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35)

热闹

文/玄宝


guanggaokuangren.jpg

春节不乏同学聚会,谷雨去了两趟,还见到了许文强,他去年的结婚,今年准备当爸爸了,一脸的幸福肥,见到谷雨还挺不好意思的,问什么时候轮到喝她的喜酒。谷雨见他胖得眼睛都小了不少,骇笑不已。

待了几天,又跟春晓同去看淑仪阿姨。

淑仪阿姨和余焕叔叔离异后的两年,嫁给了当地人,一个大她十来岁的公务员,自己开了家小超市,后来领养了一个儿子。

春晓不知何故,总跟谷雨说不能原谅她。但每到年节,她便载了苏谷雨到蔡淑仪的新家门口,自己不肯下车,年年都把红包封得厚厚的,再从车尾箱拿出一堆东西,让谷雨去送。
也不知道她在倔什么。

把周青扬的孩子打掉之后,春晓低迷了好一段时间,总是默默一个人在家流泪,又说不出什么原因,谷雨怀疑她患上轻微抑郁,陪着她住了一段时间。

有一晚,春晓半夜醒来,坐在床边默默哭泣,把谷雨吵醒,谷雨问她怎么了,春晓突然扑进她怀里,哭喊出来:“我梦到我妈了,她骗我!谷雨,她骗我!她说只爱我一个孩子,可是她跟叔叔又生了一个!”谷雨把她抱得紧紧的,急切地拍她的背,哄着她,听她哭。

“我爸跟阿姨也有了弟弟!谷雨,我是一个多余的孩子!”

那一年,春晓已经二十三岁了,可是一想到家,内心仍是惶然的。

余叔叔那么疼爱这个女儿,几乎是纵容她,春晓时常和他顶嘴,一吵架,房间门一关就不肯吃饭,有时候余叔叔工作忙,担心她饿着自己,还要叫谷雨过来陪她。春晓还未毕业,余叔叔就提前给她置了房买了车,怕她委屈自己,至今每个月都要问她钱够不够钱花,有没有人欺负她?在外面累了就回家,爸爸养着她,只要她高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余焕离婚后再娶,是他以前的同事孙阿姨,没多久就怀孕,夫妻二人喜气洋洋。春晓未成年,当时法院是把她判给余焕。孙阿姨怀孕的时候,她在读高中,得知消息后,爬到他们小区的顶楼,大风猎猎作响,她发狠,打电话给爸爸:“你如果要跟那个女人生孩子,我就从这里跳下去!你们尽管试试!”

没有办法,余叔叔还是疼女儿,让妻子去把三个月的孩子打掉,才把春晓哄好。那段时间孙阿姨和他冷战,春晓也不理他,好端端一个家,变得冷冰冰,余焕头发白了不少。作为外人的苏谷雨并不同情余叔叔,他出轨在先,已经好几年,外面的女人半夜给蔡淑仪打电话,蔡淑仪忍无可忍才提的离婚。

后来孙阿姨因为工作调动,离开了一年多,是抱着孩子回来的,生米煮成熟饭,春晓再怎么哭闹都没用。同父异母的弟弟叫春民,她时常嘲笑,老土得要死。

可是春民围着她一叫:“姐,姐,姐,给我点钱,我想买双球鞋。”春晓不耐烦说两句,还是会掏钱包出来。余焕跟苏明华不一样,他对女儿更大方。

春晓那段时间是有些歇斯底里:“谷雨,我经常怀疑,是不是我当时逼着孙阿姨去打掉了孩子,一报还一报,现在上天也要我流掉一个?”

