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虐,对 ,没错。写什么作业起来嗨!)

    “莱戈拉斯!你个混蛋!死哪去了?瑟兰迪尔的葬礼你都不参加吗?”埃尔隆德狠狠的拍着眼前厚重的大门。一片寂静。过了一会儿,里面的人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似的过来开门。门开了,埃尔隆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短短三天,原本还意气风发的男人却老了许多。一头金发泛着银辉,眼角浮上几丝鱼尾纹,整个人憔悴得好像幻影。“什么葬礼?瑟兰不是在那么?你怎么这么不想他好呢?”笑着,指了指身后虚无的空气,“饭应该快好了,你要不要留下一起吃?”埃尔隆德张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好点点头,以示愿意。

    埃尔隆德坐在沙发上,莱戈拉斯给他倒了杯水,坐在茶几上。良久,莱戈拉斯皱皱眉“怎么还没好?你等等,我问一下。”说着,走向厨房。

    莱戈拉斯站在空荡荡的厨房门口,心里的异样感越来越重。几步冲到客厅“埃尔隆德,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忘了些什么?”埃尔隆德一脸复杂的看着他,这让莱戈拉斯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死死地盯着他。终于,埃尔隆德抵不住他的逼视,缓缓开口。“没错,你忘了很重要的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