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5)

96
江雪的文字阁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018.01.12 21:49* 字数 3326

雅芳说:“就你鬼脑筋多,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你却相反,象吃了智慧果一样,智商情商突飞猛进啊!”

彩云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跟你做朋友那么久,当然会学聪明些。”

俩人把房子前前后后看了一遍,彩云走到楼上的房间,双手展开,原地绕一圈说:“这间就做我们的新房,怎么样?旁边这间就做儿童房。”雅芳说,“羞,还没结婚就考虑儿童房。”

“这必须的。”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窗外一阵蝉鸣把彩云从沉思中惊醒,她放下手中的壶,叹了口气,走了出去,重新锁了房间,走下楼梯。

巫丹正在打电话,刀峰站在她身后,在拨弄着她的头发,巫丹有一头乌黑发亮的齐肩直发,发梢烫过,平时简单扎个马尾,今天两边精心编了几条小辫,显得活泼俏丽,瓜子脸,大眼睛,小嘴巴,肤色偏黑,一口牙齿偏黄。彩云问:“和谁通话呢?叽里咕噜的,说的什么?”

巫丹说:“和村长说话,家里没有电话,我让村长带信给我爸妈,我读了大学,又找了男朋友,十月一日将和未来的公婆见面,让他们知道我要嫁人了。”

“你不如寄点钱回去,让他们十月一日来陶城看看未来的女婿。”

“他们不会来的,寄回去的钱都是要给弟弟造房子讨老婆,说不定明天就要有电话来问刀峰要财礼呢?”

刀峰问:“丹,没关系啦,结婚给财礼也是正常。你出来四年了,一直没回去过吗?”

“我不敢回去,电话都不敢打,写过几封信都是去别的地方寄,不敢告诉他们我在陶城,怕那些人知道了来找我,问我要钱,逼我嫁人。”

“那些人是谁呀?人贩子?”

“是的,他们是人贩子,到我们苗寨,打着招工的旗号,专招十七、八岁的姑娘。为了获得我们的信任,他们会预付半年的工资给阿爸阿妈,然后把我们带出大山,扣住我们的身份证,让我们每人写借款一万元的借条,不写就打,再用借条胁迫我们嫁人,或者卖淫。”

刀峰握紧了拳头说:“真是恶棍,无法无天了,丹,别怕,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不会有好下场。”

彩云说:“这几年,他们有可能拿着借条去逼你父母还钱,追问你的下落。你父母没钱,不可能还债,今天得知你的消息,有可能会告诉他们,让他们来问你要钱。”

巫丹慌了:“怎么办?我再打个电话回去,告诫他们不要说。”

彩云坐到自己的泥凳上,缓缓地说:“慌什么?告诫没用的,邪不压正,他们敢找上门来,那是自投罗网,放心吧,假如接到他们的电话,你就和他们说,同意还钱,约好时间、地点,我们送去。”

刀峰抱着巫丹的腰说:“别怕,有我呢,到时我一个人去送钱,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说完,在巫丹的额头亲了一口,放开手说:“我走了,晚上再来。”

彩云说:“赶紧干活。”

彩云教巫丹做壶,也是从传统的拍泥条开始,让她熟悉泥性,掌握手感。拍泥条是很枯燥的事,要做到厚薄均匀,密度一致,看起来很容易,做好却难。方壶要做得厚实,圆壶要做得灵动,基础都是泥条,高手拍泥条,想几厘米厚就是几厘米,前后左右没有一丝分差。彩云那时候学壶,仅泥条就跟着母亲拍了一年,所以她做的壶,壶壁特别薄,作品手感好,看起来显得饱满,飘逸,别具韵味。她要求巫丹起码拍三个月泥条,同时学素描,把传统的“曼生十八式”图谱画下来,把她历年创作的作品画下来。

巫丹还真是耐得住寂寞,泥条拍了三个月,每天还是兴致勃勃,从刚开始时的木头搭子打下来,一会儿重,一会儿轻,到现在的手法熟练,轻重均匀。每天白天拍泥条,晚上画画,刚开始画图谱,壶肩总是画得一高一低,壶的重心不是偏左就是偏右,静物素描更是无从下手。彩云教她从基本的点、线、面开始,再画圆,再临图,有时跟着彩云出去写生,看到师傅几笔就能把动物植物画出来,简直崇拜得五体投地,把师傅丢弃的废稿都珍藏起来,每天睡前还要反复观摩。

电话响起来,巫丹拎起电话,“你好,这里是彩云工作室......好,你等会儿"巫丹按住送话筒说:“师傅,是市妇联的,找你。”

彩云拿起手边的电话说:“你好,我是彩云,什么事.......陶艺节让我现场表演做壶......找年轻人吧,要给年轻人机会嘛......领导指定要我......好吧......好,再见。”

“师傅,你做的壶是最棒的,陶艺节现场表演,壶又要大卖了,师傅,你是不是也可以找人做些代工货,家里的现货不多了?”

