巜重生 宫少我来了娇妻别想逃》

筱筱,你确定要悔婚。”

  苏筱筱还没回过神:“我……”

  “我明白了。”

  低沉性感的嗓音响起,宫绍阡便一que一拐离开房间,消失在视线中。

  感性瞬间战胜理智,来不及去理会到底发生什么,苏筱筱便灵活的从床上跳下去。

  出门的瞬间,乱糟糟的哄笑声和议论声便充斥着耳边。

  顶着外人无数道探索嘲笑的视线,苏筱筱要奔着门外宫绍阡的背影追去,却突然被人拉住。

  “你还想干什么!还嫌我的脸丢的不够!”

  “爸……”错愕间看着早就往生的父亲活生生站在面前。

  面容还是记忆中年轻的模样,还没有被can酷的现实给打垮。

  苏筱筱心里隐隐有了确定:“爸,我后悔了,我后悔了!”

  她重生了!

  重生回到了十八岁,悔婚宫绍阡的那一年。

  命运捉弄,偏巧是回到已经被闹悔婚后的时间。

  如果再早一点,再早一点点……

  挣脱父亲的手,苏筱筱不顾留在家里亲戚的嘲笑,奔着门外跑去。

  环顾四周,宫绍阡的身影早就消失无影。

  苏筱筱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接受自己重生的事实。

  前世她悔婚后,好像听说之后宫绍阡救下了一个孩子,是在河边。

  河边……

  水镇的河……

  确定了位置,苏筱筱拔腿就奔去。

  脚上穿着是喜鞋,大红色美美的,却因为鞋跟有些高,跑起来十分费劲。

  心慌意乱的苏筱筱索性直接脱掉脚上的鞋子扔在一边。

  不顾脚下石子磨砺,站在桥上,苏筱筱抬头看了眼日上三竿的太阳。

  小脸红彤彤的,伸手抹了把额头留下的汗水,看向河边。

  安静的河堤边,蹲着一个高大的背影,看到那有些失意的身影,苏筱筱瞬间红了眼睛。

  还好,还好。

  忍着脚底疼痛,苏筱筱慢慢放轻动作靠近宫绍阡,生怕打扰这安静如画的一幕。

  细微的动静还是惊扰到宫绍阡,转过身见到气喘吁吁的她,麻木的双眸带着诧异。

  “还有事?”

  “绍阡,我想告诉你我悔婚……”不是本意。

  话未说完,宫绍阡磁性的声音蕴含着怒火,讥讽的出声打断:“你放心,我不会纠缠你,你不用刻意大老远跑来重复一遍,你差使上门的人已经将你的意思表达的淋漓尽致。”

  ……

 

  苏筱筱刚刚重生,听到这话才隐约想到。

  前世她会悔婚便是被最好的同学所蛊惑,结婚当天找了人上宫家大闹,之后还……

  愣神回忆时,身体内传来的燥热让她有些迷离。

  宫绍阡见苏筱筱此刻还在失神,内极度失望,甩手就要离开。

  扑通……

  重物掉落在水中,溅起水花,惊到了河边的两人。

  目之所及,一个两三岁的孩童正扑打在河面,河水吞噬着他。

  打算离开的宫绍阡看到便立刻解开衣扣,扔到一边地上,一瘸一拐动作迟缓的上前。

  苏筱筱瞪大眼睛,双手紧紧抱住宫绍阡的腰:“不行,你不能下去!”

  不知为何,河中孩童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挥舞挣扎的双手也开始变慢。

  宫绍阡瞬间暴怒:“苏筱筱,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狠du的女人。”

  “你不能救!不能!”

  “你见si不救,我做不到,放开!”

  反手扣住苏筱筱锁si在腰间的双手,用力要掰开。

  疼痛从手碗上传来,仿佛被捏碎了骨头般的疼痛传来,让苏筱筱有些坚持不住。

  “你别去,我去!”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苏筱筱用力将宫绍阡摔倒在地上,便松开手。

