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怀 | 那些不敢倒下的背影

下午三点半,公司的茶水间就变得很忙碌,老总经理们都纷纷离开座位在茶水间伸展筋骨活动手脚。

这个变故还要从一个礼拜之前说起,我们在一次会议中确定了拜访日程却得知了那个重要合作公司销售副总裁心肌梗塞突然离去的消息,让我们都吃惊不已。

那位先生我也见过三次,一起在酒桌上碰过杯谈过话,是个十分和善好相处的人,虽然已年过半百,发尾微白,却是十分令人惋惜。

老总也一时无心开会跟我们谈起当初和先生相识一起合作打拼的岁月,跟我们感慨不已:

即便是先生生前风光无限,年入七位数也是世事无常,人生还是需要保重身体及时行乐,拼死拼活钱赚再多闭眼也是枉然无味。

接着又感慨自己和公司里的老员工们也都从青春活力的年轻小伙一路打拼到现在年过半百,一直不觉得自己老,现在望着自己变样的身材,拍着隆起的肚子,身体的老去却是越来越不可逆转。

年轻时用身体换钱,老来用钱换身体,可悲的是前者是可控的,后者却是无法逆转的。这群依靠自己争戈拼搏上中产阶级的父辈男人们,大多都到处出差陪客户死命喝酒,把身体都折腾地枯油残烛不成样子却是依然挣扎在奋斗的前线不敢退休。

确实不敢有丝毫松懈,他们上有老,就算是今年就要退休的王师傅提起他的老母亲也是满脸温柔。

他的老母亲已经八十多岁了,独自住在乡下的老房子里,他说自己每个月都要开车回乡下去陪一下自己的老母亲,而这两天他正愁着老母亲眼睛出现了问题,四处向人打听着宁波哪家医院的哪个专家水平比较高,有没有关系去插队预约上。

他们下还有小,我的领导吴师傅边跟我吞云吐雾边跟我聊到最近都不想呆家里,每天下班回家吃完晚饭就赶忙出去遛弯,我表示疑惑,他接着道:

好不容易把那混小子养大用养老钱给他买好房结好婚自己和老伴过几年清净的日子,结果没两年就生了个孙子出来,还说他们要忙工作没工夫带,扔到我们这了,小孩子最麻烦了,我在家抽根烟都不太平,只好每天跑外面让老婆子带着。

看着他已无法直起整日耸拉弯着的脊背,当初我还心里暗暗嘀咕样子他整日佝偻着的样子真不好,现在我仿佛看到了他弯着的脊背当初生生地背起了他的父母辈四人、他的妻子一人、儿子一人、孙子一人。

整整七个老老小小需要这个渺小而又伟岸的脊背负担和照顾,他们咬牙坚持却是慢慢被负担压着越来越矮小了。

老舍先生说,生命似乎是不属于自己的,越长大越觉得的确如此。

当初父亲说的,我希望你长大,又不希望你长大。每个人的背上都背负着一个甚至两个家庭,家庭里的每个人都是一个多米诺牌,一张牌的倒下会造成无法想象的后果。

幸存着的人却是太阳再无笑脸,一切皆空,没有悲悯一切都冰寒着,连清晰可爱的星星,看着我们都那么绝望。

又想起去年去南浔拜访的一位世交叔叔,虽三五年华就年入七位数,家庭和睦,却也是出生贫农,不到二十就开始出来东奔西跑做生意,三十就开始掉头发地中海趋势,索性这几年直接顶着光滑油亮的脑袋示人。

更是在去年突然晕厥犯了病,去医院全身检查身子骨因常年压力大作息不规律加喝太多酒已被摧残的到处都超出指标。

最后医生道:你是要钱还是要命。

叔这半年里推掉一大半繁琐的生意,整天锻炼身体抄写佛经,定时去医院复检。

我去的那三天也随着他每天早五点半起,驱车去南浔古镇里跑步五圈,然后绕着古镇走一圈再去吃早点,饮食营养中午午休,下午喝茶谈生意,晚上去公园散步一大圈,十点半准时入睡。

受他的影响,他的好朋友老客户等也都纷纷开始关注起自己的身体健康,去医院体检跟着他一起运动,当然他们倒是不去健身,而是利用起了微信,组织了微信运动群,规定每人每周至少要四天步数要一万以上,完不成者就有惩罚。

幸运的是叔还年轻,这次只是生命中的一个小漏洞,还可以修补恢复,经过大半年的运动调养身子骨重新焕发了青春活力,而根据去年的调查中国失独失父的白发人送黑发人家庭已经有了10多万之众,这些大漏洞却是再也无法修补。

孔子云:未知生,焉知死也。我却认为知道死亡,才能让人生满意,而现在,我们更应该多关注那些用脊梁背负着我们的人的身体健康。

他们或许不会和我们一起去举铁健身,我们却是可以拉着他们一起去竞走散步微信运动一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