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调歌头·南泥湾

文/孙业利 顾毕峤

亲们:我们公奔的队伍中,好多队员都有话要说,批评我不能独占资源,自娱自乐,让大家露露脸,说说话。所以我今天开始让小伙伴们一起来说说吧,他们有更切实的体会和朴实的思考,我也很欣赏他们。也期待更多的亲朋好友一起来发表些什么,分享些心情的自由,难说你就是公奔的大咖。

丙申秋,来访南汇泥城镇永盛村,此间屋舍俨然,稻浪粼粼,清廖旷阔,草木成荫。而其由滩成陆,只百余年尔。有公于此地疏浚河渠,盖堂葺屋,整顿田亩。以供人耕读休憩,避尘世之熙攘喧嚣,得自然之悠游天趣。实为益事,特此记之。


鸿雁渡南浦,黄泥傍河湾。

纵横舟桥阡陌,芦花荡水寒。

旧时鱼龙漫走,而今屋舍栉比,沧桑一指弹。

落霞红烂漫,炯炯寸心丹。


敞襟怀、清心绪、洗尘寰。

田间躬耕俯仰,亲朋往来谈。

贪得几日闲适,长歌消遣世虑,翩跹舞衣衫。

今夕且欢笑,悠游自天然。


顾毕峤

男,典型80后,非典型建筑师,工科背景的大龄文艺男青年。天文地理,略知一二;文学历史,特逊风骚;琴棋书画,样样平庸;爱好广泛,无所成就。平时就干两件事,有事儿一起造房子,没事儿跟人讲情怀。生来土命,当年出生在黄土地,而今扎根在黄泥滩。最大的希望:想八卦,就来南·泥·湾住吧,乐呵乐呵,做个乡土诗人。


本文由微信公众号:公奔乡传南泥湾 原创,转载请注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