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你不想过的生活

我一个好友的父亲在老家开了一家工厂,做的是大理石的开采工作,本身属于危险系数比较高的工种,前几天她给我留言,说工地上一个工人出了事故,工伤的保险又过期了,于是父亲因为赔偿的事情生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好友告诉我说,本来做了三年的生意已经开始慢慢回本了,这一次出事,感觉一切倒退回三年,家里还得要下一个三年才,能慢慢把生意周转过来。

我本来想着安慰她一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结果她先回复我说,不过换个角度想想,至少我们还活着。

我的这个好友,以前是一个极度负能量的悲观主义者,因为从小跟父母的关系不好,于是对待周围人的关心总是过于敏感,以前跟她一起上学的时候班上所有的同学都不敢的惹她,因为只要稍有不对劲她就会对身边的人发起攻击。

可是这些年下来,她居然也被生活磨成了一个圆润的姑娘,而且开始知道换一个角度去对待一件事情,要知道如果是以前遇上这样的事情的话,她早就跟我哭诉人生的艰难以及为什么她命运这么坎坷的话题了。

我不禁感叹,时间真是个伟大的东西。

我闺蜜的母亲前段时间生病了,因为老家的医疗设施不好,医治很久也没有见效,于是闺蜜就把母亲接到广州来医治了。

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她每天早上6点起来陪母亲去医院挂号问诊,排队拿药,安排好母亲打点滴的事宜,她就飞奔去赶公交到公司上班,晚上下班回家的时候她就回到出租屋里陪母亲聊天,缓解母亲的忧郁心情。

有一天她给我电话,说她这两年攒的钱全部都花掉了,还不够给她母亲治病,于是她又向自己的亲戚借了一万块钱,她告诉我她现在全身上下加起来就600块钱了,而且这个月的房租还没有交。

我很是担心她,可是她却慢慢的给我梳理着:一是等到交房租的日子,我的工资刚好发下来,这样就不会出现资金断层了;二是跟我关系很好的同事和客户之前都说约我吃饭,我一直说没有时间,现在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去蹭饭了,这样想着这个月的饭钱又省了不少。

闺蜜告诉我,也就是说,我这个月还熬的过去,能尽量不跟你借钱就不跟你借,还有我现在就要开始帮我的两个弟弟攒学费了,九月份就要开学了,幸好这几年高中的学费一直没涨,我也算是感激的啦!

我跟这个闺蜜快有十年的情谊了,这些年里尤其是这两年的时间,我们探讨过很多关于自己梦想清单的事情,也就是说我们都属于那种做着很多白日梦的人,她告诉我很多她的愿望清单,每一个开心的日子都会跟我描绘她所向往的那些个美好的期待,即使这一刻我们还蜗居在自己租来的小房子里,即使我们每天还挤公交地铁奔波在上班的路上,即使我们总是周而复始的被家里的各种家长里短搞得鸡犬不宁。

可是也是因为这样,这些年下来我们都磨出了一个状态,就是上一秒刚刚哭诉完最近的不好经历,下一秒就会开始激励自己依然要热爱生活,于是依旧该玩乐该高兴,该好好工作都去一一经历。

这几天我把美剧《复仇》系列全部看完了,这部被誉为女版基督山伯爵的故事,女主角艾米丽因为小时候父亲被冤枉入狱,开始了长达十几年的报复生活,于是在这些格局里她也会被别人所报复,然后冤冤相报了无尽头。

看到剧终的时候,艾米丽身边几乎所有的朋友跟爱人都死掉了,最讽刺的事情是,她的父亲承受了二十年的牢狱之苦,被女儿艾米丽拯救出来之后得了淋巴癌,不久后也离开人世,也就是说他们父女俩团聚在一起的时光根本就没有多少。

虽然女主角最后醒悟,决定航海旅行开始新的人生,但是这个看似完美的结局并没有让我高兴半分,反而让我陷入了很沉重的思考。

我开始觉得生活就是一个无限循环的黑洞,我们不停地追求自己想要的结果,但是却很少考虑这个方向对不对,我们总是不停地奔波于解决一个个措手不及的难题中,但是很多时候却没有醒悟到,我们大部分的梦想是不可能实现的。

那么问题来了,当我们知道尽其一生也可能无法实现而梦想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呢?

