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赣的《地球最后的夜晚》是一部烂电影吗?

《地球最后的夜晚》

小说《地球最后的夜晚》的作者罗贝托•波拉尼奥,曾写到:

“我点了根烟,开始想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比如时间,地球变暖,越来越遥远的星辰。”

而毕赣在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里似乎也点了一支烟,又吃了一个苹果,思考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比如票房和口碑,和越来越遥远的观众。

毕赣的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和波拉尼奥的短篇小说《地球最后的夜晚》没有关系,起码在故事上毫不相干。

然而,当你走出电影院后,却觉得两者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联系,当然不是那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讲述了罗紘武因父亲离世回到贵州发生的的故事,故地重游使他回忆起死去多年的少年玩伴白猫和十二年前的情人万绮雯。

故事很简单,但结构复杂,看得很多观众云里雾里,直呼烂片。但这是烂片吗?

1、地球与莫迪亚诺

莫蒂亚诺

如果你看完电影,马上想到了2014年诺贝尔奖得主莫迪亚诺的小说,那你会发现《地球最后的夜晚》的感观和莫迪亚诺的小说极其相似。当年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也被很多读者骂的狗血头喷头。

莫迪亚诺的喜欢运用大量的回忆、想象,把现实和虚构结合起来,描写并未经历过的故事。

小说《暗店街》和《青春咖啡馆》把莫迪亚诺的风格显示的淋漓尽致,他的小说总是披着侦探小说的外衣,通过梦境和现实的片断,来达到和自己和解的目的。

而电影毕赣的《路边野餐》和《地球最后的夜晚》似乎也会被认为是伪侦探小说,他们都是通过现实和梦境的追寻,来和自己和解。

《地球最后的夜晚》似乎把《路边野餐》升级了,故事更加碎片化,但目的不变,与自己和解,一个人借由梦境与他逾越不了的情感记忆和解。

和好友白猫和解,梦里,他教那个在情人腹中就已死去的儿子打了一场乒乓球,并给他起名叫“小白猫”;

和母亲和解,梦里,他追问正要私奔母亲为什么决意离开,并以母亲之口说出了他早就为她准备好的理由;

和欺骗他的情人和解,梦里,他终于和情人来到了那个一念咒语就会旋转的房间,在那间已成废墟的房子里亲吻到忘记时间。

这三个人物根据代表性,分别代表友情,亲情,爱情,人生也不过这三种感情,很多人陷入这些感情中,无法自拔。

毕赣通过梦一样的电影,教给我们如何和生活和解。

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仍然发生在贵州凯里和虚构小镇荡麦的故事,和《路边野餐》一样,小镇荡麦已经成了毕赣电影文学里的一个符号。

就像文学大师们一样,喜欢在多篇小说中重复使用同一个空间,或城,或县,或乡,那里着储存着作者童年时的梦想,孕育着他们的灵感,进而诞生出伟大的作品。

马尔克斯的马孔多小镇,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郡,莫言的高密东北乡,苏童的香椿树街,韩少功的马桥,都成了读者耳熟能详的语言圣地。而莫迪亚诺的的暗店街和他的沙滩人,同样如此。

主演黄觉在看完毕赣的《路边野餐》后,内心澎湃,打算骑着摩托车去电影中的“荡麦”去看一看,却发现那是个虚构的小镇,于是他找到毕赣,参演他下一部电影,因为只有在毕赣的电影里才有小镇荡麦。

2、地球和夏加尔

夏加尔《生日》

毕赣在接受采访时也说,《地球最后的夜晚》的灵感来自夏加儿的超现实绘画,保罗策兰的诗歌,和莫迪亚诺的小说,(笔者认为这部小说应该是《青春咖啡馆》,也是讲述追寻一个女人的故事)。

再说夏加尔。

去年,我给我四岁的女儿买了一套绘画书《大师绘画全知道》,当看到夏加尔的时候,她被大胆的色彩和各种几何图形所吸引,她说爸爸你看那个接吻的人飞起来了,脖子会打弯,好有意思。她还说,我画的和他有点像。

她所说的画就是夏加尔的代表作《生日》,一个在房间里飞着接吻的男女。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梦境里,罗纮武和万绮雯上天的时候,万绮雯提到有一对夫妇住在家里可以飞翔,便来自于夏加尔的一幅画。

