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架

石头咬着煎饼从公交车挪下来的时候,站台上两个妇女抱一起像油桶一样滚在地上打架。

冬天衣服穿得厚重,她们手脚挥舞厮打在一起,仿佛也没有巨大的威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一点,周围的人都束起了手,嘴巴里嘀嘟着,别打了。

看了一会儿,两个妇女打累了,岔开腿互相对坐在地上对骂,石头听不出这口音是哪儿,也许是山西,也许是河南。长春街尾巴上有家面馆,石头忘了是河南面馆还是山西面馆,味道还不错,石头天生就有抓重点的本事,他是去吃面条的,所以只记得面馆两个字。

这个巨大的城市每天都在吞吐各种口音的人们,一些人被嚼烂以后消化,变成城市的一部分,另一些变成了残渣,吐了出去。石头觉得自己可能是牙缝里的那一批,幸运得是还留着,不幸的是有点发臭了,有根牙签塞进来,他就得滚出去。

从人群中闪出,点了根烟,往公司赶。石头很久不打架了,或者,已经被驯化得挺规矩了。他五岁的时候第一次打架,被一个更大年龄的孩子揍了。哭着回家,父亲下班喝得半醉斜垮在沙发上,鼻子里轻蔑地哼了一声说,打输了还有脸哭。从那以后石头很少哭了,而且总能打赢。

到公司,暖气开着,石头瞄到前台李小花今天换了双丝袜,石头想会不会有一天李小花和自己像早晨俩妇女一样翻滚在地上, 他很快打断了自己,因为下体有点发热,他还需要走到自己的工位上。有些人好像天生就不会滚到地上厮打,就像李小花,即使滚到地上,那也是因为肉欲。

石头的初中同桌叫王园,她长得像李小花,只不过那时候的她不穿丝袜,现在的她也许会穿丝袜,或者像李小花一样当了个前台。石头睡午觉的时候故意把手臂撑得很大,一直撑到王园的领地,王园会拿圆珠笔戳戳他让他收回去。有天王园拿出一本三字经,认真地对石头说,石头,你知道人之初性本善吗?看到石头没反应,她继续说,其实每个人本性都是善良的,我相信你也是,以后别打架了好吗?石头把脸挪了挪,继续埋进书里睡觉。

人之初性本善,如果人真的本性善良,又何须写这本三字经。就像人天生就想做爱,所以没人会提倡你尽情做爱,所以本来是恶的吧。想到这里石头按捺不住了,这的确是一个粗俗又具有充分说服力的好例子。做爱,哈哈。石头连忙打开电脑,登上QQ,找到初中的班级群,王园头像是灰色的,他打开对话迅速的打出了自己的论点,点击发送的一刹那,他突然发现灰色的头像里,是一个笑的可爱的婴儿。石头眼睛里的光慢慢散了,甚至开始觉得自己的论点并不太高明,人性是善是恶,对于他的生活来说,好像并没有太大关系。

石头关掉QQ又点开了记事本,企图象一个真正的小说家一样写个故事,只开了个头,就再也写不下去了。他忘记了怎么打架,也不知道怎么写小说。他瘫在椅子上,如果从李小花的位子这个角度看过去,石头像极了他喝得半醉瘫在沙发上的父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