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全(恐怖小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林小灵失恋了。

这几天她都待在宿舍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手机关机,微信微博再也不刷了。她要与世隔绝。对她而言,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刷微博微信,如果有一天不刷,她就觉得自己被世界抛弃了,然后全身发痒,坐立不安。

但是,当她再也没有任何心情上网的时候,也觉得全身发痒,坐立不安。自己明明一点上网的欲望都没有,怎么会坐立不安呢?是因为我想他了吗?我是不是应该去求他回来?

林小灵在宿舍里踱着步,不停在脑海里思索着。

“不,我才不去求他呢!他算什么东西!我养了他这么久为他付出了这么多,居然敢甩我,妈的!别让我看见你,不然我一刀宰了你!”林小灵双手比划着,仿佛手里真的握着一把刀。她比划了一会,累了,坐在沙发上喝水。突然,她的眼睛瞥见隔壁房间垂下来的床单动了一下,她心里一跳,再仔细看去,没动啊!看来自己气糊涂了,看东西都眼花了。唉,不想了,睡觉!

林小灵又躺回去睡觉了。

睡到半夜,林小灵醒了,习惯性地去找怀抱,旁边是空的。林小灵瞬间清醒了。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了:杀千刀的,你怎么舍得这样伤害我?林小灵越想越难过,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不行!我不能为他难过,不值得!

林小灵果断地下床,起来为自己泡了一杯牛奶,然后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深更半夜电视台仍然在工作,虽然不是自己喜欢的节目,但起码能为空荡荡的宿舍增添点人气。



图片发自简书App

曾几何时这里这么安静过?这是两居室,是她和男朋友,哦,前男友毕业时一起租的,他们已经说好,等找到工作稳定了就结婚。谁知,这一等,就等了三年。她的工作都换了好几份了,他却还在原地踏步,总说这份工作不好,那家老板苛刻,这家工资低,那家没前途,于是,他的工作时间从来没有超过一个月。

刚开始林小灵还是蛮理解的,自己男朋友有才华,总有一天一定会有伯乐赏识他的。于是她跟他说:“没关系,我有工作,我的工资咱们一起花。”他亲了亲她的额头:“亲爱的,你真好!”然后就继续玩英雄联盟去了。

关于这个,林小灵觉得自己真是脑袋被门挤了,怎么会被这样一个小人迷住?因为她养了他三年,这三年,他什么都没有做,家里的所有开销靠的都是自己,甚至家务活也不干,吃饱就玩游戏,但他妈的,他妈的他妈敢嫌弃我?

没错,没有语法错误,是他妈的他妈,是他妈的他的妈妈居然敢嫌弃林小灵,说她没本事,找不到好工作,又照顾不好自己的儿子,怂恿着儿子回家相亲。

而他居然真的答应了!

靠!

想到这,她重重地把牛奶杯放在桌面上。

这世界贱人真多!

正暗自生气,回头瞥见隔壁房间的床单又动了一下。

林小灵瞬间觉得鸡皮疙瘩全起来了。

这里有两个房间,一间他们住,另外一间留给亲戚或同学借宿,两个房间连着,门口都对着大厅。因为自己的房间挨着沙发,所以坐在沙发上只能看见自己房间的门,却能看见隔壁房间的床。她只开了一盏台灯,那房间也没有开灯,但门开着,电视机的亮光射进去,里面忽明忽暗的,床上垂下长长的被单,把床底遮住了,黑乎乎,处处透露着一种窒息的感觉。

这张床什么时候碰过?最近有人来住过吗?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林小灵又坐在沙发上思索着。看来失恋真的让她伤了神,忘掉了很多东西。

突然,床单又动了一下,林小灵吓得一激灵跳了起来,难道有什么东西藏在床底下?或者是风吹的?又或者是贼?

林小灵小心翼翼地走向那间房间,手里拿着靠枕,作好随时扔出去逃跑的准备。

找到按钮打开灯,第一时间去看窗。

窗是关着的!严丝合缝!一点风都吹不进来!