  光着脚踩在河边冰凉的泥土上,后脚用力,整个人便如同灵活的美人鱼游入水中。

  水花拍在脸上,打的十分疼痛,被搅乱满是泥土味的河水充斥着鼻腔,不时被水花扰乱视线。

  视线模糊间,孩子或许也感觉到有人来救他,努力的发出动静,向si神做着抗争。

  苏筱筱触碰到孩子的衣服,立刻抓紧要拉入怀中。

  小腿蹬着水,忽然觉得一阵抽痛,牵扯着她的神经,双手胡乱摆动时,刚刚抓住的衣服又被迫从手中滑过。

  孩子已经没了动静,没入水中慢慢向下沉去。

  苏筱筱绷紧抽疼的那条腿,咬紧牙关忍着痛追上孩子,将孩子牢牢抱在怀中,浮出水面。

  挥动着纤细的胳膊,努力保持着身体漂浮在水面,苏筱筱拼尽全身力气,才算将孩子给拖上岸。

  失察被苏筱筱放倒的宫绍阡坐在岸边目睹全过程,不敢相信舍身救人的竟然是苏筱筱。

  那个自私自利的苏筱筱。

  心间充斥着震惊,打量的同时,见苏筱筱已经脸色苍白的游到岸边,赶忙上前接下孩子。

  皱眉看了一眼泡在河水中的苏筱筱,小心翼翼的将孩子放在地上。

  许久没有锻炼的苏筱筱有些吃不消,咬牙爬上岸,不等像烂泥一样瘫在地上,耳边安静的动静让她苏不得浑身湿冷。

  小手拍着孩子苍白的小脸:“醒醒,你醒醒!”却得不到回应。

  将孩子头部微抬,苏筱筱立刻双手叠合按压在胸腔上,一下一下……

  好看的侧脸上带着认真,不顾浑身狼狈,眼里只有躺在地上的那个孩子。

  宫绍阡亲眼目睹一切,苏筱筱认真严肃的模样让宫绍阡有些心乱。

  “让我来。”

  苏筱筱顺着声音看去,精致的眉眼,高挺的鼻梁,一切一切还是熟悉模样。

  她做到了,阻止了他。

第0002章:当长辈还是丈夫

  苏筱筱突然笑了,鼻腔can留的水却让她连咳了好几声。

  宫绍阡蹙着眉头,薄唇此刻正抿成一条线,声音略僵硬道“先穿着。”

  被捡起的中山装外套带着草屑披在她的身上,厚重严实保留了正在流失的热度,暂时止住了浑身颤抖。

  做完这些,他便回头蹲在孩子的身边,替换过苏筱筱,双手重合在孩子胸前按压着。

  “他千万不能有事!”

  苏筱筱言语中着急的情绪像是感染了身边人。

  “放心,我在部队也学过急救,不会让他出事。”

  “咳咳咳……”

  小孩子吐出几口水,呛了几下后瞬间张嘴哇哇哇的做着大哭模样。

  宫绍阡和苏筱筱对视一眼,愣住了。

  孩子张口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是做着同样的动作。

  怪不得,刚刚入水一直没有哭喊声。

  正巧在这时,孩子的父母出现,着急忙慌的将孩子带走。

  本就清冷的河边瞬间就只剩下苏筱筱和身边蹲着的男人。

  微风吹过芦苇,发出窸窣的声音。

  水镇还保留着农作的习惯,河两岸放眼望去便是长得高状的玉米秸,一片绿色。

  紧绷了许久的神经瞬间放松,像是一滩烂泥不管不顾的躺在地上。

  “啊……”

  被遗忘的疼痛提醒着苏筱筱,刚躺下的身子立刻弹坐起来。

  “你怎么了?”

  “疼。”苏筱筱捏着小腿,委屈的盯着宫绍阡。

  被水清洗过的双眸十分干净,纤长的睫毛随着眼睛舞动,像是羽毛拂过他的内心。

  坐在地上,小手攥着身上披着的衣服,头发还在滴答滴答的落水。

  夏日穿的衣服本就单薄,现在更是一湿就全部黏在了身上,小小年纪却有了该有的曲线。

  宫绍阡冷着一张脸:“你知不知道刚刚的行为多严重。”

  “我?”苏筱筱有些害怕,抬眸对视上宫绍阡凌冽的视线,小声嘟囔:“你还不如别说话,开口就训斥我……啊!”

  脚腕上传来的炙热让她忍不住尖叫出声,浑身汗毛站立。

  宫绍阡不知何时挪到苏筱筱的身边,握住她白净的脚腕:“抽筋了?”

  说话间,另一只手握住脚掌用力向上牵引,酸痒难耐的感觉顺着神经传递而来,说不上究竟是痛,还是痒。

  “痛痛痛……”苏筱筱扶着膝盖,可怜巴巴的痛呼出声。

  “下次遇到这种危险的事情,不要逞能。”端着长辈的架子,宫绍阡教训着苏筱筱。

  “你下去才是逞能。”苏筱筱不服气的反驳:“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教训我?长辈,还是丈夫!”

  “你!”宫绍阡黑了脸色:“强词夺理。”

  苏筱筱不禁回想起前世,她不下去,下去的就必定会是宫绍阡。

  低头,苏筱筱看了眼宫绍阡的动作,还维持蹲着的姿势。

  心头一晃,连忙抽回脚,起身上前扶着宫绍阡的胳膊,将愣神的人拉起来。

  “我已经十八岁成年了,赶紧起来,你腿上的伤还没好呢。”

  宫绍阡忍不住嘲讽出声:“放心,蹲一下不会成为can废瘸子。”

  “见了脏水看你can不can。”苏筱筱嫌弃的嘟囔。

  “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