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朋友的父亲,愿他长命百岁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从前年轻不懂,一门心思往外走,羞于和人谈来处,即有自以为是的逞强,也有心虚的伪装,急于否定现有的一切,来证明自己与众不同的能力,想要的是华丽丽的逆袭。

直到忙碌半生,终究也是一事无成,才猛然惊醒,自己也不过如此,有何颜面去低估父母的人生。曾经暗暗埋怨过他们给予的起点太低,也曾深深的瞧不起他们老实巴交种地农民的一股子土气。而我现在最担忧的却是,我的孩子们会不会也是如此认为她们的父母的。

对父母,我们习惯性的忽视。忽视他们的付出以及垫着脚尖的努力。爱来得太理所当然也就缺乏了敬意。成长过程中的叛逆,就是要把最重要的东西践踏着,才能满足内心里的虚荣和炫酷。只到有一天角色转变,面对曾经做作的自己,和翻版的孩子,羞愧的我们情何以堪。

那个曾经被认为平凡庸俗的父母已经老去,却渐渐在被生活锤炼和打压得透不过气来的孩子心目中有了新的认知。那些大智若愚的智慧;那些坚韧不拔的精神;那些看着波澜不惊,实则不卑不亢,沉静老练的生活态度,终于在了洗净铅华的孩子面前体现出了它的价值。

父母的形象重新定义。恢复高大宽厚的地位。老父老母也终于变成了被呵护珍藏的宝,放在了心底最柔软的深处,小心翼翼的对待。

从前最羡慕别人在事业上取得的成绩,觉得钱财和权力是最能让人获得快乐的。如今最羡慕的却是在儿女绕膝的年龄,父母双全,一家人其乐融融共享天伦。那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和意义。

可人生总是那么遗憾,也恨自己明白这个道理太晚。直到失去了父亲,我才真正懂得,曾经有一份最完美的亲情和幸福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上天再不会给我机会补救。

随后的一年又一年,曾经最不吝的我,却越活越像父亲。他形体离去,精神永存,就像一盏明灯,引我在迷雾中前行。

当年离开故乡时,昂首阔步,一点不在意父母依依不舍的目光。后来和父亲一起丢失的还有那回不去了的故乡。那山那水,那草那木,都带着父亲的精魂,让我思来肝肠寸断。

故乡秋收景象


今日看到朋友回家乡的图册,那温馨的情景让我思绪万千。我已经是没有父亲的人了,看着她在土生土长的家里和父母欢聚一堂的场面,不知何时我脸上已是泪流满面。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我只能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