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不停

步履不停是是枝裕和写的小说,也被他拍成了电影。其实看完了小说我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只是在看的时候觉得,好像就是这样子呢。

我就写几个自己当时有点感触的场景吧。

第一个是男主人公良和继子敦史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良问小孩关于学校兔子的事情,小孩说觉得他们很可笑,因为他们说要给死去的兔子写信,良说那不是好事嘛,写就好了。孩子问:“谁会看呢?”是啊,谁会看呢。虽然是个孩子,但是也不好糊弄啊。过早失去爸爸的小孩可能更早的失去了童话。不过也没有什么不好。

在喝饮料时,敦史很开心的的告诉妈妈:“可乐兑姜汁”,她妈妈说他:穷酸鬼。明明是无限畅饮。一个人的习惯真的会影响到很大。小时候经常出入比较有档次的餐厅的小孩长大也会比较容易融入高大上的环境,至少不怯场,不会自卑。

良是家里的次男,有个从小就很优秀的哥哥。按良的说法:“他没得挑剔这一点,就是我这个弟弟对他唯一的挑剔。”甚至多年以后想起一件陈年往事,本来是良说了一句比较机智的话,也被按到了哥哥的头上。因为大家觉得哥哥比较像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只有良自己知道,这句话明明是自己说的,因为是自己当时急中生智难得说出来的话,所以记得特别牢。也许很多有兄弟姐妹的孩子,往往会有一个成为陪衬。

讲到越发老去的父亲,良说:“我们三个人没有并排走,前后都有些距离。走到了那条绿色隧道的阶梯。淳史两步并一步地一口气冲下阶梯,然后在底部翻着路边的叶子,或用木棒戳水沟里的石头等我们。在比较陡的地方,我发现父亲的脚步慢了下来,仔细听可以听到他急促的喘气声。我为了不让他觉得我在顾虑他或迁就他,假装抬头看阳光来偷偷看他。父亲根本没有余力看天空,他整个额头都是汗,全力注意着自己的脚底下。”良为了不伤害父亲的面子,假装接了一个电话,慢慢地等父亲,看着父亲慢慢地超过了自己,良很心疼这样的父亲。我不禁想起小时候和爸爸一起走路,他一个人在前面走很快,我的小短腿跟不上他,于是摔了一跤,索性就哭了起来,后来不记得是爸爸抱我走的,还是牵着我的手走,每每想起,还是觉得爸爸也曾是一个一无所知的年轻人,在做爸爸这件事上他也是第一次呀。

我也希望爸爸能永远把我甩在后头,永远精神抖擞地走在前面。

还有一个小场景,讲父亲经常给看病的一个病人,突发疾病。救护车到了,父亲不放心过去问情况,被医护人员说:“请让开一下。”父亲欲言又止的情形,大概是知道了自己的无能为力,一种丧失需要的无力感。大概人都是在一个个不被需要的瞬间老去的吧。

良的母亲总是让他去看牙,母亲在世的时候,良总是敷衍着。等到母亲去世,自己的终于下定决心去看牙的时候,已经有好几颗牙都被牵连。医生说你要是早一点来就不用拔牙了。良突然想起在母亲已经不认识人的时候,自己突然给母亲说:“我又长蛀牙了呢。”母亲才认出他来,嘱咐他好好看牙。

良的父亲走后,还曾托梦给他,说母亲二十八日左右会走,因为刚好有事情没办完,良迟回来了2天,母亲就真的没有等到他。

人生总会犯下不管付出多少代价都无法挽回的过错。

人生匆匆,步履不停。该做的就该去做,为了不留遗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