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重复这样的日子,才要行走在登高望远的途中

字数 4258阅读 92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筹  划 

半年前开始筹划创业事宜。

去南方某城逗留了一周半,回来决定从"衣食住行"的"食"找突破口。这一想法得到了何先生的强烈呼应。何先生别的本事没有,但执行力蛮强,吃苦耐劳的精神很富余。

我的执行力也很强。吃苦耐劳,虽不如何先生,但一旦锁定目标,也能逢狙击枪射不倒,顶天立地,岿然不动。

最先将创业目标锁定在家乡小城。这样,既可以赚钱又可以照顾俩娃,一举两得。

我们已不是二十岁单身小年轻,可以由着头脑发热的冲劲,一股脑儿地前奔就行。

决定做一件事前,得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的考虑周全。目的地定在哪里?找什么样的位置?消费人群有哪些?有多少?消费水准怎样?消费群体的消费习惯和喜好是什么?可能遇到怎样的突发事件或应急事件?遇到了怎样应对?算算,得投资多少?投资的钱不够了,从哪里凑?倘若经营不善,最坏的结果能否承受?会对家人和生活造成怎样的影响……这些都得考虑进去。

行动前得先调查。放眼望去,偌大点的小县城,光小快餐店就占据一溜长街,生意不温不火。饭馆子、酒楼子,各种低中高档的宴请地儿也应有尽有。很多的饭店雨后春笋般的今天拔地而起,过不了几天又不声不响的轰然倒地。我眼见过几家这样的店。前阵子经过时,正紧锣密鼓地装修;过阵子再路过,居然换了招牌改了行。这样的冷淡,令人望而生畏。

要说,生意,得看谁经营,如何经营?同样的生意,有人做的风生水起,也有人做的倾家荡产。搁我们这儿,老龄化的小县城,换谁经营,都如同踩雷,搞不好就被炸得粉身碎骨。

我这种小白,涉足进来,注定要交足学费,还不一定赚来经验。

考虑再三,目标地转移到南方的城市,最起码人流量大,有人流的地方就不用 太担心消费问题。

这么决定后,立刻撺掇何先生学厨师。我做运营策划。运营策划,多富含技术量的活儿啊,幕后军师一样,高精尖的人才能拿得下来,岂是我等驾驭得了的?拿不下来,就要向有经验的人多取经,多学习。身边做餐饮行业的朋友有那么几位,轮番沟通下来,有支持的,就有反对的。支持的建议我们先从早餐做起,虽辛苦,但稳妥;反对的给我举例子,说身边很多做社会餐饮的人,最后都死无葬身之地。

好吧,众说纷纭。

我决定还是自己拿主意。

这个时候,其中一位做餐饮的友人给我指道,说,要不,你跟着我干吧?我还能领着你走,总比你一个人单打独斗瞎蹦乱跳强。想想也是,就我这火急火燎的脾气,空有一腔孤勇,奔着奔着,没准也步入无葬生之地的后尘。

她缺人,我缺平台,俩人一拍即合。

02

  安  置 

那么,问题来了,她在外地,我跟过去之前,得安置好孩子。

这几年,孩子是我一个人拉扯,功不功劳的先不说,苦劳必不可少。我心知,照顾孩子是世上最辛苦最心累的活儿!

这个活儿只能甩给我亲妈,只有亲妈可以"欺负"。我结婚生子以来,她老人家是操碎了心,担心我们没窝住,没饭吃,没人给带娃……所有她能提供便利的,全部供应。比方说没窝前,提供住的地儿,提供家种大米,一起或独自帮带孩子……

我妈常念叨一句话,水往下流,意思是说,所有为人父母的,都心甘情愿的为子女付出而不计回报;换做子女对父母,付出就会有所削减,不是说不愿意,而是将重心放在下一代身上,不自主地忽视。

似乎还真是这样的现象。

但,这次,我妈非常不愿意"接盘",理由是,"别人都说我只顾帮女儿,不管儿子,儿子连媳妇都没说上,也不知道着急。"

我气笑了。帮我带孩子,跟帮儿子说媳妇有关联吗?着急,有用吗?关别人什事?我妈一辈子活在别人的嘴里。也活在自己的嘴里。

我妈辛苦的为我付出无数,有目共睹。所有的功劳不言,所有的苦劳会重复唠叨无数遍,是个典型的喜抱怨性格,搞得我们的关系一度剑拔弩张。

最严重的一次,我生儿子的那段时间,只顾得了带孩子,家里所有的家务活儿无暇顾及,不仅如此,还要给我妈增添无数麻烦。比方说,孩子尿的床单,屎的衣裤,都得她来清洗。这清洗的时间,就等于占据了她干农活儿的时间。而且,我这块"废铁"自己都没长大,居然就养孩子!孩子哪里不舒服了,得让我妈陪着一起看医生,这又耽搁了她干农活儿。

