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之“分家”

网络图片

所有的事情,皆源自于文文说妈妈是他一个人的。

那时候他跟我说话,总是“我妈妈怎样怎样”,而不是“咱妈妈怎样怎样”,或者“妈妈怎样怎样了”,听着实在可气,我自然不依,凭什么妈妈是他一个人的?我可记得他才是捡来的那个!

我妈曾说过,文文是她去喂猪的时候,从猪粪里拨出来的,是她将他洗干净带回家养大的。我就想,那铁定是猪拉屎拉出来的。于是,我据理力争,最后却发现连打架也解决不了这件事,为了不让自己显得那么吃亏,我就提出“爸爸是我的”这个条件。本以为这样就不失偏颇,从此心安理得,天下太平,不成想,这才是开端,是引子,所有的问题接踵而来……

当我说爸爸是我的之后,文文马上接了句爷爷是他的——这就十分为难了,家里只有三个大人,要怎么分得公允?

“那……爷爷住的厅房是我的!”人不够分,就分房子。

“厨房是我的!”文文说。

“西厢房是我的!”

“……碳房是我的!”

“谷仓房是我的!”

“花园是我的!”

“茅坑……你要不要?”

“我不要!”

“我也不要……红色保温壶是我的!”房子也分完了。

“绿色的是我的!”

“茶叶罐是我的!”

“糖罐是我的!”

“电炉子是我的!”

“电视机是我的!”

“鸡毛掸子是我的!”

“针线筐是我的!”

“面柜是我的!”

“案板是我的!”

“灶头是我的!”

“碳锅是我的!”

“柴锅是我的!”

“右边的碗橱是我的!”

“左边是我的!”

“碗是我的!”

“筷子是我的!”

“勺子是我的!”

“漏勺是我的!”

“锅铲是我的!”

“……其他太小,不分了吧?”

“……嗯。”

“……灰驴是我的!”

“黑驴是我的!”

“母鸡是我的!”

“三只公鸡是我的!”

“猪……小一点的那头是我的!”

“大的是我的!”

“小羊是我的!”

“羊妈妈是我的!”

“茄梨树是我的!”

“长把梨是我的!”

“屋后面几棵杏树是我的!”

“我当‘马’骑的那棵得归我!,还有前面园子里的几棵,你不能要那么多!”

“好那棵归你!车棚是我的!”

“架子车是我的!”

“草棚……我要左边一间!”

“我要右边一间!”

“水窖也是一人一口……”

……

那一段时间,我俩什么都要斤斤计较,把家里家外统统分了一遍。可在我俩分家分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有人却不依了……

“我妈妈你不能叫妈妈!”

“我爸爸你不能叫爸爸!”

“你要叫我妈妈阿姨!”

“你要叫我爸爸叔叔!”

“成交!”

“成交!”

那天妈妈回来,我喊她“阿姨”,她就跟看神经病病人一样看我……我爸不在家,文文就不用马上喊“叔叔”,便宜捡大发了!

“把你俩养这么大,倒不认识亲妈了!”我妈这么说的时候,文文躲在旁边一个劲儿地鬼笑。

“我俩分家了……以后你是文文他妈,不是我妈。”

“那……你妈哪去了?”

“我应该没妈……文文也得喊我爸“叔叔”,这样才公平。”

“……两个发神经的!”

我跟文文慢慢也发觉这样欠妥——根本没法跟小伙伴们解释嘛!后来就商议,仅在我俩的时候,就称呼“你妈”、“你爸”,别的时候还是两个人的爸爸,两个人的妈妈。

不知道是不是天底下所有的姐妹、兄弟在孩童时代都如此这般,但我和文文当时的行径,真可谓无独有偶!

不过说到底,那也就是孩子们之间的一个游戏,只不过玩着玩着就有点当真了。

难得我俩还算遵循规则,在各自的区域里安分守己。不过到底我年龄大些,像打扫房间这样的事,很多时候都是我帮他。喂鸡的时候,倒是他喂他的公鸡,我喂我的母鸡,只是鸡们不太好管,它们总是不听指令,争先恐后抢食抢作一团。两头驴的情况就好多了,一人一头赶着去饮水,之后又骑回来,它们大多时候安静沉默,不会撩踢狂奔。

关于骑驴,其实机会并不多,也就是在大热天的午后,劳作一晌午的大人们都休息了,饮驴的孩子们才可能明目张胆一回,但这其中,还是笑话良多。

由于当时我们都还没有驴背那么高,就只能先把它们牵到矮墙或者陡坡根下,自己再从高处爬到驴背上。这就导致有那么几次,当我们刚爬上墙头或者陡坡时,下面的驴早就昂首阔步向前而去了。

还有一次,是因为属于我的灰驴正孕育着崽崽,我和文文就都骑了他的黑驴,但上坡的路太陡,驴背又那么光滑,我俩就被慢慢地从驴屁股上滑了下去,而更出乎意料的,是它居然报以我们热驴粪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每一天都是忙碌而充实的,本来昨天退掉了今天外出参加活动的事,结果昨天半夜接到领导通知,还得去啊,不是不想出去...
    皮_小皮阅读 106评论 0 6
  • 写下开头这段文字的时候,我正坐在绍兴剧院的门口等着去安昌古镇的公交,我已经坐在这里二十分钟了.我的身后站着一位年轻...
    犹豫的More阅读 63评论 0 0
  • 一直以来对老公都束手无策,他的朋友圈,空间及平时的他让人感觉都是内向的,不开心的,他也自己说自己孤独。我们是周末夫...
    大爽120910阅读 84评论 0 0
  • 作者 白居易 绿野堂开占物华,路人指道令公家。 令公桃李满天下,何用堂前更种花。
    我在做梦啊阅读 29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