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琅琊榜」是我们拍的该多好

今天Sir想跟你们推荐一部申奥片——

当然不是我们的。

一句话就可以吊起你们的胃口。

是的,它是韩国的《思悼》

《思悼》改编自真实历史事件——“壬午祸变”。

18世纪时,朝鲜李氏君主英祖和他的儿子思悼世子之间矛盾激化,将世子贬为庶人,并关进米柜将其活活饿死。

这段历史曾被韩国影视剧数次改编。

均表现不俗。

《思悼》没有坏了传统。

韩国最大的门户网站Naver上,评分8.16

票房亮眼,位列韩国电影年度票房第三。

当选韩国影评奖最佳影片。

即使在海外,非英语地区,IMDb评分7.1

豆瓣8.3分,好于84%的历史片。

怎样,是不是心痒痒?

在Sir看来,《思悼》最高明的地方在于,它是说皇室黑幕的历史题材,但并不像我们的古装大片,热衷于政治角力。

而是借一段逐渐生变的父子感情——

讲权力对人性的腐蚀。

即使你对韩国历史毫无认识,也不妨碍在深挖见底的人性本质里,默然唏嘘。

故事两位主角,君王英祖和其子思悼世子,都是悲剧。

英祖是朝鲜第21代君主。

作为庶出的二皇子,他继位的合法性总受到质疑。

这造成他恋权、多疑、偏执的个性。

强迫症。

迷信。

均暗示了这是一个极其没有安全感的人——即使贵为皇上。

相反,世子个性完全不同。

他纯真。

敏感。

不善变通。

一遭到斥责,不爽就写在脸上。

两个水火不容的人,却在步步雷区的宫廷,成为父子。

注定不幸。

《思悼》细致地展现了两父子由爱生恨的过程。

在体现父子关系的转变上,《思悼》给了一个很有趣的细节——

衣服。

皇家对衣着要求极高,见长辈时务必衣装整洁。

父子两人关系和谐时,英祖会为儿子扶正帽子。

矛盾出现后,英祖开始斥责儿子衣装不整。

衣服,成为了世子情绪的禁区。

所以,当他试图颠覆皇权,他先撕烂自己身上龙袍——还杀掉了更衣的宫务员。

《思悼》的故事跨度数十年,要把握好角色在每个阶段的心理变化,非常考验演技。

但演员不仅没有掉链子,反而以人托戏,成为一大亮点。

两位实力演员在练台词时就很入戏。

宋康昊就不多说了。

韩国最有票房号召力的男演员。

这次他出演英祖,也承受了不少压力。

《思悼》是令我颤栗的一部作品。

宋康昊很形象地再现历史上备受争议的君王。

从嗓音到步态,形神兼具。

比如,如果你仔细留意,会发现——

英祖年轻时说话铿锵有力,到了晚年,声音嘶哑,气弱游丝。

再看动作。

盛年时走路带风。

老年后,步伐缓慢(却沉稳)。

仅仅以这个震惊中带着愤怒,愤怒中透露着委屈的表情。

就甩我们的演员几条街。

如果说宋康昊的优秀,是意料之中,那饰演世子的刘亚仁的出色,则完全是惊喜。

受重用时眉眼中小傲娇。

被无理指责后一脸孩子样。

最后对父亲恨之入骨,“不干掉你我不姓李”的狠劲。

在跟宋康昊对戏时,气场不输分毫。

当你了解刘亚仁,你会更爱这个演员。

他喜欢来真的

拍摄一场磕头戏时,就因为过分投入,受伤入院。

诺,就是这满头血。

刘亚仁也开玩笑”《思悼》用光了所有演技。

付出不会被辜负。

凭借在《思悼》中的精彩演出,刘亚仁就刚刚拿下2015年青龙奖最佳男主角。

给他颁奖的。正是宋康昊。

《思悼》的好,是全方位的。

这是韩国电影工业水准的集中体现。

故事,演技,道具,造型,每个环节都经得起考验。

剧本从13年就开始写作,期间编剧和导演研究大量史书,力求最大程度还原史实。

导演李濬益的“吹毛求疵”,可参考他2005年的作品《王的男人》。

为表现民间艺人和皇宫贵族的阶级差异。

工作人员分别为他们准备了纸制和绸缎,两种不同质地的衣服。

来到《思悼》,李濬益“龟毛”更进一步。

仅以化妆为例。

刘亚仁的世子从15演到28岁,跨度十余年。

负责化妆的工作人员和导演整整讨论了四个月,才定下各阶段妆容。

年轻时,赋予角色更多少年感。

年龄稍长,面部出现胡须,线条更粗犷,坚毅。

最后落魄时,头发肮脏凌乱,面容憔悴,双目无神。

连指甲变长这种细节都没放过。

宋康昊的英祖形象更极度贴近历史原型人物。

胡须的部分简直一模一样

相比之下——

我们的历史剧,为了挑逗眼球,将唐代仕女的领口,拉低好几寸。

看到有评论说,《思悼》父子的悲剧,是性格决定命运。

Sir不赞同。

事实上,电影里的英祖和世子,是东方文化中,最典型父子模板。

不轻易言爱,不讲究平等。

在这段耐人寻味的父子关系中,导演并没有对父或者子的行为,作出倾向性的褒贬。

即使是暴君,也有为儿子通宵写书的溺爱一刻。

相反,“无辜”的世子,如果能在处理冲突时多一点点圆滑,恐怕也不至一步步踏入令人扼腕的结局。

电影中,英祖的一段台词足以让人沉思。

英祖怒斥世子:

“难道我不知道么?我努力了一辈子的平衡党派,被你一朝改变。”

说到底,在皇室里,政治,高于人性。

所以,英祖会说——

在帝王之家,子女要当作仇人养。

坦白说,在看《思悼》时,Sir会忍不住想,如果这是我们拍的,多好。

这种封建王朝时代不断上演的血案,甚至暗藏的对儒家文化的思辨与反思,我们,并不陌生。

但我们这几年,在银幕上,又奉献出几部拿得出手的历史片。

或者沉溺于娱乐性十足的戏说。

或双脚离地,不说人话。

甚至放弃电影的底线,而沦为某个演员卖弄颜值,导演权力体现的工具。

科幻片拍不了,现实主义不能拍,历史剧不用心拍。

最后,也只能拿仅仅及格《肿瘤君》,去被打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