她每天抱怨千百次,指责得我想逃遁,又无处安生,谁让我嫁给了一个外地郎(何先生)?一个爱抱怨,一个急脾气,家里的烟火味可以蔓延到半空中。

农村人,指着地吃饭,她的反应,搁现在,我能理解。但那时就觉得,我为你们的付出就不记得:我当年为了赚钱贴补家里,所有的艰难委屈独自承受,从来报喜不报忧,现在轮到你们付出了,就种态度。

其实,他们有此心理,也不能苛责,周遭环境使然。我们这儿,爷爷奶奶有义务带孙子,你有余力而不顾,会被人戳脊梁骨,说:"那老头老太,连自己的孙子都不带,前世堕落。"

外公外婆带的话,就是人情债了。这么看来,我都不知道欠我妈多少人情债了!

当然,不是所有的这个年代生人都活在别人的嘴里,就有些爷爷奶奶弃孙子而不顾的,过着自己逍遥自在的搓麻(将)生活。不管儿子的日子是否好过,就是不给带孩子,让小两口自个折腾去,美其名曰,谁的孩子谁管——这多有个性啊!哈哈。

回过头来看,不光我们这儿这样,放眼全中国,应该农村都是这样的习俗吧?我家何先生也是典型的农村娃,他在家排行老三,一哥一姐一弟。他所处的位置就有些不尴不尬,爹不疼娘不爱的【捂脸】。

我生娃之前,他家已有了个大孙子;生娃以后不久,又添了个小孙子,我儿子处在中间。老话说,爸爸妈妈疼断肠儿(最小的儿子),爷爷奶奶疼长孙子。显而易见,我儿子跟他老爸处在一样的位置。

这样一个子孙满堂的大家庭里,我们只能自给自足。可我自己还是孩子呢,根本无法快速适应为人母的角色,搞不定的摊子就转嫁给了亲妈。

这烫手的山芋,我妈接是不接?不接,怎么办?总不能看着亲闺女掉入深水沟里不拉一把吧?接是接了,劳着累受着苦,活儿干了,话儿也少不了——"耽搁我做多少农活啊!"、"你要是不在我家,我都可以跟她们一起去葡萄园赚钱。"、"他们说了,帮女儿带孩子是捉虱子头上痒(自找麻烦)。"、"他们都说我管闲事,帮女儿带孩子干什么,又不是没有爷爷奶奶。"、"他们说,带外孙跟带白眼狼一样,带不熟,还是自己的爷爷奶奶亲。"、"他们说……"……吧啦吧啦一箩筐。

我妈就活在别人的嘴里,也活在自己的嘴里。一辈子没怎么出过远门的人,思想狭隘点也很正常吧。周围都是一样的人。

时隔六年,请我妈再次出山照顾外孙,她本能的拒绝,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我说付工资,她也不带眨眼的。

相信我妈的内心深处,也是希望我们的日子往"好里过",但她不愿意再往我的身上"投资"更多,怕顾此失彼,担心帮我照顾孩子而没有精力操心我弟的终身大事。孩子白天都上学,早餐午餐在学校解决,下午放学在学校做完作业才回来,基本全托,只用给他们拾掇顿晚饭就行。等于说,一整个白天,我妈是自由解放的。

老人家的视角,我摸不清。最终,嘴上勉强应诺。这就够了!

够是够了,对于老人的态度,我也是卡在心塞的胡同里挣扎。不得不感慨,人到中年,想要做点事,父母不支持,寸步难行啊!