她是真心爱过周青扬的,想过和他生儿育女,可她就是怕,万一孩子的命运跟她一样,重蹈覆辙呢?她对自己和周青扬的爱没有信心。

谷雨懂她,知道春晓没有安全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余叔叔和淑仪阿姨的所有补偿,都不能补偿孩子那种被抛弃的恐惧感。

从淑仪阿姨家出来后,谷雨让阿姨别再送了,但蔡淑仪坚持,送她到门口,刚好看到春晓的车停在路边,她没有上前,突然把小儿子叫过来说:“小雨,你帮我和弟弟拍张照吧。”

谷雨不明所以然,还是拿出手机替他们拍了张照,阿姨又说:“你把照片给春晓看看。”让她看看自己逐年老去的妈妈吗?谷雨内心恻然。

一上车,春晓就问:“她怎么样?之前说腰痛,好一点了吗?又说去看过跌打医生了,医生怎么说?吃中药还是西药?”问题一箩筐。

谷雨一一作答,又把刚刚拍的照片拿出来,递给她看,谁知春晓只消看了一眼,便把手机推开,一下子把脸拉下来,准备打火启动车子:“拿走,我不看!”

再好脾气的谷雨也有火气,这是你的妈妈:“余春晓,你知足吧!”

“你知道什么?”半晌,春晓眼角有泪,哭了出来,又把车停在一边,才说出压在心头十多年的那件事,“这个是她亲生的儿子!你以为是领养的!她是想提醒我,这是我的亲弟弟!什么狗屁血浓于水!都是骗子!”

谷雨十分惊讶,又静静把照片打开来看,小孩并不像阿姨,估计是像蔡阿姨后来的的丈夫。淑仪阿姨一直说是亲戚的小孩,她抱过来养而已。

春晓说得断断续续:“那时候她借口身体不好,去外婆家养病,一年后就抱了个孩子回来。一开始我也以为真是领养的的,我妈把她带出来见我时,我还很爱逗他。有一回我抱着小朋友玩,发现他左耳背后有一颗痣,位置跟我的一样。”她从方向盘里抬起头,抽了纸巾擦眼泪,指了指自己耳背后面的那一个黑点,“我的这颗痣,就是遗传自我妈。”

谷雨终于明白了,她的别扭来自哪里。

有亲戚怪春晓不懂事,如果蔡淑仪不生个一儿半女的,跟后来的丈夫怎么相扶持到老。都是一些添油加醋的话,无非是让春晓更懂事,更体谅大人的苦处,亲人毕竟是亲人。闹,要闹到老死去吗?

但是没有一个人告诉春晓,如果她受了委屈,要找谁去体谅。

类似这样的话,谷雨在自家亲戚处也听了不少,仿佛这些亲戚们的人生都已经修炼圆满,俨然成了导师,可以去指导别人如何生活。可惜没得选择,不然谷雨真不想要这样的亲戚。于是只好放弃往来,关系一年比一年冷淡。

“劝子女跟父母和解的亲戚,还有劝妓从良的,都是一样的人,他们没有差别。”春晓做了这个总结,听着感觉像在骂自己。

谷雨笑,她已经不在乎很久了。好幸运,她仍有自己的一双手,可以独立生活,照顾自己,屏蔽掉那些不想听的声音。

目录:【连载小说】《绵绵》目录
上一章:绵绵(34)
下一章:绵绵(36)


有时候觉得人生就这样算了吧,有时候又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欢迎点赞+分享+打赏!
祝阅读愉快!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玄宝 一顿团圆饭勉强吃完,砸碎了几个碗,桌子都快掀了。真奇怪,平常念叨着祖宗保佑,大年大节的时候吵架,反而不怕...
    玄宝阅读 92评论 5 4
  • 文/玄宝 王重楼不知道在阳台抽了多久的烟,就连苏谷雨起来都不知道,好像还沉浸在记忆里的那场雨里回不过头来。 苏谷雨...
    玄宝阅读 109评论 10 9
  • 冬月登永安石桥,凭栏望尽花溪。 思前贤,滥觞花雕; 溢彩鲜,湿天透明。 晚灯朦胧,闻风茶坐而能去愁。 赋《虞美人-...
    摩羯星一号阅读 34评论 3 5
  • 0.引言 我——感觉同大概5亿人一样——在阅读时会做一些标记:折角、划线或者直接复制出来保存到[某个地方](我常用...
    郝显阅读 477评论 8 12
  • UIButton-按钮 按钮的创建 按钮有下面四种类型: UIButtonType.ContactAdd:前面带“...
    大脸猫121阅读 1,699评论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