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 (五十)校园一角

简书连载风云录

文/林燕娜

小说简介:该作品通过几个少年(何嘉慧、王凌云、何召弟、梁壮志、何碧莲与许方圆)的视角,向读者揭示当代乡镇中学生的生活以及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全方位的把亲子关系、师生关系以及同学关系展现开来,体现出即将毕业的他(她)们,纵然百般迷茫、困惑和无奈,最后却果敢地做出自己心灵的选择。

上一章回顾:选择 (四十九)抛开表象看本质

成天遵守他的诺言,开学前一天,风尘仆仆从上海赶回华中,并且给众生带来了许多书籍。这对于没有设立图书馆的华中学生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对于三(6)班部分嗜书如命的学生来说,更是难得的资源。

开学第二天黄昏,夕阳亲吻大地,从而留下一片橙黄色的印迹,让人置身其中,即便无所事事,也会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更何况,在夕阳的庇护下看书,更是另有一番滋味。

校园林荫道的两排石板凳上,嘉慧和召弟手里各自捧着成天从上海带回来的书籍,默默品读着。这时,王凌云和梁壮志等人手里也各捧着一本自己喜欢的书,从教室的方向陆续走了过来。

因为看得过于投入,嘉慧和召弟都没有注意到其他同学的到来。直到许方圆跳到她们跟前大喊“嗨!我们来啦!”,才把她们从书海里拉回现实中。

“你们的鼻子怎么跟警狗似的那么灵啊,我们到哪你们跟哪?”召弟开玩笑地说道。

“跟你的人是壮志,我只跟他。”王凌云一面解释,一面将壮志推到召弟身边。

“狗屁不通,你当自己是隐形人吗?还是精通隐身术的巫师?我们用得着嗅觉吗?单靠眼睛不就看得一清二楚了吗!”许方圆不以为然地揶揄道,接着洒脱地挨着嘉慧坐下。

“你这人好奇怪哦,我又不是狗,怎么会通狗屁呢!”召弟基于一个学期以来对许方圆的了解,从而减少了对他的防范,说话也变得随心所欲。

“好好好,好男不和女争,得了吧!”许方圆表现出缴械投降的样子答道。

“切,少来这套。”召弟面露鄙薄的神色反驳道。

一刻钟的时间,大家便已经沉浸于黄昏的宁静中。一排五人肩并肩惬意地坐在石板凳上,各自埋头看书,享受此刻清闲而静谧的时光。

一般在这个时候,人们总是会不知不觉将自己沉浸于知识的海洋里,同时,除了书本,此外一切于他们都开始失去了吸引力,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至少在他们全神贯注的那一刻,这个说法是成立的。

对于一般的人来说,读一本小说,尤其是读一本好的小说,会不由自主产生代入感,因此,读者的感受往往会随着主人公内心情感的波动而波动,甚至会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而且流露的方式是多元化的:声音,表情,动作,或者通过其他形式表露出来。

何召弟显然是习惯以声音表达感情的人。当她看到让自己产生共鸣的句子的时候,必然会将其念经般诵读出声来,好像不表露出来就浑身不自在似的。

“你以为我贫穷、卑微、矮小、不美丽,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你错了!我和你有着同样的灵魂及炽热的心。上帝若给我美丽的外貌、富裕的家世,我会令你无法离开我,就如同你现在使我难以割舍一样。”何召弟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二里以内的人不用翘耳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看就看嘛,干嘛非得念出来才罢休,你不觉得这么做,不但影响了大家看书的兴致,还破坏了宁静的气氛吗?”许方圆停下浏览书籍的眼睛,鄙夷地看了看召弟一眼,狠狠地说。

“免费让你听,算是你的荣幸,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何召弟突然想起上次许方圆对她提过“喝酒”一事,如今看来,务必做好以我党面对敌军时,不畏枪林弹雨顽强抵抗的一切准备。

许方圆不是小气之人,对何召弟长驱直入的反驳完全忽略不计,或者说,当初他之所以提出异议,压根不是在抱怨,而是因为往日调皮掏蛋的性格使然。只见他摆了摆手,无所谓地说:“依你依你,你说的对。”

这时,坐在一旁的梁壮志,不由歪着头,将视线转移到何召弟手中的书本上,带有研究倾向的目光,来回扫视几遍,又皱了皱眉头,看着何召弟的脸,颇有些不解的问:“召弟,你怎么还有闲情看闲书啊!”