林小灵张大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窗,如果不是有风,那床单怎么会自己动起来?一次眼花,怎么可能三次都是眼花?林小灵越想越怕,鸡皮疙瘩越起越多,全身都痒了,她迅速离开那房间,再也不敢瞄多一眼,生怕迟一秒钟就会有东西从里面爬出来。

她五秒钟内关掉电视,然后冲回自己房间,砰地一声把房门关上,缩进被窝里哆嗦。

“我不管你是谁是鬼,总之我不看你也不拦你,你快走吧。”林小灵呢喃着,心里不可抑止地想起他。虽然他没有找到工作,但当自己害怕时,他总会第一时间把自己抱在怀里,曾有一段时间,她觉得他的怀抱是世上最温暖的地方。

“你在哪,我好怕……”林小灵终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拿起手机开机,登陆了微博微信,除了几个在那里秀老公秀孩子之外,没有人问起她的情况。

他不在。

天人交战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给他打电话,却是“您所拔打的用户已关机”。

她颓然地放下电话,要不要这么绝情,才分手几天啊?

林小灵在思念和害怕的情绪中,居然睡着了。

恍惚间,有声音在呼唤她:“小灵,我来了,咱们和好吧。”林小灵睁开眼睛,赫然看到他站在床上,正对着她温柔地笑。林小灵开心地爬起来,正要投进他的怀抱,却发现有血从他的胸口涌出来,笑容还没从他脸上褪去,但脸上的肌肉却在诡异地抖动着,林小灵捂着嘴巴尖叫起来。

“啊……”林小灵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跳下床去拉窗帘布,一束阳光猛地射进来,她重重地呼出一口气,瘫坐在地上。

坐了很久,她才恢复心情,慢慢站起来,拉开房门走出去,还不忘瞄一眼隔壁房间的床单。还是老样子,长长地垂下来,没有人动过。

昨晚那“东西”走了吗?



林小灵走到厨房煮开水,几天没碰厨房了,到处一片狼藉。碗没洗,锅没刷,刀没放好……刀?刀!林小灵手中的水壶突然咣铛一声掉在地上,还顺势打了几个滚。林小灵全身颤抖,手哆哆嗦嗦地抓起那把刀,上面赫然沾满了暗红色的东西,都凝结了。林小灵哆嗦着拿到鼻子底下闻一下,手一抖,刀也咣地掉地上了。她浑身发软,用手强撑着墙往客厅挪,几乎就要瘫软了。

她再也受不了了,一分钟都受不了了,她要离开这!

林小灵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冲出了宿舍。

来到大街上,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群,被太阳一晒,她才觉得心定了一下。回想刚刚看到的诡异场景,到底怎么回事?那是人血吗?难道是自己杀了鸡忘记洗刀了?但那真的是血的味道,腥腥的。鸡皮疙瘩又起来了,林小灵制止自己再胡思乱想下去。

手机铃声响起,是陌生号码,难道是他找我了?

林小灵一阵激动,马上接通,里面却是一把女声:“喂,你是林小灵吗?”

“我是啊,你是——”

“我儿子去哪啦?”

“你儿子?哦——您是阿姨啊——”

“少跟我套近乎,快点告诉我儿子去哪了!他答应我说昨天回家的,今天都还不见人影,是不是你又把他缠住了?电话又打不通,他现在在不在你身边?快点叫他接电话!”

林小灵气不打一处来,什么嘛!儿子不见了来赖我!

“阿姨,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不知道他在哪,没什么事我挂了。”没等对方反应,林小灵立马挂了电话,如果不是她,他们还不至于走到分手这一步的,哼!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林小灵在心里狠狠地诅咒了他们一番,然后一个人逛街去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女人最好的发泄工具。不一会,林小灵就拎着大袋小袋的东西走出了商场。

以前为了他,她连一件贵衣服都没买过,这回好了,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从此我要为自己活!林小灵暗暗在心里发誓。

一边想一边上微信,当当当,微信群刷刷刷地弹出几百条消息。她大概看了一下,大家都在讨论一些吃喝玩乐的东西,但后面的内容却让她有点紧张。

有人@她:“小灵,你男朋友去哪了?好几天不见人影了,你们是不是去旅游了?我有急事找他。”

“他们说不定秘密结婚去了,哈哈!”

