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吴斌合租时的故事(十八)

那天傍晚,王二兴冲冲地跑来告诉我,他看见吴娜男朋友和另一个女孩儿去逛菜市场。

我很激动地和王二一起跑去告诉吴娜。吴娜不信,以外我们又要出什么坏主意。我指着王二发誓道:“他要撒谎,他不是人!”

王二愣愣地答着:“对。”

吴娜这才和我们一起去了菜市场。

正巧,吴娜男朋友和那个女孩儿手牵着手买菜出来。那个女孩我认得,是小宋——吴娜的朋友。

“天哪!你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

他们俩也是一愣,没想到被发现的这么突然。

吴娜道:“小宋,亏我把你当成闺蜜,什么都告诉你,这种事你也干得出来!”

“亲!”小宋想解释。

“不要叫我亲!”吴娜拒绝道。

“吴娜,我感觉跟你在一起总有种不踏实。”男朋友解释道。

“不踏实,我们可以克服呀!你不是说,我们可以一起贷款买房子,一起过好日子吗!”吴娜道。

“男朋友”显得有些沮丧:“我可能表达的有点隐晦,你看你身边站的那两个人!我们中间出现了第三者、第四者,将来还会不会有第五者?天知道!”

王二有些粗野的口气冲“男朋友”道:“我是帮忙的,我就是个演员!”

“男朋友”食指和拇指捏成个圈儿,两手往下像个乐队指挥似的安抚他道:“sorry,sorry,我没有说你!”

他不敢惹王二,那就是说我喽!我也要表现出我的文雅,这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较量。他不是食指、拇指捏成个圈儿吗!我中指和拇指也捏成个圈儿,而且比他的圈儿大。我道:“有一句诗叫:若为爱情故,两者皆可抛。我是为了爱情,人为了爱情什么都可以抛掉的。”

“男朋友”食指那个圈儿在眼前往下按了按,那意思要我停下来,道:“哦,你又在吟诗!第一次见你时,你就是在我面前吟诗,我一直想告诉你,你是个伪诗人。还有你那个手势,那是兰花指,女人的专利!你不觉得你处处都在模仿我吗!还有,你喜欢我的女朋友。吴娜,我不得不真诚地告诉你,他不懂爱情,你被一个不懂爱情的人所折磨,我替你可悲!”

我不知我为什么这么容易激动,或者说受了外在刺激引起的强烈心理反应。我也不知这个男人哪句话伤着我了,也许就不单单是一句,怎么这么让我生气!我感到我本能的想要揍他。我拉好一副拼命的架势凑到吴娜耳边请示道:“打不打他?”

吴娜对我说:“等等”。然后故意对男朋友说:“你不是看不起他吗!我就要偏偏和他好,你管不着!而且一千分的好,一万分的好!”说着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我的脸颊。

我顿时从一头愤怒的雄狮,乖乖的变成一只温顺的小绵羊。我重重地点点头,表示我的支持!

“男朋友”对她咆哮道:“侬脑子瓦特了!伊刚度,侬晓得吧!”

吴娜突然命令我:“打他。”

打人!我刚从一个满副武装的勇士,弃盔卸甲变成一只温顺的小绵羊,毫无斗志呀!但吴娜的命令又不能违背!记得吴斌教我打架时要两手抱着头,于是我二话不说,抱着头就奔“男朋友”来了。(后来我才弄明白,挨打的时候才抱着头。)

他很快地躲闪到一边,我又冲上来,用头去顶撞他。他四两拨千斤,就势一推,我还差点跌个踉跄。

一边站着的王二干着急,嚷嚷道:“没用的玩意儿!打架,你都不会!”

我求援道:“快点帮忙呀!”

王二跳过来,又是巴掌又是拳头的一顿招呼,把他打的你屁滚尿流。还陪着好话解释道:“我是帮忙的,我就是个演员!”

“男朋友”见不是我们的对手,找个空子,爬起来就跑。后面小宋追着他:“亲,等等;等等我呀,亲!”

我们得胜而归。

晚上,吴斌回到家,看我在收拾自己的床铺。

吴斌问我:“干嘛去?”

我骄傲地对他说:“我现在已经是吴娜正式的男朋友了,我要搬到她那里去,同居!”

我说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特别诡异的给了吴斌一个眼神。吴斌在床上笑的打起滚来,好高兴啊!他哪里知道吴娜让我打她男朋友这一段!有些小秘密不跟他讲,留在心里自己甜蜜。

我抱着铺盖卷,吴斌帮我拉着行李箱,我们一起兴高采烈的去找吴娜。也许被我那诡异的眼神引发的,他帮我拉行李的时候,时不时诡异的捂着嘴在偷笑。

到了吴娜楼上,我推门进去,被吴娜连人带行李的都给扔了出来。还冲我大吼道:“天哪!他说的没错,你就是一个刚度!”把门一摔,从里面插上了。我真想给她做个鬼脸,或者半夜有空吓吓她。我要报复她,给她点颜色看看!

我怏怏不快地捡起一地的东西,我总觉得我也被扔在了地上,因为我总抬不起脸来看吴斌。还好,吴斌也有意的避免正面看我,这是对我最知心的“鼓励”!

打道回府的路上,吴斌说:“她骂你是个傻瓜!”

“她可以骂!”我毫无心情地回应道。但转而一想,那句话我好像在哪听过,我问吴斌:“刚度,是什么意思?”

“就是上海话,骂你傻瓜的意思,只要在上海呆过的都明白。“

“我靠,她男朋友也是这么说我的。“

“那就是在骂你!“

“我要跟他拼命!“我愤怒了,我咆哮了,我不知如何是好了。

一旁的吴斌,帮我托托快要滑落在地的铺盖卷儿,避免直接看见我内心的眼神,而是从侧面偷着在看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