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三十五岁(续)

(征得原作者同意后,方有此文,权当一乐,不妥之处……额,大家就忍了吧,毕竟又见不到我,哈哈哈)

《死于三十五岁》原文


严希文到第四十五层的时候,悲哀的发现自己后悔了,既然有赴死之心,干点什么不行,反正死了也是low逼。

于是,他就开始挣扎企图减缓下降速度,挣扎着自然是无济于事的,但倒不是没有收获,因为到四十五层的时候,他看到新总监在秘书办公室,干不可描述的事。

于是,他拼命拿出刚才没有放下的身外物之一——手机,快速摁下快门。

当然,这事挺无用功的,摁快门的时候已经到三十五层了。

不过既然是要死的人了,做点无用功又何妨?

就在严希文觉得,自己估计没救了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不远处吊着根安全绳,那是“蜘蛛人们”留下的,而此刻因为是中午,他们去休息了,安全绳却没有收。这无疑是严希文目前为止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所以他拼尽全力,去抓住那根安全绳。

经过艰苦的挣扎,他成功抓到了绳子,但,自己在自由落体呀,手心在绳子的摩擦下一阵火辣辣的疼,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还在下落,根本停不下来呀!

而到第十层的时候,安全绳到头了,严希文苦笑一声,并不觉得后悔了,毕竟自己为了生,做了最后的努力。

然后,他便安心闭上了眼,怕摔下去的时候死不瞑目,吓到路人。

拾壹

嘭!

严希文感到身体终于碰到了东西,想必是死翘翘前最后的感知了,然而,一切,并没有结束!

“同志,醒醒,还想在这睡呀?”严希文听到一个陌生却亲切的男声,似乎是人在说话,感觉并不是死神或上帝。

严希文不可思议地看着周围围观的人,和穿着消防衣的消防员。

“我没死!?”严希文大叫着,感觉嗓子有点疼,毕竟受了高空时速的影响。

“你让开,还让不让人跳了!”一个尖利的女生从半空中传来。

严希文看看楼上,大概八九层高的地方,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正坐在阳台栏杆上,严希文仔细看看,总觉得眼前的人,有点面熟。

“小米?”没错,楼上嚷着跳楼的女子,居然是前晚和自己说要“睡一下”的新同事。

“老师?”大概是实在没想到严希文会先自己一步从上面下来吧,所以激动的小姑娘,一下子就失控了。

千钧一发之际,楼上破门而入的消防员用力抓住了小米,把她拉回了房间。

严希文忍着身体不适,爬了起来,先到十楼看同事。

拾贰

“老师,”小米欲言又止。

“没事就好,上班要迟到了。”严希文说完就要走。

此时,消防员已经走了,看热闹的也剩下的不多了,但小米一句话,就把人群又拉了回来。

“现在我信了,就算死你也不愿和我在一起。”小米假装轻拭眼角的泪水。

“这有故事呀!”围观人群迅速回拢。

“你说什么?”严希文有点蒙。

“没事,祝你幸福!”小米说完,假装要走。

到门口,又补了一句,“孩子我会打掉,不会在纠缠你了!”

严希文这下更蒙了,孩子?这丫头才毕业吧,谁这么丧心病狂让人家怀孕还不负责任。关键是,还陷害了自己。

尽管疑点重重,但对于死过一次的严希文来说,这都是小事!

“谁说孩子我不要的?就算知道你肚里的孩子不是我的,但我不会不管你的!”严希文说完,径直走到小米身边,轻揽过她的肩膀,勾搭着就离开了酒店这层,往公司的楼层去了。

走进电梯,恰好只有两人在,既然离开了围观人群,严希文便放开小米,冷静说道:“谁让你这么做的?我愿意帮你!”

小米有点不敢相信,毕竟自己当着那么多人面摆了他一道,以现在信息传播的速度,同事,老板,他的家人,邻居,很快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怎么还这样说?

“你不愿说也无所谓,我反正也要离开了,到时候也帮不了你,也威胁不到你背后的人了!”严希文在电梯“叮”之后说完这些话,便离开了。

拾叁

严希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认真埋头整理手头的工作。

下午三点钟,总监又召集大家开会,会上讨论新的合作案,可是播放案例分析的时候,居然出现了小米和严希文在酒店门口勾肩离开的图片。

严希文早就料到事情没那么快解决,奇怪的事,自己如果不是跳楼,又怎么会肯定出现在那里被设计?

这时候,严希文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打开手机看到两条未读短信一条是刚才的,内容是“对不起”,另一条应该是他和妈妈打电话时候的的,内容是邀他去刚才的酒店,如果不去,她就带着孩子跳楼。

发信人都是小米,这样就说的通了,那么幕后人就是新总监?可是明明是他抢了自己的位置,他老看自己不顺眼,这是何苦呢!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死过一次的人,看这些情情爱爱,小打小闹,都不算什么!

