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女盟主——情之何物

一曲终了,很多客人均被那幽Y的琴声,给震撼住。

  那歌词,亦是美妙绝伦。

  旋律优美,自不必说。

  歌喉也美妙。

  跟原唱,可以相媲美。

  顷刻,人们没有了谈话。

  直到一人不小心弄翻茶水,打乱了这里的静谧。

  客人们纷纷上来,想要看看弹奏之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柳嫣沙不便见客,在赵湘的帮助下,进入了客房。

  林枫和夏雨薇寻声来到此地,听见这琴声,就明白有个与自己同世纪的人,也在这里。

  可,上去之后,不见其人,只听琴声悠悠之响。

  余声。

  但愿化作一片春花。

  满雨风声,玲玲玲玲。

  水中芙蓉,一月柳相容。

  宁静的夜,白玉兰飞。

  “刚刚还听到,有人唱贞姐的歌,怎么没在了?”夏雨薇无奈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

  “估计是你听错了。”

  “怎么可能?我耳朵那么灵敏。”

  “一切皆有可能,你未免太过自信,太自恋了。”

  “我发现我的思维反倒被你牵着鼻子走了,你小子,也真是。”

  “都月上云梢了,我们要不要在这里开间房呢?”

  “喂,不行,这里好乱,你的灵魂在我曾经的身体中,虽然那身体是前世的,也麻烦你尊重女性,不要随意为之。”

  “哈哈,我以为你不怕。”

  “告诉你,你敢乱来,我也敢。”

  林枫倒了杯水,一饮而尽。

  酒楼里形形色色各种人,有对酒当歌谈诗赋词的,有调笑打闹的,有独自喝闷酒的。

  花花世界,花开花落。

  人生难得糊涂,能有几回醉?能疯多少次?

  享受这一刻的美好,静幽,丝丝缕缕,苏楼。

  心魂,流金岁月,繁华梦辰。

  香米连连,怜星飞旋。

  一叶知秋。

  一花一世界,一曲一终场。

  飞花流水,时间相约。

  可涵风辰,星月流传。

  柳嫣沙独自躺在木栏伤,举杯吟唱,把酒问月,化作春风泪。

  艳,当年你我间,爱情无关性别,现如今,却人道两各,志不相同,留下一人,独自彷徨。

  也罢,毕竟,都是死过一次之人。

  该忘,则忘。

  前世已去,今生,重新来过。

  感,物事人非,叹,春花秋月。

  不能再行。

  放下一切,放下过往。

  当如烟云。

  春、心虽已埋藏,可以再去。

  天地下,还有那么多,好女子。

  痴情,不是一生只爱一人,而是,每爱一人,都能全心全意,真诚相待。

  爱情,究竟有,多伤人?多迷人?

  明知是坑,很多人,还要跳进去。

  沉入得无法自拔之人,苦苦Z扎,难于解脱。

  情字误人,又害人。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古往今来,又有多少人,能够看的透,误得清,拿得起,放得下。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直到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轻狂。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情到深处无缘由,人世沧桑却何求?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执子之手,以子偕老。

  ……

  多少文人墨客,用他们的妙笔,把情,描绘得入神,入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要变成一个女的!我不想变成女的,请让我回归!”初醒的林枫拍打着湖面。...
    毛毛虫是三毛阅读 59评论 0 2
  • 前言简介;一个30多岁的大龄未婚女青年到宋朝江湖世界,一个高考的女孩子跳楼,一对少年璧人在穿越后,会经历什么样的人...
    毛毛虫是三毛阅读 87评论 2 4
  • “林枫,这下你怕了吧?” “夏雨薇,你别得意,总有一天,我的灵魂会回归我原本身体的,还有啊,你也别高兴太早,别忘了...
    毛毛虫是三毛阅读 55评论 0 3
  • “嫣姐姐好惨呐,看着好落寞,好孤独!”青楹远远的看着亭中的柳嫣沙,感受到她是那样的痛苦不堪,几近伤心欲绝,不禁感叹...
    毛毛虫是三毛阅读 118评论 3 7
  • “不知姑娘喜不喜欢附庸风雅?喝酒不来点诗,总有点奇怪。” 柳嫣沙一怔,没想到这个赵湘,表面粗鲁无礼,内心深处却隐约...
    毛毛虫是三毛阅读 75评论 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