03

  父  母 

来说说我的父母。

我的父母,老实巴交一辈子,活在别人的嘴里一辈子——为了不被别人说闲话而活。这直接影响到我的认知,我以为,只要做一个人人称道的人,就是优秀成功的人。孰不知,做任何一件事,总有人认可有人否定。那么,如此在意别人看法的我,就只能在痛苦里讨生活。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开始了反思。

我的父母,清贫了一辈子。一辈子靠种田为生的人,眼里只有一亩三分地。一亩三分地能有多少收成?除开苛捐杂税,抛开口粮,还有得剩的吗?结果就是,他们无力承载三个孩子的学费。

那个时候,我爸其实跟我二舅去南方做过一年小工,年头到年尾,工资都结不清。我妈觉得特别不值当,钱没挣到钱,家里所有的农活儿跟孩子都丢给了她一人,不如守在家里陪在身边,一家人在一起平平淡淡的过也好。

他们真的如愿以偿,确实在够温饱的基础上平平淡淡的过了一生,我们也跟着在底层里混迹了好一阵子。

04

  往  事 

我们姐弟仨,没有一个上大学的,不是考不上,是无力支撑。我妹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我爸说,你去问你姐,她供你吗?她供,你就读。然后,我妹就来问我了,爸问你答不答应供我。

我十六岁出门打工,不屈服于命运,带着从同村堂姐家借的高中三年的课本出门,想通过自学,让知识武装大脑,没有文凭,我有"学识",我怕谁?

其实,我是怕的,且惶惶不可终日,深度不自信,怕被同龄人甩出十八里长街。那时就幻想,如果有人愿意供我念书,长大后,我定当涌泉相报。自己也知道是幻想,只有拼了命的在苦闷与纠结中自考、学微机,藉此增长点儿可怜的底气。所有的血汗钱除了补贴家用外,就是用来支付学费。

我妹问我,能供她上大学吗?我怎样回答?我自己都是迷茫而不甘的。她知道,我从小就比她成绩出色,她上完中专,我并没有。我只比她大四岁多点儿。我出门打工时,她才上六年级。打工这些年,我所有寄回家的钱,就是用来供他们上学和家用。

我自问,够能力供养吗?也许可以,代价就是,我得一辈子任劳任怨地在底层过着老黄牛般的生活。我!不!乐!意!没人听得见我内心深处的嘶喊声。我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又有一种委屈到不可言说的感觉,为什么大人的担子要我一个小孩挑起那么多年?!

我骨子里其实是极度具备奉献精神的,那么多年省吃俭用地往家里寄钱就能说明。但这次不得不承认,我没有应诺是存有私心的。我若要供妹妹上大学,就没有余钱投资自己的充电学习,换言之,就只能一辈子待在底层。有些自命不凡的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自私,是人的本性。

我已经为别人活了那么多年,想做一回自己

……

05

    结  语   

若干年后,兜转了一圈,轮为人母的我,如今才发现,不知不觉,我自己竟也沦陷于我父母当时的境地!举步维艰不至于,熬清受淡不为过。折腾了那么多年,又回到原点,我还是继承了我父母"与世无争"的优良传统!那么,我孩子的未来是不是也有可能将这个"传统"传承下去?这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所有的父母都打着"为了孩子"的旗号,去做一些事。

他们说,你怎么狠得下心来,让你的孩子成为留守儿童?

如果是我,我宁愿舍弃事业,要孩子。

你这是逃避,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

他们也许是对的,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角度,我不反对他们的观点,也希望他们不要强加他们的看法给我。我不想跟我父母一样,一生活在别人的嘴里。

昨天,"为了孩子",我成为了家庭主妇,熬成了黄脸婆,熬成了"怨妇",最终发现,精神与物质一样匮乏,一无所获呀,一无所获!今天,"为了孩子",我成为了职场丽人,精神丰盈,生活质量有所提升,心情愉悦,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就有了更为耐心的引导——这就是个死循环,要么恶性,要么良性。选择权在自己。

我们不能只为别人而活,也得为自己活一回。

谁的经历不同,谁的体会各异。我只是不想重复我父母的路子,不想我的孩子重复我的路子,这才要行走在登高望远的途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长篇小说《朝圣归来》是一个关于青春、理想、成长的现实题材作品,描写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一批大学生响应国家号召自愿来到西...
  • 深夜入书,不禁慨叹!陈丹青这样个性睿智的人虽然有点调侃的说:梵高阅历太少,38岁就死了。我的阅历是梵高很多倍,可是...
  • 今日禅园听雪读书预告: #点绛唇.南枝# 粉面娇嗔, 香情一点桃花渚。 衔枝南去。 凝眸一眼柔。 墨染素笺, 寂寞...
  • 今天《奇葩说》的辩题是该不该把钱捐给走投有路的人,觉得不该的一方认为钱应该捐在刀刃上,可以对世间所有需要帮助的人...
  • 今天是10,1国庆节,早晨起来下着小雨,天说冷就冷,外面真是太冷了,本想睡个懒觉,可手机不知道怎么坏了,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