何召弟想不到向来开明的梁壮志竟然也有迂腐的时候,于是不解地看着他,反问道:“我为什么就不能有闲情看——闲——书了?”

梁壮志尚未来得及回答,就被旁边的许方圆引用别人的话抢先调侃道:“哈哈,少年男子哪个不善钟情?妙龄女郎哪个不善怀春?更何况是90后的我们啦!”

王凌云暗自叹服,许方圆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竟然如此泰然自若,没有一点羞涩的表情。因此不忘记提醒他道:“你错了,这里除了你,我们都是80后。”

梁壮志当许方圆是空气中的二氧化碳,看不见也闻不着,只为自己刚才贸然对召弟说出的话语而感到羞愧,于是支支吾吾地解释说:“我只是觉得离中考越来越近了,抓紧时间多温习一些主科知识更为重要。”

从梁壮志的种种表现中,不难看出,平常越是表现得桀骜不驯的人越是容易被驯服,越是脾气鲁莽冲动的人内心越是柔软。

“其实,召弟手里的那本《简·爱》是我推荐给她看的,记得有个作家说过这样的话语‘无论在多紧张的环境中,都要让自己的内心保持一份柔软和松弛。’”何嘉慧毅然合上书本发表道。如果不是看到场内气氛有些尴尬,她会继续选择当看客,毕竟相对于这样的事情,她更喜欢在关键时刻脱颖而出。

只是她这一脱,脱得有些微妙。这话表象是针对梁壮志所说,但眼光却不由自主地与王凌云对望着,导致王凌云一度认为这些言论是为他而说,觉得自己倍受关注后,又一次满足了自己的虚荣感,怡然答道:“我也觉得,在一定时间内聚精会神地学习后,如果这时再改看其他种类的书籍,或多或少能让疲劳的脑细胞及时补充氧气和营养物,何乐而不为!”

这时,惊人一幕悄然上演。梁壮志突然感到呼吸困难,胸部两端一阵抽气般的疼痛,眉毛也随之紧蹙在一起,脸色瞬间苍白,最后不得不咬牙切齿,用手狠狠按住石板凳的边缘,与自身的疼痛抗争到底。而身旁的人却毫无发觉。

“咦!许方圆,刚才你引述的那句话好像是出自于歌德著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对吧,怎么?你也喜欢拜读他的作品吗?看来我们终于有交集点了,至少在喜欢读歌德的作品这方面不可否认。”王凌云突然萌生一种和许方圆有点同道中人的感觉。

许方圆却极不情愿与王凌云同是道中人,加之先前曾领略王凌云的聪明,不想也不敢再次冒无知的险,于是便我行我素用主观的想法去扭曲他和王凌云都喜欢拜读歌德的书的事实,说:“什么歌德?不熟,不认识,你同学吗?”

众人听了这话,忍俊不禁。唯独王凌云听了哭笑不得,幽怨道:“不认识就不认识嘛,何必讥笑说是我同学,索性说歌德就是你好啦!无聊!”

“什么啊,本来就是啊,难道不认识还要装得认识啊,别忘了,上回你给我挖的坑可真不浅,以至掉进去,直到现在还余痛未了呢。”许方圆利索地合上手中的书,站起来,然后用食指举起,转篮球般旋转着书本,不禁露出一副发现陷阱后,幸免于难的得意表情。

王凌云想到上次许方圆出糗的狼狈相,不禁哑然失笑,算是扯平了。

只见许方圆又坐回原位,悄声问嘉慧:“这几天,为什么没看到碧莲,她请病假了吗?”

嘉慧听了,表现出满脸的不耐烦,但最后还是如实地告诉了大家,关于碧莲转学的事。

众人十分意外,又感到十分惋惜,舍不得就这样失去了一位德智体兼优的女同学。尤其是许方圆,表现最为明显。只见他立马回了一句:“那以后你不是孤单一人没有同桌了。”

王凌云生怕许方圆又打嘉慧的主意,急忙分析说:“一个坐,空间大更自由。”

嘉慧指着召弟向大家宣称:“放心吧,我怎么会孤单,召弟便是我日后的新同桌。”

于是,一切又开始沉慢慢沉浸于黄昏看书的静谧中。

与此同时,在校园的另一角,微风徐徐,一对才子佳人的背影平踏着夕阳穿透榕树叶投射在地上斑驳的印迹,伴着和悦的欢声和笑语,渐渐远去。

选择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