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

                                一

        拉开窗帘,明亮的阳光刺痛了沈瑶风的眼,他捂着胀痛的头坐在床上若有所思。“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沈瑶风嘴角抽搐,“大清早的敲什么敲,没什么事儿的话弄死你,进。”门外的人跌跌撞撞的闯进来,边喘气边说:“二哥,沈姐不见了。”沈瑶风霍的站起来,吼道:“不见了?她眼睛看不见,出点事怎么办?”那人僵立在那里,不敢动。“还她妈站在这儿干嘛?找啊!”“是,是…”

        沈瑶风差人往东找,自己则往南。他知道,沈心瑶会去的地方,不是东面的河边,就是南面的小亭,她能一声不吭的坐半天。一口气跑到小亭,看到那人静默的背影,沈瑶风才把快要跳出来的心放回了胸腔。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都滚回去吧,人我找到了。”他喘了口气,慢慢走到沈心瑶身边,轻声开口道:“姐,你怎么一个人跑这儿了?可吓坏我。”沈心瑶像是刚刚才发现他,微惊了一下,随即笑到:“怕什么,我这么大个人还能丢了?”

        沈瑶风九岁那年和沈心瑶,父母外出游玩,走时是四个人,回来却只有三个,小小的沈瑶风与家人走散,一个人浑浑噩噩的走了两天,然后被带进了帮派。一呆就是十年。当沈瑶风终于有能力找家人时,寻回的却只有一个瞎了眼的姐姐。他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沈心瑶从未与他提起。

“可不就是丢了”,沈瑶风小声嘀咕。只不过那时丢的是我。

                                    二

      “二哥,货到了。”叶琳把箱子放到地上。沈瑶风打开箱子,取出一支雪茄,点火吸了一口,“真不错”他的脸上现出陶醉之色。又抽出几支揣进兜里。“按老规矩办。”叶琳点头,拎起箱子走了出去。

      “叶琳”脚步一顿,叶琳向后看去,沈心瑶摸索着向她走开。叶琳拉着她坐下。“听到瑶风屋里有女人的声音,猜是你,就出来了。”叶琳不动声色地将箱子往后推了推。“沈姐,有什么事?又让我陪你买菜?”沈心瑶不好意思道:“常在这儿的只你一个女的,我总不好让大老爷们陪我买菜。”叶琳不置可否。沈心瑶从兜里掏出一张卡,“这是我的一点积蓄,你替我把它捐到福利院吧。”

  “密码呢?”

  “1997823”

    叶琳眉头一挑,她知道,那是沈瑶风的生日。

                                    三

      叶琳一手拎着箱子,一手握着沈心瑶的卡。挣扎了一会儿,还是先走向了福利院。“在这儿放一下,捐完就出来了。”叶琳喃喃道,她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放下箱子,走进福利院。

      孩子们三两个聚在一起玩游戏,几个护工挽着袖子给小孩子洗澡…

        叶琳看着他们,不由自主的从兜里掏出另一张卡,想要捐出去时却浑身一颤,我在做什么?叶琳想,在即将带着那一箱子“雪茄”走上畜牲道之前,用自己的积蓄赞助了福利院?我也想做好人么?也有爱心吗?叶琳收回了自己的卡。

      恍惚的走出福利院,叶琳茫然的走向箱子,一掂,她的身子猛地僵住,重量不对!倒货倒了这么多年,即使是一点重量的变化也逃不过她的感知。叶琳缓缓望向后方,与一人目光对上之时,几个人一下子冲了过来。叶琳立刻从包里抽出一根雷管。

      “别冲动”那几人围在她四周,其中一人焦急的朝她喊到。

      没关系,叶琳心想,终于到这一天了,这个把她逼上畜牲道的世界,数不完的骗子,识不破的谎言,没有童话里的天使,也没有值得憧憬的未来,只有冷冰冰的残忍而骨感的现实。没什么好留恋的。

        她握紧雷管露出疯狂的神色,正待引燃之际,福利院里传来一阵嬉笑声,是孩子们在玩老鹰抓小鸡。

        叶琳眼里的疯狂渐收,神情犹疑不定。“别这样,在这儿炸福利院就完了。”一人试着开解道“你想给福利院捐钱,你不想破坏它的,你也不想贩毒的,对吗?别做让自己的后悔的事!”

