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笑东村女 头白尚浣纱

0.144字数 1309阅读 156

《红楼梦》63回,林黛玉写了几首诗来追忆和缅怀历史上的几位女子。

第一位是西施。林黛玉这样写道:一代倾城逐浪花。

倾城,倾国,这样的词看似是女子得天独厚的外形条件,可是在那个时代往往是深刻悲哀的命运的起因。

西施本是越国一名普通女子,只因貌美,被勾践选出来,做了去潜入敌国的情报员。据有些学者考证,说西施有可能是最早的国家培训出的女情报员。

西施以女间谍身份到了吴国,立即因美色得到吴王夫差的宠爱,然后用计设谋蛊惑夫差,终于让吴国忘了国。越国勾践复国。

戏剧文学当中很多与正史记载有出入,不如说是民间以情理揣测,认为她爱的是夫差。

这个我自己是比较倾向于相信这方面的。她本以间谍身份被派往吴国,要去颠覆吴王夫差的国家,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却是一心一意爱她,如果说她一直不曾被感动,我是很难相信的。

人皆有情。何况是一位普通的女子。范蠡也好,勾践也罢,总是利用。说别的都难免有虚假。

而那个人却是真实迷恋她,宠爱她的。我难以相信她真的不会有感动,而生感情。

《色戒》里面的,王佳芝,最终在易先生送她那颗硕大的宝石戒指时,颤抖着声音说,你,快走...

我们都知道,绝不是被那颗鸽子蛋一样大的宝石给晃晕了张口一说的,这感情早已带着她认为的罪恶感,埋藏了好久了。

是从第一面开始?从两下里言语挑逗开始,从进一步试探开始,从肌肤相亲开始?无论如何,不是从鸽子蛋开始。

她当然会被易先生打动。因为她是女人。不是一台革命机器。

张爱玲知道男女之间那点情事。女人若陷进去,怎可有全身而退。所以对于她的心情刻画的极好。电影版里汤唯的表演也非常出彩。

有人认为西施最后跟范蠡泛舟于西湖之上,过上隐居的生活,是她终于承受着侮辱,出色完成了人物,回到了爱人身边。

我觉得这个说法,女人恐怕都明白,是不太可能的。一个男人无论嘴上说多爱你,但若把你当成一个工具献出去,无论他的动机和目的是多么格局广大,是多么高尚或者不得已。他把你从身边推出去的那一刻,他的情很难讲有多深了。

不爱宫墙柳,只因前缘误。

花开花谢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她心中的那个人不会是把她推出去的那个人了。即使她带着对他的爱上了战场去完成任务。但过一些时日,她终究还是无法继续骗自己,那个把她拱手献给君王的男子不值得爱,那个对她声明大义,派她去敌国的男子,也不值得过信,而真正的感情是那么多年吴宫里的点点滴滴和日日夜夜。

生命的两难,有坚持,也有妥协。西施被选出来,她不再可以有资格和机会平凡地与爱人终老。

东村有一个女子姓施,被称为东施,东施效颦,被无数人嘲笑讥讽。认为她可笑可悲可怜甚至可耻。

但林黛玉诗里的:吴宫空自忆儿家,是写背负复国大任的西施,最后成为历史记载的倾国倾城且有智慧的女性,和一辈子在村里浣纱,虽然长得丑,却可以普通结婚,过平凡日子的东施,如若可以选。西施又会选做谁呢。

至少从林黛玉的诗中可以看出,林黛玉应该宁愿选后者的吧。

一代倾城逐浪花,吴宫空自忆儿家。

效颦莫笑东邻女,头白溪边尚浣纱。

纵然是别人眼里的笑柄。但可真心爱一个人,平淡安稳过一生。而不是被心爱的人以国家大义之名,将自己当成一个物品一样拱手让出,宠爱自己的那个人确实自己必须要挖空心思亡了他的天下的人。如此已经算不上两难,她会选在东村浣纱到白头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