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菜园(二)那些不知名的植物

  我的小菜园一天天热闹起来,小小的叶片由两片到三五片或更多,它们慢慢伸展张开绿色的小手掌,有些植物的叶片与叶片之间互相触踫重叠交错,它们和平共处于同一片天地,探寻着彼此生存的空间。

  在菜园小小的边边角角,某些不知名的植物经过了一冬的蛰伏,在春意里欣然苏醒,并展现了顽强的生命力。比如靠北面的那一小块地,最初这里只有韮菜的稀疏幼苗,后来长起来好几棵不知名的植物,它们长势迅猛,没几天时间,小小的幼苗就已亭亭玉立。小女儿兴奋至极,她一厢情愿执拗的认为这是她某日种下的花籽长成了,我暗自心想,虽不知名,但或许是某种野花呢,于是选取了几株最强壮的,将它分别移植于几个花盆,现在它们都长得枝繁叶茂,还开出了白色的小花,结出了小小的绿色的果实,女儿也由短暂的失望转为惊喜。在某天傍晚偶然发现它的叶片竟然向伞一样向中心收拢,等次日清晨去看时,它的叶片又张开了呈现了自然的状态。后来它开花结果了,傍晚再去看时它的叶片便不再收拢了。这一发现让我们母女惊叹于植物世界的神奇与奥妙,心里更添几分对生命的敬意。

  联想到我们人类自身,或许我们能从中得到某种启示,我们是否应该低下头来向一株植物学习,学习它的谦卑和无畏,无论置身何种境地,无论脚下的土壤是富庶还是贫瘠,我们都应沉下心来深深扎根,成就属于自己的那份美丽。

不知名的植物已开花结果


  我的老家是农村,在我经历了四十多年的近半生的光阴里,生活的酸甜苦辣皆已尝尽,昔时少女时代农村生活的种种记忆,经岁月更迭在心灵的深处反而愈久弥新,成为我内心深处最醇最美的收藏。也许正因如此,我对土地和植物有着最为浓烈的情感吧,甚至固执地认为,相比于那些出生于城市的人,我们这些拥有“老家”的人才是足够的幸运呢。

夕阳余晖中家乡的小村庄

  写一写那株形似苦瓜的植物吧,“形似”两个字道出了我的不确定,少时曾经干农活的经历比如给菜园浇水,或者每次回老家看妈妈在院子里种的蔬菜,这些并不足以让我可以根据叶片的形状而确定蔬菜的名称,似乎记忆中的苦瓜叶子应是如此吧,加上去年是婆婆精心照顾的小菜园,也种过几株苦瓜,心想或许是无意中让哪颗苦瓜种子落入了滴水观音的盆栽中(几年前买了些盆栽绿植,如滴水观音、兰花、双色茉莉等,因照顾不善都形容槁枯,后来怕它们死去便挪到楼上来了)。在它开始露出嫩叶并开始攀爬时,我这才注意到它并惊喜万分,因为它独生于盆中,和肥大根茎的滴水观音共处一室,我给予了额外的关注和照顾。后来,它的藤蔓四下散开弯弯曲曲攀爬而上,很是繁盛,可是久久也不见开花。某日在小区楼下陪女儿玩耍,她指着草丛中的一处植物,向我兴奋喊道:“妈妈,苦瓜!和我们楼上一样”!待我细看,才发现真如女儿所言,这才知道那株备受我宠爱的“苦瓜”原来不是苦瓜而是某种野生植物。可野生植物的生命也值得珍视啊,就象它旁边的那株有着小小粉色花朵和红色果实的花儿,它的种子或许经历了很远的路途才来到我的小菜园呢,或许是一阵风或许是一只小鸟的嘴,某种机缘巧合,它落于盆中,它们悄悄地生根发芽努力生长,这种向上的无限伸展的生命力,也令人折服和感动啊!


滴水观音旁边形似苦瓜的无名植物


盆中不知名的小花

  就这样,我的菜园好似一个多元的小小的植物的世界,在这里,野生植物和蔬菜共存,它们一起经历着季节的更迭,自在畅享着阳光清风雨露,各自在自己小小的世界里恣意生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