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伯克段于鄢

郑武公娶武姜,生下庄公和共叔段。武姜偏爱共叔段,想立共叔段为世子,武公不答应。

到庄公即位的时候,武姜替共叔段请求封给太叔京邑,庄公答应了,称他为京城太叔。大夫祭仲说:“姜氏哪有满足的时候!不如及早处置,别让祸根滋长蔓延。”庄公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多做不义的事情,必定会自己垮台,你姑且等着瞧吧)”

庄公打听到公叔段偷袭的时候,说:“可以出击了!”。讨伐京邑。京邑的人民背叛共叔段,共叔段于是逃到鄢城。

《春秋》记载道:“郑伯克段于鄢。”意思是说共叔段不遵守做弟弟的本分,所以不说他是庄公的弟弟;兄弟俩如同两个国君一样争斗,所以用“克”字;称庄公为“郑伯”,是讥讽他对弟弟失教;赶走共叔段是出于郑庄公的本意,不写共叔段自动出奔,是史官下笔有为难之处。

庄公就把武姜安置在城颍,发誓说:“不到黄泉(不到死后埋在地下),不再见面!”过了些时候,庄公又后悔了。颍考叔道:“只要挖一条地道,从地道中相见,谁还说您违背了誓言呢?”庄公依了他的话。庄公走进地道去见武姜,赋诗道:“大隧之中相见啊,多么和乐相得啊!”武姜走出地道,赋诗道:“大隧之外相见啊,多么舒畅快乐啊!”从此,他们恢复了从前的母子关系。

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大隧之外,其乐也洩洩(yì)。遂为母子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