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异事

初至新区,馆舍新立,不得住人。遂借项目部简房少住;地广人稀。于新路十字一侧,饮食起居。然此地新建车马少见。道路宽展,御车肆无忌惮,毁车亡人竟多比老城。呜呼!

往时无事,便早早歇了。

是夜,午夜时分。半醒半眠,忽的,汗毛扎立,警觉门后有怪,颤栗失言。愈演愈烈,恐出变故;欲掷物以惊其舍友。无奈,难翻其身;急智,倒其衣凳,口出“何地之鬼,速归汝处。”方罢。一身轻松,疲软静躺。

哪料,少倾。隔壁,间断传来如锁人咽喉之声。听那痛苦,急促之声犹被反压于床不得挣扎。

持续盏茶功夫又万籁俱静。宛如风平浪静无所事尔。

              新城野事——周孜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