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96
二三马尾
2018.07.15 20:00 字数 2108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相信大家的朋友圈都被《我不是药神》这部影片刷屏了,截至到今天,这部电影的票房已经突破了十一亿,豆瓣评分9分以上。

首映那天我就买票看了这部电影,尽管过了三天,影片的片段仍然记忆犹新。

说实话,这部电影我全程哭到崩溃,电影压抑得人喘不上气。

上一部让我有相同感受的影片,是韩国丧尸片《釜山行》,我在《釜山行》里看到了人性最光辉和最黑暗的两面,在《我不是药神》里,我也看到了小人物程勇身上折射出的人性之光。

主人公程勇是一个卖印度神油的小商贩,为了敛财走上了走私印度药品的道路。在他的身上你很难看到所谓的英雄气概,他就是个活脱脱的小人物。

后来程勇为了保全自己和家人,停止贩卖低价印度格列宁,曾经一同奋斗的伙伴都与他决裂,但他顾不了那么多没有钱吃药就只能等死的慢粒白血病患者,就像他自己说的,他不过是个上有老下有小的普通人。

金盆洗手的程勇用贩卖格列宁赚到的钱,开了一间工厂,过上了富足又安稳的生活。朋友吕受益的自杀身亡唤醒了潜藏在他心底的那份良知,他又开始重新卖药,但这一次他仍然是将自身利益放在首位,并不愿意走私药品波及到自己的生活。

他真正的觉醒是后面自己倒贴钱,保证每一位病友吃上500块一瓶的印度格列宁。这时候的程勇已经摆脱凡人的肉身,他成了一个普度众生的“药神”。


02


这部影片最让人感动的情节并不是主人公程勇的蜕变,而是那些演绎想方设法活下去的白血病患者的配角们。

这部电影最让我感动的片段有三个。

第一个是在ktv,一个男人催促刘思慧,到了跳脱衣舞的时间了。程勇甩了一大把钱到桌子上,让那个男人跳钢管舞。思慧的眼神从看热闹的欢快转变成落寞、痛苦、愤怒、复仇后的快感。

她的眼里噙着泪水,却咧开嘴笑得像个局外的看客。

如果不是为了给女儿筹钱治病,谁会愿意放弃最基本的尊严,用最低俗的方式活着呢?她活得很卑微、很渺小,但在舞台上的那些瞬间,是她作为一个母亲最伟大的时刻。

第二个场景是在警察局,一位老奶奶哽咽地求警察们,不要再追查了。她说:“我把房子卖了,把家人吃垮了,我不想死,我只想活着”,如果警察继续追查走私印度药的案子,他们只能买医院里4万一瓶的格列宁救命,没有了印度格列宁,等着他们的只有死亡。

很难表达出当时听到这番话的感受,如果你有家人也经历过病痛折磨,一定会和我一样掩面而泣。


03


她让我想起了我的外公,他才60岁就得肝癌走了。

直到外公走了之后,我才确切地得知,他得的病是肝癌。我一直觉得,如果外公能够早点得到有效的治疗,是不可能那么快就转为癌症的。

是他硬生生地熬成了癌症、省成了癌症。

当时没有一家医院能确诊外公的病情,外公为了省钱就一直拖着不肯去大医院治疗,医生给他开的500块钱一包的药,他舍不得吃,他说要留着钱做好家里的房子,要给我外婆买一根金链子。

他省了一辈子的钱,临走之前都舍不得对自己的命大方一点儿。

我记得那年寒假,我爸妈因为一些小事闹了矛盾,我外公打电话问我妈,“是不是没有钱花了?要不要回来拿点钱花?”我妈用一种戏谑的口吻和我爸调侃说,一旁的我听得心都揪在了一起。

一个普通的家庭,最怕的就是有人生病。“把家人吃垮了,房子卖了”,是很残酷的现实写照。

我爷爷奶奶总爱跟我唠叨,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最害怕的就是生病,普通家庭的人是生不起病的。

所以,我很赞同影片中张长林说的那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如果我们能有多一点的钱,那至少能让亲人活得长一点,走的时候轻松一点。

活着的时候从不觉得活着本身是件很困难的事,等我们面对过了死亡,才能发现,生老病死是世间最残酷的事。


04


最让我感动的镜头,是黄毛死的时候,程勇把曹斌按在墙上大骂说:“他才20岁,他只想活着,他有什么罪?”

对啊,他们只是想活着,他们有什么罪过?

黄毛那天剃了光头,打算回家看看父母,为了不拖累家人,他已经是个“死人”了。他为了帮程勇顶罪,一个人开着卡车引诱警察的追击,最后不小心被一俩货车撞了,人没了。

他们都没有错,就像是与非从来不只黑白两种颜色,而法律和道德的之间也没有永恒的平衡点。他们只是想活着而已,很简单的初衷,却触碰了商人的利益,撼动了法律的权威。哪怕确实是情大于法,社会也仍然需要规则来守卫公正。

凡事都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对错的标尺在我们的心中。


05


评判一部电影是否成功,不仅取决于它所暴露出的社会现实,是否能够引起观众的共情,更在于它是否能够让更多的人关注社会的不公,并试图改变现实局面。

像印度国宝级演员阿米尔汗,他主演的电影《三傻大闹好莱坞》,引发了世界对应试教育的思考和反省,近些年他的电影《摔跤吧,爸爸》和《神秘巨星》都勇敢地揭露了印度社会关于女性歧视、宗教歧视等不公的现状。

阿米尔·汗说:

“拍摄电影不是用来迎合谁的。其实当你拍摄了一部对自己国家有一定批判意义的电影时,这对国家就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所以批判自己和自己的国家是我们进步的第一步。没必要为自己祖国被放在聚光灯下而羞耻,应该羞耻的是我们的国家在那一方面有欠缺。”

《我不是药神》的出现,让我们看到了国产电影的希望。更令人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医疗保障问题,关爱慢粒白血病患者。还是很庆幸我们生在一个日益发达的国家,能够切实地感受到民生保障等问题的巨大改变。

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