝试新机会的最好时机。好几次,我都已经在另一家条件比学校好百倍的企业“上班”,可是每当开学,我又鬼使神差和差点成为新雇主的单位说“对不起”。我知道,我放不下我的这班学生。

或许是那位家长那句“要走也要等三年”,我真的就这样等到了我第一批学生的毕业季,我把自己拿到的外企offer一个个放在一边,忙着为他们奔走各种可能的工作机会和升学名额。那时候的我,都已经感觉孩子们的命运,都和我紧紧牵连在了一起。

有个学生一心想上大学,当年和父母赌气才考的职校,我几番努力为她争取到了同济大学德语专业的保送名额,孩子爸妈给我送礼表达感谢我上门退回,知道学生爱阅读我把父亲给的两百块购书券送给了她。她爸妈说:孩子长到十八岁,还没遇到过一个老师给学生送礼的。

其实师范大学从没教过我怎么当老师,虽然有很多兢兢业业的老教师在旁边做榜样,我还是按照自己特有的方式在尝试。我想:也许有一天我终将离开这个岗位奔赴我的下一站,但只要我还在,我就一定把我的心用到百分百,这也是我此后每经历一家单位不改的宗旨。

离别还是如期而至,五年里每次给我的学生上英语课,我会在一开始叫Class begins和孩子们说Good Morning/Good Afternoon,但一般不会在下课时特意再让他们起立说再见。

而当我清楚地知道那一天是我的最后一堂课,下课铃响时我特意说了一声Class is Over,班长停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配合叫了Stand Up,全体学生突然安静下来齐刷刷在我面前站起,我分明感觉到我的喉咙哽了很久才悠长地吐出那句——Good Bye, Boys and Girls!

图片发自简书App


05 身已远,心犹近

到今年,离开教师岗位将近十七个年头,欣慰无比的是,从一开始的失联到忽然发现彼此的MSN、开心网、新浪微博到微信平台,年年月月收获着学生的各类问候与祝福。

去年此时,还有一个已为人母的学生翻出当年周记本上我的大段红字评语,拍照私信给我说:特别感恩在她青春期的几年有我这样的老师相伴。

我如愿成为一名500强外企白领后,其实没有一份工作超过三年。相比之下,除了而今的自由职业身份,教师这个岗位是我坚持最久的。我相信,最能支撑一个人坚持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挚爱与热诚。

今早读到朋友圈里流转的一篇文章,说教师这个职业,是“用灵魂影响另一个灵魂”。I can't agree more. 从这个意义,我此后虽几易其职,无论培训师、人才发展顾问,心理咨询师、私人成长教练,其实都从未真正离开过“灵魂工程师”这个身份。

走下三尺讲台的自己,从传授知识到传播技能,从传播技能又转而播种幸福,一直走在以一己之力为他人创造福祉和丰盛的路上。这一路,因为见证每一个个体的成长,鲜花满地,风景独好。

多年以后,终于明白:为何那个春天的下午走过雨中的华师园觉得那么美?原来冥冥中,有一种力量和精神会贯穿我的生命,它叫做——“润物细无声”。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现在想来,所有狠心告别的,其实我都卯足了劲爱过。

在第32个教师节,谨以此文,祝天下所有育人工作者节日快乐、永远幸福!

图片发自简书App

-END-


作者爱瑋儿,一个喜欢写写画画的心理教练。从中学英语教师到500强中国区高管,三十五岁挥别职场,以自由顾问身份背包行走近30个省市。而今安心居家种菜,与七弦共舞,和笔墨作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夏日烈焰不惜游,沙滩拍浪解心忧。 未尝先悔胆色怯,激情澎湃数飞流。
  • 一直听说阿里的公关做得很好,很少有竞争对手能在公关上做得比它更好。这次“淘宝小二炮轰工商总局”事件,再次让人见识了...
  • 以前從來不想觸碰別人的感情,在很小的時候都感覺自己不懂關心別人,幾句簡單的言語後就不知道怎樣關心,用現在的話...
  • 一本揭示心理操纵真相,开启民智的经典之作。很多时候我们在群体当中的行为和思考,与独自时候是不一样的。当我们翻看一些...
  • 社交让我难受。 今天突如其来的万籁俱寂,什么学习、爱情、亲情都索然无味,自那年高二暑假过后,又有了这恶心的感受,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