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他(四)

 我休息了两天也匆匆赶回影视基地,因为对于工作我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我很清楚这是个怎么样的圈子,它可以让你一夜尝到坐拥天下的感觉,却也会瞬间把你击得支离破碎。在这里多得是等待着挥霍青春的人,而我已经老了。

   即使某人羡慕嫉妒恨的说:“老爷子,你压根就是一妖精,明明一把年纪的人了,还为老不尊的整得每天像个邻家男孩,到处勾搭少中青人士。”

  我很自觉的理解为她在变相的夸我青春常驻,容颜心态双重不老。只是每次想到她说话时咬牙切齿的表情都忍俊不禁,她就是一活宝。

  去旅行的时候,她给我发了很多信息,有时是美丽的日出,有时是普普通通的风景,有时是夜晚的街道,有时是令人食欲大开的大餐或小吃,还有偷拍路人的小小细节。我能想到她小心翼翼,做贼心虚却又眉飞色舞小人得志的表情。

  我记得23号那天清晨她给我发了条信息说:“玩累了,准备回去呢,本想去探班,可是飞机票又涨价了,坐不起了。”

  就是这条短信,让我整整一个下午坐立不安。

  下午拍戏时,听剧组的人讲动车出事故了。就这一句,让我感觉恐惧,下意识的想去看有没有新的通讯记录或未读信息,按键时我发现我的手抖动厉害,什么都没有,却反而更不安了。

  我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手已经诚实的帮我按了拨号键,不在服务区。不愿相信的再次重拨还是不在10086冰冷的客服。

  当我思索着如何联系她时,已经开拍我的戏了,脑子一团浆糊,导演问我怎么了?怎么不在状态?呵呵呵,其实她还真实高看我了,我当时根本就没有什么状态而言。

  我的新助理陈姐出来打哈哈哈,制片人也出来打哈哈:“我看他是真的不舒服,咱们先赶下个镜头,稍后把他拍的剪辑就算了。”

  我才意识到自己的状况,诚恳的起身对导演说:“对不起李导,我真的很不舒服,需要休息一下。”

  导演鉴于我以前的优良表现,叹口气对我说:“身体不舒服就要快点去看医生,别硬撑着。”又指了指NG的镜头说:“你看你手都哆嗦成什么样子了,哎,去休息一下,下场给我补回来。”

  我是怎么到的宾馆都不知道,陈姐让我去看医生,我摇了摇头。走进房间后突然像倾塌了般无力的栽倒在沙发上,满脑子都是在片场听来的消息。我不敢去想,可是脑子却不自主的去搜索相关片段。

  只是没意识的一遍遍按着重拨,手机也从不在服务区变成了 已关机。 我想起了耿乐乐,可是我没有她的私人电话,我知道耿乐乐不喜欢我,甚至厌恶我,可现在我只能想办法和她联系。不知过了多久,陈姐来找我吃饭时,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的短信:我是耿乐乐,现在在出现场,不方便讲电话,你找我什么事?

  看到那三个字,我猛的打个激灵,拨过去被拒接了,我固执的一遍遍的重拨。

  她应该是被我惹急了,破口大骂:“我不是说了,不方便讲电话,怎么还打个不停?”

  “她在哪儿?”

  显然我沙哑的声音吓着她了,她语无伦次的说:“我,我不知道呀?你们吵架了?这丫的真不给我省心,我都在车祸现场了,还不消停。”

  “她在哪儿?”我阴冷冷的问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不记得是从多大开始,喜欢上了古诗词,大概是从小从爸爸的书柜里翻书看的时候吧,只觉得寥寥数字,却让我的眼前出现了...
    云边新月白阅读 166评论 0 0
  • 可能是习惯了你的存在那怕是虚拟的存在也让我心安让我快乐,但是我们终究分道扬镳,我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忘记你的存在或许...
    丹止阅读 44评论 0 0
  • 七夕快乐,一上午陪王子认识中国地图,世界地图,时钟工作,看着他现在状态一天比一天好,真开心,也不是之前不愿说话了,...
    小仙女1020阅读 83评论 0 3
  • 很久没再吃过阿尔卑斯了。很久没有吃过树莓味的阿尔卑斯了。 记得初中的时候,因为阿尔卑斯的广告,这种糖在学校很是风靡...
    阿酒啊阅读 16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