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铃.前情篇四

诛尺.四




(四)故人


薛洋越靠近地下储藏室,头越痛。


那句蛊惑人心的低泣呼唤背后,还夹杂着像被压制住的鬼哭狼嚎。薛洋有种强烈的感觉,有许许多多人在疯狂敲打撞击着储藏室的铁门,嘶吼着放它们出来。


薛洋想离开那,但腿不听话。一步一步向储藏室残锈的褐色铁门走去。

他想避开这扇门,但手也不听话。左手被牵引着抚上了门把。薛洋看着自己左手小指的胎记,那是在左手小指第三节中间,绕指一圈的不规则淡红色胎记,从胎里出来便伴随他长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薛洋觉得这个胎记此时红得愈发鲜艳,马上要滴出血来。没来得及再想下去,他猛地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推开了门。


门一开,四下皆寂。


刚才的都是错觉?

薛洋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药了。

他突然想起,这里面是放了一个古董来着?


于是顺着半开的门,往里面看了一眼。

一眼就看到立在中间、置于展柜上、披着酒红丝绒绸缎的半人高的长方体状物,它四周被荧光打亮,像即将被拍卖的一尊珍宝。


薛洋心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熟悉感。彼时,无端滋生的好奇碾压过了恐慌。终究是少年心性。

薛少爷压着自己砰砰乱跳的心,一步一级走下了楼梯。其实负一层就短短七级阶梯,却显漫长。薛洋心里甚至还想到了:万一这货有什么风吹草动,自己要怎么快速逃离。


薛洋慢慢靠近古董,每靠近一步,薛洋愈发错觉到‘它’在激动颤抖。


“为什么会有种…你已经站在这等我好久了的感觉啊。” 少年不觉笑了,喃喃开口。

他左手不自觉抚上了盖布。


突然,暗红绸缎盖布开始无风自动,颤巍巍地抖动,这下再不是错觉了,是肉眼可见的澎湃了……薛洋终于从自以为的错觉中惊醒过来,猛地缩回手,转身就跑。


这时,绸缎盖布下方开始源源不断渗漏出丝丝黑雾,缓中渐急,黑雾丝丝扣扣缭绕弥漫,迅游侵占整个储物室的空间,黑雾幻延出触手,伸向薛洋。

薛洋还没走几步,从四肢开始被丝丝蔓延的黑雾缠绕起来。开始的时候,黑雾竟像爱抚般亲吻上他的身体,轻柔但不容置喙地将他缠住,渐渐愈发狰狞,张牙舞爪地在他身上肆意穿梭,仿佛等了上千年的猎物终于到口了……


薛洋惊慌失措地用自己此生可以达到的最快速度迈上阶梯,一缕黑烟雾缠上了他的腿,薛洋吓得慌忙一躲,一拐摔倒在楼梯上。

“完了”

这是薛洋倒地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一直嫌弃这幅身体的脆弱不堪,但从没像现在这般泄气,大概都是注定的,失望绝望得太多,心也早已如同死湖。

痛感比别人低,是因为痛得多了。求生欲比别人低,是因为死去活来得够了。


薛洋感受着身体数处骨头开始僵硬发胀的熟悉感。身后那万灵撕喊的低吼再次呼啸而来,伴随着缕缕黑雾,情景骇人。

没办法了!

薛洋匍匐在阶梯上费劲撑起盘坐,闭眼深呼吸一口,心下一横,张嘴用虎牙把手指咬破,咬牙转头,气沉丹田,心念合一,用流血的双指,对着虚空,画驱邪明光符!

脑里飞速回忆着臭道士教他的符形和口诀,手指转动,血唇密吟,额发汗湿,将符头、符腹、符胆、符脚完成,血指一点,完整的符型在空中显形,符成!

双指向前一推,整块符纹即携带薛洋指尖一滴血飞向古董。

那滴血渗入古董的时候,那东西的黑雾停滞了。

没等薛洋的心落下,那‘吸了他的血’的,醒了?

黑雾不再‘温柔’,开始疯狂流窜,室内狂风大作,薛洋惊讶地看到古董的盖布竟开始剥落,像被无形狂吼的恶鬼拉扯着,盖布终于落到了地上。



薛洋睁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