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称的心房

        四只咸猪手

      午睡中,有四只手向我的下体伸来,我用一只手挡住了其中两只,抓起一旁的书本把另外两只砸开了,然而这四只咸猪手不肯罢休,又伸了过来,我就醒了。

      这时全班同学都在午睡,我冲着闹腾的男孩子走过去,找到那四个伸咸猪手的男生一个一记耳光。这惩罚对他们来说无足轻重,所以我让他们向我道歉,写保证书,这些鬼娃娃写是写了,但当着我的面又在窃窃私语谈论我,那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对我的侮辱。我再次走近看了看他们写的保证书,其实道歉的言语就那么几句敷衍了事的话,本子上写的全是他们猥亵我的聊天记录。

      我拿起这一本实实在在的证据就去找老师评理,气愤地把他们都给揪出来了,我不是完完全全默默忍受不反抗,我也反抗过,并且这次我决心反抗到底。当着老师的面,我就把本子给他看了,并气愤数落这些坏孩子的无耻之行。

      老师听了我的控诉,脸色一沉,马上站到了四个男孩子的一边,虽然他什么话都没说,但我清晰地看到地那个领导的身影,一个很阴暗的头影覆盖了我的头,所以我不敢抬头看他,我想他肯定也是个魔鬼。

      我的控诉没有得到老师公正的评判,反而受了冷落和恐吓,大概是因为老师也站在男性的立场考虑问题吧!


      不对称的心房

      之后我被叫到一间不规则不对称的小房子里谈话,这间小房子就很稀奇了,它高高的架在飞边的三级台阶上,而且很稳固。我所在的那一席窄小空间根本没有门,探出头来就会被风吹走,显然没有么安全基础可言,除去这间秘密房子,我就是悬空的了。

      小屋里有一位温柔的女老师,是专门给我心理辅导的,其实她就是哄哄我,让我把这些心事都藏在小房子里。我看不见她的人,只听得见她的声音,她让我把一个个红色的小袋子放在这里藏起来。可我已经在这间很小很小又不规则的房间里堆了好多红袋子了,再堆估计就放不下了,意味着我的心事根本无处安放。

      不过,在女老师的耐心劝说下,我心情平静了下来,走的时候问老师要了一把锁,把房间内部开着的门给锁上了。我很怕自己走了,这些红袋子会被风吹走,也可能会被雨淋湿,因为这间小房子本来就很不安全。

      锁起白色的房门后,我就沿着阶梯走进来了,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教学楼过道中,还是那么阴暗无光,不像学校也不像家,只能看见一条长长的过道。


      隐藏的梦

      从幽暗的过道里出来,我到了一座奇怪的小山上,小山顶只有只有一棵歪七八扭的老树横睡着,我好像把什么东西挂在了一根干枯的树杈上。透过这颗老树,我看到了背后鲜绿的小树苗,密密麻麻长在山的阴面,很难预见它们未来会长成什么样子,我想可能长得最好的顶多就像山顶躺着这棵老树吧!

      说不清楚为什么,我从小房子出来后,看到的东西都很奇怪,我明明记得老树上结出了许多奇怪的果实,我要什么也都尽量满足我。可是这个梦会糊弄人,忽悠忽悠着就让我把它忘了,不得不说,这背后的指使者隐藏得太好了,招数高明,不仔细回忆,我压根就想不起这回事来。


      2018.1.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