后面一堆凑热闹的。

林小灵看完,苦笑了一下:结婚?下辈子吧!

关掉微信,林小灵的心情又沉到了谷底。拎着一大袋东西拖着沉重的脚步在大街上晃了好几圈。

到底去哪好呢?

回家?

那里有诡异的床单和刀。

不回家?

能去哪?

大街上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个人是为自己而停留的。

唉,还是回家吧。

虽然那个地方有点诡异,但自己除了那里,还能去哪?

垂头丧气地回到宿舍。第一时间把房门反锁,然后再把房间厨房全检查个遍。没发现有异样,最后回到厨房,把带血的刀洗了,或许真的是自己杀鸡或杀鱼的时候忘洗了吧。

一切搞定,她又坐回沙发上。

为免再去瞄隔壁房间的床单,她刻意换了个位置,突然屁股有东西咯了一下,她换了一下位置翻找,从坐垫下翻出一台手机。

这不是他的手机吗!

怪不得一直打不通,原来没电关机了。

那天他离开的时候,不是把所有东西都带走了吗?怎么还会有东西留在这?

难道他根本就没搬走?

林小灵跑进房间查看衣柜,他的东西原封不动。

他没走?

我们没分手?

林小灵开始糊涂了。

她记得他们大吵了一架,他拿起箱子就要收拾东西的……对了,箱子!箱子在哪呢?

林小灵开始翻箱倒柜地找箱子,却遍寻不着。当然,除了隔壁房间的床底。她始终不敢掀开那一床被子。如果下面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怎么办?

算了,不找了,我等他回来拿东西。

说不定我还有机会。林小灵突然闪过一丝希望。



一连几天,林小灵都等不到他的出现。握着他的手机,难道他不要了?

林小灵坐在沙发上思索着,突然又往隔壁房间瞥了眼,床单几不可微地又动了一下!林小灵顿时坐直了身子,下面的“东西”还没有走吗?她定睛再看,床单又动了一下!她吓得直往沙发缩,怎么办!

如果里面的“东西”爬出来怎么办?

“铃……”手机铃声把她吓出一身冷汗,然而她马上抓起电话接听,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

“喂……”声音颤抖。

“喂,小灵吗?你男朋友在吗?我真有急事找他……”是上次在群里说要找他的同学周雨。

“周雨,你快来!我好怕!”

“怎么啦?”

“总之你快来,我在宿舍,我等你!”

一阵敲门声,她几乎是冲过去开门,把周雨拉进来后又把门反锁了。

周雨被她的举动吓到了,忙问:“怎么啦怎么啦,到底怎么啦?”

林小灵抱着周雨,浑身发抖。

“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床底下好像有东西……床单一直在动……”林小灵哆嗦着往隔壁房间指了指。

“是吗?那我去看看。”周雨提出想要去看看。

林小灵却抱得更紧。

“不要,你陪着我就行了。我怕!”

“好好好,我陪你。对了,他到底哪去了?为什么我call了他那么多次都找不到人!微信微博也不见人影,他很少这样的。”说完,发现林小灵怔怔地看着自己,连忙尴尬地咳嗽一声,补上一句:“我有事找他。”

“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啊?分手了,什么时候的事?”周雨满脸惊讶。但林小灵明显地看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兴奋。

“几天前的事了……”林小灵淡淡地说。

“小灵……”周雨难过地抱着她。

林小灵挣脱她的怀抱。

“我没事,我已经想开了。但他的东西还留在我这,你看,手机。好几天都不见来拿。”

林小灵把手机拿出来。

“手机已经关机了,不如我们开机来看看有什么线索?”

“唔……我觉得还是不要了吧,说不定他只是被事情耽搁了,过几天会回来拿的吧。我们这样不大好吧?”