我目前能够说服自己的答案,一是去接受这个事实的存在,即使它很残忍而又无奈;二是去尝试梳理我们人生事项的优先级排序,这样才能给自己一个清晰的脉络方向。

前者是一个心理跟哲学上的思考,也是一个死命题,但是后者却不是,后者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用来执行的引导逻辑。

你有没有发现,在工作上我们总是会给自己梳理很多的方法论出来,比如各项工作的优先级排序,根据重要跟紧急的程度去划分四个象限,做项目管理的时候会用脑型图划分出各个部分的整体框架,我知道这些也都是很正向的思考方向。

可是很多时候,我们都忘了要把我们的人生部分做一个优先级排序。

前段时间看到朋友们在讨论一个议题,就是大学生应不应该辍学去创业,尤其是在这个全民提倡互联网甚至是互联网+的时代里,加上也有不少成功的榜样做典范,于是很多迷茫的大学生蠢蠢欲动,想着能今天造出一个APP明天就去纳斯达克敲钟了。

后来我看到了一个我很受用的答案,大概的意思就是,创业是一件成败掺半的事情,但是读书或者说在大学接受更多的教育永远不会是一件无用的事情,虽然会有人反驳中国的教育很垃圾,但是那并不代表有就没有人不去努力了,有很多依旧在图书馆,在自习室里正在吸收前人积攒下来的有用思考。

所以总的来说,创业是有很多机会的,但是用大把的时光去完善自己的学识体系,可能人生就这么一段时光了,这段时光也是一去不复返的了。

上周我收到一个姑娘的邮件,她说自己的故事很平庸也很简单,就是一个软弱的女大学生的迷茫,可是我从头看下来这不是一个软弱女生的故事,而是一个杂论无章把自己逼到生活尽头的故事。

这个姑娘是今年的大学毕业生,毕业求职季也是十分的艰难,一开始找到一个物业公司的稳定工作,但是后来放弃了然后去了一家外企服装零售业,她在来信里告诉我,即使一开始听说这家公司非常非常累,我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一是觉得薪水更可观,二是晋升方面也更有潜力。

但是这份工作每天11个小时的工作时间让她无法负荷,加上工作中的琐碎事情造成的挫败感,对比以前在大学的顺风顺水很是受伤,另外就是这个姑娘的了一种奇怪的病,关节疼痛与日俱增,说有一次自己在站着工作10个小时后,右腿关节没法活动,于是直接在厕所摔倒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告诉我“我真的不喜欢我的工作内容,以及以后晋升后的工作状态。”

按道理自我分析到了这个程度,这个姑娘应该自己明白该怎么做选择了,可是她一一把自己给圈进一个死局当中了:我发现签署劳动合同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我也不知道如果辞职了会不会要支付更高额的违约金,我更不敢辞职回家调养身体,一是我害怕待业青年这个痛苦的过程,二是回家里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接受自己变得不优秀,要平庸并且在生存线上度过我的一生。

来信的末尾,姑娘问我,人生究竟什么才是最重要呢?身体?快乐?金钱?自尊?未来?地位?而且当这些都冲突了,全部搅在一起一团乱麻的时候又该怎么选择呢?

我盯着这个很大的议题心里想了很久,我想要确保自己不要拿那些“你需要勇气做出抉择”的话语来给予答复,然后我突然想给这个女生泼一盆冷水:对不起,你想要的太多了。

我想说说我自己的故事。

大三那一年我参加体检的时候也得了一场病,于是我开始去拍片验血吃药,那段时光应该是我生命里最抑郁的日子了,我每天夜里失眠,不是害怕自己会死掉,而是害怕自己的将来一无是处,我害怕不能找到好的工作,不能遇见更多的朋友,我害怕自己不能组建家庭,我害怕自己不能旅行看看外面的世界。

那个时候的我感觉自己的未来就是一片黑暗,然后想到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这种恐惧感就像置身于深海里无法呼吸的那个自己,看身边的鱼儿欢快的游来游去,我却没有办法有一丝动弹,我大声地哭泣叫喊,却没有任何人听见我的声音。

嗯,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患上了抑郁。

这个故事没有激励人心的结局,我是自己把这个困局解开的。

那个时候的自己已经开始喜欢看美剧了,跟很多悬疑剧一样,《灵书妙探》里的女主角贝克特也是个多灾多难的人,生活里各种措手不及的事情都会向她袭来,她需要照顾很多人的遭遇,所以以至于她很是压抑慌张,可是后来男主角开导她的方法是:你不能奢望一下子就解决所有的难题,你应该先集中一个人的问题,解决好了再去解决另一个人的,否则如果所有的事项都堆积在一起,那你一件事情也完成不了。

于是那个时候开始我就试着梳理我当前的困局,我开始调养自己的身体,不再去想未来的事情,然后定期去医院做检查配合治疗,同时保证这个学期的作业能够完成,期末考试能够过关,那段时间里我还说服宿管大叔给自己养了一条小狗,让自己保持欢快的心情。

