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张床丨初到南半球,在悉尼的初体验

是在25岁的时候,偶然从朋友那里了解到新西兰打工旅行签证,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备考雅思和抢名额,没想到最后却如愿以偿。

拿到名额之后却遭到了家人朋友的一律劝阻,而我在对比了一年在新西兰的生活和一年在深圳的生活之后,果断地选择前往新西兰,去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去体验,去发现,去了解更多的自己。

在准备开始买机票的时候,原本约好一起同行的男生朋友却决定不去了!尽管他的名额花费了3000块才抢到,但他顾及到自己新交的女朋友以及当时刚毕业就可以月薪1w的工作,在决定出发之前告诉我,他不去了。

于是我只好独自前往,当时在群里找到了一个一样从北京出发的男生,于是约着一起搭伴过去新西兰。而在买机票的时候,我却忽然很想去悉尼看看,于是把落地奥克兰之前的行程增加了悉尼这一站。

定了机票之后以为澳洲旅行签很容易,殊不知我在一个午睡醒来接了一通电话调查,下一秒就收到了拒签信息!而递交上海的男生却顺利到连电调都没有。

距离出发的时间越来越近,我在淘宝上咨询了十几个客服是否可以立刻递签第二次,所有人都是跟我说这样拒签率很高,而最后是其中一个人跟我说,你已经买了机票了,这么坚决,就试试吧。

于是我重新递交了资料,外加写了信件给签证官,同时把同行的人的所有资料都复印一份发过去,最后在我登机过安检之前,收到了那一通广州大使馆打来的电话,询问我的时间安排之后,我顺利地拿到了签证,心终于安定下来。

同行的北京男生C正好有个在悉尼留学的朋友,出行之前他问及我是否考虑合租一间房间,原因是如果不合租的话,悉尼的酒店费用非常昂贵。而我毫不考虑地拒绝了,出于不方便。也是当时觉得并不需要为了省钱而要和一个男生一起合租一间房间来share房租。没有哪个房间要贵到需要和陌生男生(非男友)合租这种地步,而且,比房租更昂贵的是我的安全和方便。

随后C给我发了他朋友在悉尼的地址,让我在地址附近找房子,而我当时压根不晓得地址在悉尼什么地方,更谈不上找房子。于是我托他朋友帮忙在悉尼给我留意酒店,交通方便和安全即刻。

降落在悉尼机场的时候是当地时间的中午,下了飞机之后我去服务台办理澳洲电话卡,而C在对比之后还是觉得电话卡太贵了,毕竟只有3天的时候,他只要跟着我和他朋友就可以了。这在我当时看来有点奇怪而不能理解。

六月份的悉尼已经处在冬天阶段,走出机场的时候都瞬间觉得有点凉意,对于刚刚从马来西亚坐亚航折腾了10个小时到这里,心情一下子就舒畅起来。又碰上大晴天,天气很暖和。天空是从未见过的澄澈和湛蓝,空气也是好到不行,让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就是在那么一刹那间,爱上了南半球,对接下来的生活有了期盼。

W来机场接我们,简单打过招呼之后他很绅士地帮我推行李车。随后我们先到了他的宿舍等C把东西放下,折返到火车站附近,在W的帮助下当天在火车站旁边预定了3个晚上的酒店,W非常平静地帮我选定了这家三星级酒店,价格均摊下来一个晚上1000+人民币。而这样的价格,在悉尼的市中心是一个中等价格。而当时我并没有价格的概念,也因为没有地方住,又担心到时可能不熟悉交通而找不到房子,所以就跟着在酒店办理入住了。当时没有澳大利亚的银行卡,还是W出手帮忙提前刷了卡而后我还了现金给他的。

酒店房间虽然小,但整体非常干净。稍微整理一下我便出了门。

晚上我们三人一起简单吃了晚餐之后四处走走,考虑天色太晚就先搭火车回到我那附近的火车站。他们一同送我到火车站口,问我是不是还记得酒店地方。我点了点头跟他们挥手,然后转身发现,办理入住之后匆匆离开的我真的没记得酒店在哪里。但转身发现他们已经进了火车站。

我只好凭着脑海里的记忆往前走,好在酒店确实离火车站不是特别远,到了晚上的时候特别冷,我只好加快步伐往前,努力将看到的景象跟脑海里的碎片记忆对上号。后来才知道原来酒店就在火车站附近的几百米处,只是白天出门的时候是往火车站的相反方向,而回来的时候方向变了,就差点没找到,对于我这样路痴的人真的是非常堪忧。

当我在一个寒冷的冬夜走回到这家酒店,大堂里有温馨的灯光亮着,有穿着绅士的服务员走过来问我是否需要热牛奶,随后便倒了牛奶去加热递到我手上,这个小小的动作让我在异国他乡的第一个晚上格外温暖。

晚安,悉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