“你的意思是我们分手后,我连他的东西都不能碰了?”林小灵冷冷地问。

“额,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周雨觉得今天林小灵有点不对劲,一直在针锋相对。

“算了,不开就不开吧。我也懒得碰他的东西。”林小灵把手机扔到一边。

“小灵,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对了,上次我去出差,你是不是来找过我?”

“额……是……是……,我来找你借几本有关设计的书,刚好你不在,我就叫你男朋友帮我拿了。”

“哦……”林小灵漫不经心地点头。

“他跟你说的?”

“不是,他什么都没说,你的东西落我这了。”

“我的东西?”周雨眼皮跳了一下。

“你的手链。”林小灵从茶几下面拿出一条紫水晶。

周雨嘴角抽动着,尴尬地说。

“是……是我的,可能……”

“你总是这样,做什么都那么迷糊,下次不要再这样了,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来,我帮你戴上。”

林小灵慢条斯理地说着,一边拉过周雨的手,把水晶套了进去。

突然,林小灵动作瞬间静止了,她张大嘴巴,瞳孔放大,眼睛里全是恐惧。



周雨想要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别回头!床单又在动了!这次动得特别厉害,好像有一只手在抓着它……”周雨被小灵抓得紧紧的,心里也没来由地紧张。

“周雨,我好怕,好像有东西要爬出来了!”

“别怕别怕!有我在呢。我去看看,你乖乖坐好。”

“你小心点。”林小灵把自己抱紧了。

周雨把林小灵安顿好,慢慢地走进隔壁房间,小心翼翼地拉着床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额头上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她定了定神,轻轻地把床单拉起来,渐渐地,一个东西现了出来。

是一个行李箱!

周雨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再仔细看了一下附近,什么都没有。

“别怕别怕,只是一个行李箱。”周雨一边说一边蹲下来察看行李箱。

“这个箱子好像是他的……”周雨拉开了箱子拉链……

“咣”,周雨捂着头倒下去的瞬间,看到林小灵正拿着菜刀,冷冷地看着自己。

“你也知道这是他的箱子。他的所有事情你应该都知道吧。”林小灵冷冷地说。

打开的行李箱随着周雨倒下去的推力也摔倒了,里面的东西摔了出来。全是森森的骨头!一样东西也骨碌碌地滚了出来。

一个人头!

他的头!脸上的肉已经开始腐烂了,散发出让人恶心的刺鼻味道。

“这回,我会成全你们的……”

林小灵再也不看他们一眼。

林小灵记起来了。

那一天,他回来摊牌,说他妈妈要他回去相亲。

她求他,但他不为所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眼,神情有一丝不自然。她冷冷地看着他,问:“干嘛不接?是不是周雨打给你的?”

他很紧张,说:“不是,打错了。”

“是吗?这是周雨的手链,我在我们的床上找到的,你把它还给周雨吧。”林小灵加重了“我们”。

他尴尬极了。

“小灵……”

“其实不是你妈要你回去相亲吧?是你又爱上了别人,所以拿你妈说事吧?”

“小灵,是的,我爱上了周雨,请你成全我们。”

“我成全你们?那谁成全我?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居然爱上了别人?”

“小灵……”

“而且你还在我的床上跟她鬼混,你当我是什么!”

林小灵对着他又抓又咬,他试图制止她。林小灵的怒火瞬间被点燃,歇斯底里地抓起所有东西向他砸去,其中包括那把菜刀……

世界一切静谧,除了菜刀在砧板上剁肉的声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去找朋友,给她发了微信,我在你公司门口。然后,像往常一样,在门外等她。 门里面,一个小男孩和小女孩在玩耍,小男孩间...
    红豆汉堡阅读 70评论 0 1
  • 2017年8月26日 星期六 晴 信仰这个话题是否有些大,每个人内心都有自己坚守的东西。 早上突然听到楼下有...
    皇城山茶业阿娟阅读 26评论 0 0
  • 1. 设置ssh 找一个可以设置私有仓库的平台。这里选择 coding 平台 终端敲入指令 打开Users/个人名...
    Peuimporte阅读 14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