我开始把健康放在我此时此刻的第一位事项,同时兼顾着不要把学习弄糟就好。

这种状况持续了一年,大四的时候我的病已经完全好了,那个时候我开始投入精力参加实习,完成论文,以及开始奔波找工作,一切跟其他的同学没有不同。

等到毕业那一天很多同学在聚餐伤别离的时候,我心里回想了一下,幸亏我这个最糟糕的状态发生在大三,否则如果是毕业季的话,我根本没有办法想象自己如何承受得过来。

经历过这件事情之后,我开始用这个逻辑去处理很多遇上的困难以及思维里的困境。

比如刚开始进入职场的时候,我告诉自己尽可能多的锻炼自己,这种锻炼并不仅仅是在具体的工作上要多干活少废话,这种锻炼在于我要说服自己不去羡慕那些比我有着更好薪水条件的同学,因为我目前做的这一份工作恰好还算是我比较喜欢的,从这一点上我的上班愉悦感要重要得多。

比如说我在深圳的关外郊区住了一年,每天6点起床转三趟地铁赶到公司上班,夜里回到家过了10点但是因为工资不高不敢下馆子,于是吃了好几月的快餐,我当时给自己的安慰就是,这也是我生活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只要我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有改观。

也就是说,从大三那一次的经历开始,对于同一件事情我不再拿负面的情绪去对待它,虽然很多人的说法是思维的改变,我开始用乐观的一面去面对事情,但是真正的想法是我自己在心里已经明白,正是因为我心里有梦,我要先把我不想过的生活过过一遍了,那样我才能走上一条追逐自己的路。

我在大理旅行的时候遇上的客栈老板,刚过四十的他已经算是事业有成财务自由了,于是接下来他的人生规划就是云游四海,他说自己经历了很多大风大浪,是该静下来去享受纯粹的旅行在路上的日子了,于是他也邀请我跟他一起去探寻所谓的更大的世界。

那天听到他的邀请我开玩笑说了一句,我还得先养活自己才行,客栈老板说养活自己并不难,行走在路上有很多方式的,我最终还是拒绝了,我说我还有未完成的事情要去做,我还有很多苦难还没经历,我还没有资格看破红尘心无旁骛。

这几天我在梳理我的梦想清单,发现好多以前看似很远的事项一点点都做到了,比如说独自旅行,看一次薰衣草庄园,夜晚山顶看星星,迎接海上日出,还有出一本书,跟陌生人来一场对话,又比如说30岁前把自己嫁出去,找到一个闺蜜伴我此生......夜里看到这些的时候我不会被自己感动,因为我知道我也曾经经历过那些我不想过的生活,而且现在还在经历着,所以这些也都是我应得的部分。

佛学里有个观点,说的是人生来就是受苦的,生老病死,爱恨别离,所有一切都是受苦,我不否认这个观点的存在,但是我觉得正是因为明白了这个逻辑之后,我们可以更加坦然的接受每一个阶段所要承受的不好,经历过很多我们以为自己无法承受的痛,然后才有可能有资本去追寻另外一层高境界的东西。

那些你不想过的生活,一直有人正在过着,那些你一直认为很难的遭遇,其实不过就是生活本身,你觉得自己不该遭遇这些,可是试想着又有多少人生来就是含着金钥匙出身的呢?而且在他们那个看似辉煌光鲜的阶层里,难道就可以躲避掉更多的考验跟磨练吗?

柴静以前写过一篇关于老兵的文章,“没有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于我们大部分人而言,生活虽不至于这么跌宕起伏经历传奇,但是没有经历过那些你不想要的生活,更不足以谈人生,因为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人生。

高晓松他妈也说,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那么就让这些苟且一场一场的扑面而来,继而被打败,然后换一场属于我的诗和远方。

夜里我冥想的时候,我总会问自己为什么要作死想这么些无聊的问题,还要尝试着去寻找答案,然后我会在心里告诉自己,或许是这一生于我而言,不冒险才是最大的冒险,反之亦然,冒险才是最大的不冒险。

虽然很是绕口,但是我觉得一定有人读懂了,会是你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口头禅,品一品 2016年10月26日 今天,区督察组来督查换届风气工作,我们的档案资料,做的还是有差距,督察组指...
    文心雕禅阅读 77评论 3 5
  • 春日的暮光, 来的如此荒凉, 梦中的姑娘。 化蝶四散飞翔, 远行的背影, 走的伶仃空旷, 我还是一样, 一样的不知...
    极恶小丑阅读 27评论 0 3
  • 你相信感情的力量还是思维的力量?这一段时间我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很久,一边听着讲佛学去考证情感只是一种不真实的感受这只...
    系统升级永久阅读 97评论 0 1
  • 第一章 幽谷·隐世家族 在幽灵深谷的深处,有一座城。这座城里住着一个隐世家族,叫卡列金家族。 凌月·卡...
    克莉丝丁阅读 11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