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尽 (五)左右为难

浮世尽.jpg

浮世尽目录
浮世尽(四)万分之一的希望


宁王府内,叶有枝缓步走在长廊上,她双眉微蹙,心事重重。

昨日争取了新的机会,但她不是傻子,知道危险异常,现在明智之举,就是求助她的表哥——燕国赫赫有名的三皇子燕宁了,但又着实不能告诉他实情,倘若他知道她为了一个男子,只身犯险,定是不能轻饶了自己的。

长廊的尽头,右首第一间就是表哥的书房,门开着,一名着淡青色锦袍的男子正伏坐在案几旁写字,那便是她的表哥——三皇子燕宁。

叶有枝深吸了一口气迈过那道高高的门槛,一步一步地挪了过去。

燕宁抬头对她灿然一笑,示意她等自己一下,叶有枝点点头,轻轻凑近瞥了一瞥,写的是曹操的短歌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

字体遒劲有力,笔笔锋芒毕露,像极了燕三皇子春风得意的人生,他十八岁便独自领兵平叛乱,诛逆贼,立下赫赫战功,是诸多皇子中最得圣心的一位,刚刚年满24岁便封王晋爵,朝廷内外拥护者甚众,大臣们私下议论,若不是长幼有序,太子之位早就是宁王殿下的了,但是宁王自己反倒不是那么在意,闲时在家写字画画,种树栽花,过的好不快活。

叶有枝闲极无聊,默默拿起紫金砚台上墨锭磨起墨来,墨是皇家御用顶级龙香墨,四面描有涂金如意云头纹,因为调入了芙蓉花汁,整间书房氤氲着淡淡的清香。

最后一笔完成,燕宁拿起玉石印章郑重地盖了一方鲜红的印记,然后抬头瞧了叶有枝一眼,眉宇微微上挑,颇有得意之色,仿佛在说“赶快夸我”。

叶有枝心领神会忙竖起大拇指夸赞道:“表哥的字真是行云流水,刚柔相济,飘似空谷兰风,摇曳生姿,又似长蛟出海,苍劲有力。”

燕宁得意地哈哈大笑,放下笔拉着叶有枝在旁边的乌漆木椅上坐下,待女忙有眼色地上了两杯茶,

“这马屁拍得我还挺舒坦,”随即用探究的眼神瞥了叶有枝一眼,“你.....是不是又闯什么祸了?“

叶有枝忙将嘴角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多日未见表哥,今日来主要是想给表哥请个安,聊一聊家常。”

“以我对你的了解,恐怕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表哥,有枝在你心中是如此势利之人吗?”

换了一身粉色云纹绉纱裙的叶有枝面如脂玉,一双水灵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他,一副楚楚可怜的少女的模样,这就是古往今来亘古不变的道理,只要足够漂亮,万事撒个娇就好商量了。

燕宁一向拿这个古灵精怪的表妹没有办法,只好无奈道,“好吧,聊什么?”

叶有枝忙端起一杯茶递到燕宁面前,“听说过落萧山庄吗?”

听到落萧山庄几个字,燕宁微微皱了皱眉,接过茶杯,勉强喝了一口,才缓缓道,“这京城好玩的地方多着呢,你打听落萧山庄做什么?你最好别去招惹他们。女孩子喜欢个胭脂水粉的多好,不要一天到晚就想着打打杀杀?”

“噢,”叶有枝寻思着,看表哥的态度是断然不会帮她的了,心不在蔫地答应了一声,便兀自往门外走。

燕宁在后面喊道:“不是说陪我聊家常......”

伊人早已飘向远方。

当晚,叶有枝拉着兰兰两人研究起清宗阁来,综合众多资料,只晓得它位于落萧山庄后山,据说里面藏着不世的珍宝,守卫极其森严,外围不但有层层士兵守卫,阁内更是机关遍布,据传,有数十名绝世高手隐于其中。

叶有枝心中十分不安,虽然认为自己胜算几乎为零,但她还是决定姑且一试,她在边关曾一人悄悄潜入过敌军的大营,盗过主帅的印章,对于此等偷鸡摸狗之事颇有心得。

入夜的玉雾山,浓荫遮月,一丝光都透不进来,黑的令人发指。好在叶有枝白日已经刺探过敌情,对周围的环境十分熟悉。

不过,白日里她并未见过什么层层的守卫,甚至巡逻的卫兵也未曾见过一个,只有一座红砖碧瓦的阁楼孤零零地矗立在群山环抱之中。

山风自耳边拂过,仿佛瞳瞳的鬼影在背后向她鼓鼓吹着气,叶有枝一阵战栗,心中后悔万分,早知如此,应该对燕宁哥哥撒个娇,带几个帮手过来。

不过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清宗阁就在眼前,黑漆漆诺大的一座阁楼,叶有枝猫一样轻轻地从窗户窜了进去,仿佛掉入了一团浓重的墨里,漆黑一片,她从随身携带的包裹里摸出一个打火石,点燃了一盏小小的油灯,才发现身处一个走廊之中,叶有枝一路沿着走廊摸索过去,走廊的尽头有一扇门,轻轻一推,嘎吱一下开了,室内空旷,唯有对面墙上挂着一幅明月图,图下有一方小小的石台,放着一个黑色的漆木盒子,这里面放的大概就是千里江山图吧。

四周极静,未见半个人影,越是这样,越是不能掉以轻心,叶有枝举起油灯,借着微弱的光亮观察四周,发现四个墙角均有类似射出暗箭的装置,破解这些机关,爹爹早在她十岁的时候就教过她了。

她拿出一枚小弹珠,食指一弹,弹珠立刻触动一个机关,顿时四个方向八个机关同时射出无数支暗箭,若人处于其中早被射成筛子了。

叶有枝紧紧贴在墙边,看着眼前飞花乱舞的暗箭,心中甚是得意,这点小伎俩怎么会难倒我聪明绝顶的叶有枝。

半晌,声音渐渐停息,叶有枝从怀中的小袋子里掏出一把银粉,撒在地上,地上立刻显现出一幅阴阳八卦图,顺着八卦图的方向,缓缓移动,绕过了深陷的地道,终于,千里江山图近在咫尺,叶有枝轻轻地拍了拍手,不禁得意地笑道,“落萧山庄也不过如此。”

她动了动盒子,发现是固定在台子上的。她伸手在盒底摸索,摸到了一个按钮,按了一下,盒盖缓缓打开,她刚想去取,突然从明月图后射出几支暗箭,她灵巧地避过,再想去取,发现盒子已经关闭。

她复又将盒子打开,又射出几支箭,她再次躲过,发现盒子又一次关闭。

此时,叶有枝方才领悟,原来这项任务真正考验她的不是武功,而是选择。

如果选择图,便得迎着暗箭去取,如此短的距离,数十支箭,避无可避。如果选择放弃,皆大欢喜。

好毒辣的考验,落萧山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