彩云怒斥道:“壶还不会做,就想弄虚作假,趁早给我滚,不要给我做徒弟。”

巫丹哭了起来:“师傅,我错了,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师傅,我不滚,我要做徒弟,我会好好学艺,以后绝不弄虚作假。”

彩云缓下了脸色说:“巫丹,我告诉你,做壶,打泥是基础,做人,诚信是根本,任何时候都不能丢弃诚信。做假壶欺骗顾客的人,和人贩子欺骟你们,性质是一样的,只是轻重不同而已。你痛恨人贩子,自己还能去做欺骗别人的事吗?

“现在的许多大师,艺德被金钱吃了,他们随着年龄的上升,职称的提高,看到市场上的壶价越来越高,就坐不住了,为了利益,居然找助工,工艺师代工,明明只值几百元的壶,盖上大师的印章,就卖几千元,上万元。这些人和诈骗犯有什么区别,为了钱,良心都给狗吃了,你看着吧,最终这些人将得不偿失,自己的牌子砸在自己手里,假作真时真亦假,以后谁还敢相信他们。这次陶艺节,我要向领导提议,整顿紫砂市场,这样下去可不行,我担心,市场要给他们搞乱,紫砂要给他们搞臭。”

“师傅,我懂了,我会永远记住您的话,做一个诚信的人。”

“这样才对,假如你做假壶,他做假泥,张三做假烟,李四做假酒,市场上假货泛滥,社会做乱套了。巫丹,我告诉你,不管别人怎样,你师傅我一辈子不做假壶,你要做我的徒弟,就必须承诺一辈子不做假壶,你会做到吗?”

“师傅,我起誓,一辈子不做假壶。”

“好了,泥条打得差不多了,明天我去监狱,你在家开始学拍身筒,照着西施壶的形状拍,西施壶是典型的圆形壶,能做好西施壶,圆形壶就掌握得七不离八了。”彩云叫过巫丹,拿起她打好的泥条,教她泥条如何做接口,如何拍圆,如何拍出形状以及相关的注意事项。

“师傅,这壶为什么起名西施壶?”

“你看她是不是一只很漂亮的乳房?”

“啊!原来是这样,有没有范蠡壶?”

“别多问,平时多看点书就什么都知道了。时间不早了,去街上买点菜,顺便邀芳姨来吃晚饭,我要和她商量陶艺节做什么壶的事。”

雅芳进屋的时候,看到彩云正在用明针整壶,只见她戴着老花眼镜,左手托着壶,并慢慢地转动,右手拿着明针,细心地用壶面的粗颗粒挤入坯体,使泥浆在壶面形成一层细腻的表层。雅芳看她认真细致的模样,和她平时大大咧咧,风风火火的样子,完全是两种风格,真的可以形容她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这道工序是最吃功夫的,也是作品成功的关健,可以令紫砂壶烧结度高,且烧成后气孔率大,壶面光洁,颜色纯正。雅芳没打扰她,自己走到对面的桌子上,打开电脑,把堆在桌上的票据一一输入电脑。

雅芳在彩云创作“蝉噪林静”壶后,就建议她对自己的壶建立档案,把自己的创作灵感写下来,把每只壶的创作日期,特点,含意,去向,照片记录下来,这样既可以为申请专利打基础,又可以有效预防假冒产品。彩云立即采纳,并把这项工作委托给了雅芳,同时还请求帮她做帐,说自己是马大哈,必须帮她把关。

雅芳说:“我不是会计,你让我做什么帐?”

“我不管,反正你那么聪明,什么东西一学就会,做帐对于你来说,小菜一蝶,就这样说定了。”从此,彩云的档案资料和财务就一直由雅芳负责。

彩云整好了一只壶,看到雅芳坐对面做帐,就说:“雅芳,陶艺节马上要到了,我想创作一只新品,妇联请我现场表演时,我就把这款新品在现场表演,电视台、报社大篇幅报道,相当于给我的新作造势。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没有灵感,不知道创作什么,时间那么紧,也不知道我的灵感能不能来,你帮我想想,我以什么题材创作?”

“我听巫丹说了以后,在来的路上就想,紫砂壶分光器,花器和筋纹器三类型,你最擅长的是花器,花器是对自然界的花草鱼虫写实或写意的模仿。我国传统文化中把梅兰竹菊称为四君子,梅花报春寓意陶艺的春天来了,我建议你以梅花为题材,创作一只“报春壶”比较有意义。”

“梅兰竹菊的造型几乎穷尽了,要有新意也难。”

“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前人写实,你写意,多去看看画家们的梅花图,和诗人们的梅花诗,说不定就出灵感了。”

“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有底了,真是有难题,找雅芳。好了,巫丹应该把晚饭做好了,收工吧。”

“你的难题是解决了,我的难题才刚开始,我还不知道明天怎么办呢?”

一起走过的日子(4)  【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目录

一起走过的日子(6)

一起走过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