夏加尔在回忆录《我的画就是我的记忆》中描述这副画的灵感。那天他忘记了自己的生日,贝拉却在那天清早去市郊采花。她换上过节的长裙,飞奔到夏加尔的住处,让他闻闻泥土的芬芳。

而《地球最后的夜晚》海外版的海报则来自于夏加尔的名画《散步》,一副表达对妻子贝拉爱情的绘画。他说:只要一打开窗户,她就出现在这儿,带来了碧空、爱情与鲜花。

在夏加尔的画面中,到处是飞翔的马、白色的羊、躺在紫丁香花丛中的爱侣、同时向左和向右的两幅面孔、倒立或飞走的头颅、中世纪的雕塑……。

他的作品中透露出神秘而梦幻的视觉愉悦感,同时还带有民族文化气息的人性化绘画视角。色彩的靓丽多姿、斑斓与梦幻的效果具有极强的观赏性。那充满着率意与天真的气质以及浓郁热烈的情感的画面吸引着人们无穷的遐想。

毕赣的电影画面的确受到了夏加尔的影响,从小成本的《路边野餐》画面的纯朴,四十分钟摩托车骑行的长镜头,如一股清流俘获了一众观众的心,再到《地球最后的夜晚》画面升级,每个画面都力求完美,充满艺术气息。

从五万块钱的小成本到四千万的投资,毕赣没有受到资本的挟持,依然我行我素,表达内心,他比《大象席地而坐》的导演胡迁要强大了很多,他是如何说服投资人,我们不得而知,但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还好,他没选择自杀。

3、地球和策兰

保罗 •策兰

毕赣是个诗人。

这个被认为本世纪最滑稽的头衔,但毕赣确实是个诗人。路边野餐里那些穿插的诗歌,为电影加分不少。

“山 是山的影子 狗 懒得进化 夏天 人的酶很固执 灵魂的酶像荷花”,成为2015年最著名的诗。

保罗策兰是毕赣的偶像,他出生在一个德国犹太家庭,这注定是个悲剧,他的父母都死在纳粹集中营里,他的诗就像他的诗集的名字《死亡赋格》一样充满死亡和黑暗,成为废墟文学的代表。

毕赣的诗歌风格和保罗策兰和波拉尼奥很相似,都是那种意象堆积,语言解构,产生独特美感的诗,就像宋词《天净沙秋思》一样,“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只叙述,不抒情,但具有别忘的孤独美感。

说回到波拉尼奥,不得不说《地球上最后的夜晚》同名短篇小说集,小说由十四个故事组成,大部分故事的主人公是“B”,一个智利流亡者,在南美和欧洲漫无目的地游荡,记述了他同时代的其他人的故事,几乎是一本波拉尼奥的日记题材的短篇小说集。而《地球最后的夜晚》是其中独立的一篇短篇。

波拉尼奥的小说里的人几乎都是在流亡生活中理想破灭的一代人,他们如何挣扎于边缘,困于梦魇。这些人犹如在一场梦中,在不同的故事中不断改换着形象、名字或背景。

好友不流在评价《地球最后的夜晚》这本书时说:波拉尼奥的故事,描绘孤独在日常的散落,带着那么点诗意,平淡无波的笔触,记述着理想的消隐,旅者的迷失,流亡的销魂......

看完毕赣的《地球上最后的夜晚》后,觉得把这个评价原封不动的移植到电影上,也恰如其分。

波拉尼奥是个诗人,虽然他被称为21世纪最伟大的小说家,但他坚定的认为自己是个诗人。波拉尼奥在自己的诗里说,什么时候最孤独,在人群中。

估计,2018年最后的夜晚,毕赣现在最孤独。

最后想说,电影中途退场,不要自责,因为在戛纳公映的时候,来了300多位影评人和记者,中途也走了一半。

当然也不是观众的错,不是导演的错。只是宣传的定位出了问题,投资人左右不了毕赣,只能左右市场了。


还有,2019年开始做一个公众号,来激励自己。公众号的名字叫“媒所谓”,欢迎关注。

公众号是我和波波一起做的,我们公号形式很特别。我们会就一件事,一人写一篇文章,从各个方面,表达自己的看法,对比一下,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个大叔和一个萝莉,一个已婚者和一个未婚者,对这个世界不同的看法。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