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9

​Hey,你那里下雨了吗?

内江最近几日阴雨绵绵,潮湿的空气中有东西正在暗暗发酵,就像是雨后的新笋,等待着某一时刻的破土而出。

一场漫长的雨后,看任何东西都满是新鲜的味道,​仿佛在雨水的洗刷中从重获新生,好不容易雨过天晴,结伴走在柔软的泥土上,深浅不一的脚印,顺着小路的方向延伸至远方。道路两旁的青草上的露珠沿着叶脉滑下,顺势滴落在脚下的落叶上,溅起水花又平稳落下。这个时候,蜗牛出奇的多,头上柔软的触角轻轻一碰就只剩下坚硬的壳。

当时正值年少的我们,总是期待雨后的彩虹,却忘了狂风暴雨之际的电闪雷鸣,谁都未曾想到青春总是伴随着阵阵刺痛,成长的同时也有着数不尽的无可奈何。正如人生,我们看到了其中的五光十色,没有读懂背后的刀光剑影。

​爸爸总说面对形形色色,虚虚实实的世界,我还太小,把问题看得太简单。我不懂,这个大染缸里,浮在表面的是什么, 沉在水底的是什么,融进水里的,又是什么。

从小到大,我听过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爸爸说,这个世界上,除了家人和自己,谁都不能相信,朋友又如何,现在的社会,朋友欺骗朋友,多了去了。我想知道,没有信任可言的朋友,还是朋友吗,就因为如此小概率事件就否定全世界,未免草率狭隘。

其实,有的时候我们应该感谢命运,纵然上苍对我们不公,可,大多数时候,它待我们也不薄。

就如,在某段慷慨激昂浪花飞舞的时光里,在某个阳光充足雨季匆匆而去的夏季,或者在某个温度刚好,微风拂面的一天,我们也曾遇见过一个淡雅温暖的他亦或是她。从那以后,我们的每个茶余饭后的闲暇时光,每次课间小憩,以及每次放假前的最后几分钟和返校时的最开始几分钟,或长或短,或早或晚,都少不了他的身影。

很久以后,我们回忆起来,依然不太清楚,那样的一个时刻,打动我们的,到底是天空的云卷云舒变幻无常,还是身边随风摇曳的香樟树,还是阳光下的笑容满面的他。可我们都很确信,即使再一次选择的机会,依然会走向他。

​自从有了他亦或是她,我们的生活有了质的变化,当然,我们不曾发现的是,那一瞬间,我们的人生轨迹也换了方向。

然,小四说;''.流年未亡,夏日已尽。种花的人变成了看花的人,看花的人变成了葬花的人。时间像水一样慢慢地从每个人身上覆盖过去。那些潮水的痕迹早就在一年一年的季风中干透,只残留一些水渍,变化着每个人的模样。所有的爱,所有的恨,所有大雨里潮湿的回忆,所有的香樟,所有的眼泪和拥抱,所有刻骨铭心的灼热年华,所有繁盛而离散的生命,都在那个夏至未曾到来的夏天,一起扑向盛大的死亡。’’

可能,真的是流年太易碎,有些东西,我们注定抓不住。






仅以此文寄余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