“严希文,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新总监怒发冲冠。

“是吗?我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总监!”严希文说着,挑眉看了眼一边的秘书,“对吧,刘秘书!”

“严希文,你别企图蒙混过关,这事你怎么解释?”新总监赶紧把话题锁定在严希文身上。

“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咯!她说愿意为了我,辞掉工作,可是我是男人,我怎么能干龟儿子干的事呢?总监,你说对不?”严希文意有所指地看着新总监。

“对了,既然你知道这事,你应该也知道,就在刚才,我被你逼的跳了楼吧?这事,如果追究法律责任,你说该怎么算呢?”严希文一步步逼近新总监。

最后在他耳边说:“还有小米的孩子,我会想法设法保住他,然后,让他知道他爹是谁。可惜,小小的孩子,还没出世,就注定了是龟孙子!真替他悲哀和不值!”

严希文说完,起身,以破釜沉舟之势开口:“各位,是非曲直大家心里自由定论,清者自清,我也不想做任何解释。我是不打算留下来了,很什么样的领导大家自便吧!只是,别赔了夫人又折兵!”

说完,严希文大刀阔斧地走了!

拾肆

当然,严希文的好心情,仅限于他抱着箱子离开后,到了创业合作伙伴们的公司为止,他回家后,便又是大的哭小的闹,老的少的轮番攻击。

“妈,你别管,这是我们两的事!”妻子对着丈母娘说。

丈母娘欲言又止,然后去看孩子了。

“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妻子问,但心里已经设定了答案。

“你愿意听我解释吗?”严希文不咸不淡地看了眼妻子。

“你!”妻子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难道今天看的跳楼的新闻真的是老公?可他哪有那个胆量呀!难不成中了邪了?

“你别猜了,有些话,我只说一次,你信就信,不信,就随你吧!”严希文自顾自的说着,无视妻子想打断他的冲动。

“首先,出轨这事!你当初先追我的时候,难道看不出我是什么样的人?就算你不相信自己的眼光,也没关系。你可以说自己眼神不好,但是我的钱不都给你治眼了,才会连个零花钱都没有吗?”严希文拼命想着自己看来的段子,看着妻子的反应。

果然,妻子看他的眼神都亮了起来。

“既然你现在眼神好了,仔细看看我,是不是还去当初一样,深得你心呀!”严希文扳过身子,面对妻子。

“你怎么学得这么贫了!”然而,妻子的小拳头刚捶到他的胸口,马上就又山雨突至了,“是不是哄那个贱蹄子学的!”

“嘿嘿,你猜?”见情形不对,严希文便马上执行了网友们建议的那条——别跟女人讲道理,摁墙上吻她就好了!

严希文好歹也是个男人,回来前还喝了点小酒,妻子自从重新工作后,更加注重保养和打扮了,所以没多久,严希文的吻便升级了,两人顺势就滚到了床上!

“你说,谁能有你这么泼辣性感,谁能比你更合我意,更懂我呢?”严希文呼哧带喘地说着话。

“你,你个死鬼!”久未尝禁的妻子断断续续地说着话。

“那也是你累死的呀!”严希文赶紧乘胜追击。

“累死好,省得你沾花惹草!”妻子在渐渐慢下来的攻势下终于能正常说话了。

“你怎么不动了?”妻子不满。

“我也想呀!可你知道,我一想起我们那个新总监和上一任的裙带关系,还顶替了我的位置我就来气,然后我又不能离开那公司,我就力不从心。”说着,严希文就要结束战斗了。

“哎,你怎么这么没出息!这么点事都解决不好!”妻子不满!

“我没出息!”严希文假装生气,“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出息,让你见识一下男人的魅力!”

严希文说着,加快动作,嘴里念念有词,“今晚征服你,明天征服新业务,离开破公司!”

“好,好,好,啊,快呀!”妻子不敢大声,闷声说着。

“嗯,很快,已经辞职了,明天就开始新生活!快说,是不是你老公最棒!”严希文一语双关,哄骗着妻子!

“老公最厉害!”妻子被哄的五迷三道。

严希文偷偷关掉手机录音,安心享受眼前的宁静!

拾伍

翌日清晨,丈母娘和小姨都以为事情解决了的时候,主卧室又传来了妻子的叫嚣。

“你混蛋,谁让你辞职的!”

“你倒是说话呀!”

“什么?你!无耻!”

“言而无信才无耻,你难道要让别人听这段吗?”

“你!呜呜,你欺负人!”

“好啦,别闹了!哭坏了,我去哪找这么好的老婆!”

拾陆

三十五岁,那个不会变通,唯唯诺诺的严希文死了,一个崭新的心怀希望的人,来到了世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