        “是吗?”叶琳自嘲地笑了笑,又从包里抽出一把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叶琳”熟悉的声音响起,叶琳偏头去看,还未转身便被人一脚扫倒,紧接着就是冰冷的手铐。

      叶琳挣扎无果,不甘的看向叫她那人,沈心瑶!

                                  四

      沈瑶风烦躁的踱步,叶琳这次用的时间太长了,他很担心。

        又过了半个小时了,沈瑶风再也忍不住,随意整了整衣服就往门外走。“二哥要去哪?”刚迈出门,就有一个伙计问道。“老子去哪,你管的着吗?”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沈瑶风皱起眉,“你怎么看着眼生?”那人道“这两天刚来。”

        走出那人视线的下一刻,沈瑶风突然跑起来,用最快的速度冲进车里。看到那伙计的时候就察觉到不对,什么刚来,生手怎么可能到他身边?沈瑶风加大油门向福利院开去——沈心瑶去了那里。不到五分钟,后面就有车跟了上来。这可恶的条子!

    沈心瑶,姐姐,见不到她死也不甘心。

      拐过弯,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姐!”沈瑶风加快车速,200米,150米,快,再快些!100米…一动不动的人忽然从兜里翻出一把枪,沈瑶风呆住了。“嘣—”副驾驶处的前车玻璃应声碎裂。

      抬头望去,沈心瑶还保持着瞄准副驾驶座的姿势,眼神清明。

                                  五

      “呼呼…所以说,你是缉毒警察?”挨过一轮戒毒疗程的叶琳靠在床上问道。

      “对”,沈心瑶点头,“而且我也不是瞎子,装成这样是为了看到需要看到的东西。”

“不过,这不是你现在应该关心的事。”

      沈心瑶站起来,直视叶琳的眼睛。“鉴于你协助贩毒证据确凿,从戒毒所出去后归宿大概就是监狱了。”

“我宁可去死”

“别说任性的话”

“沈心瑶,我会逃的,我一定会逃的。”叶琳目眦尽裂。她已经见识过了地狱,不想再去那个代表社会阴暗面的地方。

  沈心瑶看了她一会儿,说“好。”

“什么?”

      沈心瑶递给叶琳一个包。“这是一些美沙酮,我费了不少劲儿才弄到,那位朋友因为它估计快要被罢职了吧。”

    叶琳不敢置信的盯着手中的包。

“就知道你不会愿意坐牢,我都打点好了,走吧。”

                                    六

        直到坐上车叶琳也没能从震惊中缓过来。“为什么?沈瑶风!是因为沈瑶风吗?他死了,你想把欠他的补给我?你不怕我再去贩毒吗?”

    沈心瑶没回答她前面的问题,只是摇头道:“你不会的。”又对司机笑了笑:“麻烦了,走吧。”

      看着沈心瑶越来越远的身影,叶琳忍不住打开车窗冲她喊道:“既然你这么内疚,为什么还要抓他?”以沈瑶风的罪行,就算没有出意外也是要判死刑的。

      沈心瑶嘴唇动了动,带着凄凉的笑意抽出一把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头。

“嘣—”

        中枪的感觉有多痛?沈心瑶不知道。总之一定没有看着出生入死的队友死在自己面前痛,也一定没有看见沈瑶风带着绝望而悲切的笑意撞上墙壁时痛。其实,沈瑶风是怀疑过她的吧?在她每次故意灌醉他的时候。毕竟,沈心瑶可是从小就励志做一名警察的人啊!

      不过,已经不重要了。这一辈子,生离死别,沈心瑶送走过太多的人,这些人都曾用颜料在她心里画上过专属的形状,最终变成美好或遗憾。于是,那个女孩清澈的眼睛里便沉淀了许多情感。

      现在都结束了。

      叶琳呆滞地坐在车里,眼泪不间断地涌出眼眶,她清晰的读懂了沈心瑶的最后一句话。

    “我有我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