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charpter 01

  人人告诉我要活在当下,可当下建筑在昨日之上,覆盖在明日之下。我改变不了昨日,我预测不了明日。而后,当下碾压成昨日,明日流淌成当下。我就这样,在日复一日的年轮下,被岁月缠绕勒索成一个步伐迟缓的老妇人。


  在我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这一切就都已经发生了。如今,活在人生边上,生活还没放过我,除非走进墓穴,生活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吧。边缘处的空气是稀薄了些,但尚可满足我愈发稀薄的需求,何况少了许多压迫。“知足常乐”,为了能有个更好的晚年,我常常这样劝告自己。


  我快60岁了。我也知道,现在的社会里,60岁还不算老,60岁是个年龄模糊的数字,依靠现代美容产业和养尊处优的富裕生活,(激光美容 光子嫩肤 微整形 拉皮 玻尿酸)有的人看起来像30多,操劳过度辛苦耕耘的看起来也许80又加。我二者都不是,正正的典型60岁中老年形象。 1960年出生的人喽,不赶巧投胎到饥荒年代,也不知爹娘怎么把我养活的,多半是上苍垂怜吧,那种情况,人是死是活全凭天命。长大后听娘说,连谷糠麦麸野菜都吃光之后,她和爹每天摸黑出门捡鸟屎,回来淘洗干净煮一煮,连水一起吃下去。她拼命的吃一切能找得到不管能不能消化,靠一口可怜的奶水吊着我的小命。那年冬天她独自出门找食物时,撞见地上被冻僵昏死过去的大雁,散落一片。她高兴极了,每一个都屯足了冬膘,羽毛松软,个头硕大。她一只只拾捡起来,藏在干涸的河沟底,又仔细拿干树叶整个盖严实。那时娘已经饿得走路只能弓腰含胸,她用手支着大腿,一点点完成这项体力劳动,心里计算着一只吃两天能撑多久,羽毛还能做上三大件冬衣,她和爹一人一件,还有一个给我和姐姐当包被。遮掩仔细后,才以尽可能快的步速去找爹来运回家去。后来,直到她过世,都还反复念叨这件最幸运又最懊恼的事,悔恨不该贪多图省事,至少先拿一只回家,不然长我一岁的姐姐就能活着了。那天,等娘和爹揣着三个大麻袋去驼大雁的时候,只看到娘堆起的大雁鼓包瘪成了平地,仔细铺盖好的树叶也散落一地。娘又累又饿又悲痛,瘫坐在地,压着嗓子哭不出声也没有眼泪。后来,爹说,那不是被人发现捡走了,是你娘把它们堆在一起,它们互相取暖又活过来飞走了。唉,也算是件功德吧,它们飞去有草有食又温暖的地方去了,命里不该被我们吃掉。它们换下来的你,可惜不够连你姐姐一起留住,你小啊,容易活啊。


  后来,爹娘给我取名,叫采雁。

一样的太阳一样的水 平地起高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