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明确接受的,都是拒绝!

滴滴滴……

一阵阵闹铃声响起,大勇腾地而起,从被窝里爬出来,顾不上洗漱,披上一件外套,迫不及待打开电脑,翻开邮箱,没有……进入招聘网站,没有……

几分钟后,脑子清醒了,大勇合上电脑,忽觉有些凉意,忙穿上衣服,一眼望去台历,毕竟已是立冬。

寒意是外在的,失意是内心的。

邮箱和网站里除开一些小公司发来的面试通知,大勇最期待的互联网巨头滴滴并没通知他面试。瞬时间,大勇忽地想到了什么,又重新打开电脑,找到滴滴的招聘通知,搜索到了HR的联系电话,并添加微信。或许可以通过HR打探到些面试消息,毕竟投递简历好几天,一直这么等也不是个办法,大勇心想着。

HR很快通过了好友验证,大勇赶忙把编辑好的信息发过去:你好,我是面试滴滴数据分析工程师的大勇,之前已经投递过简历,想问一下什么时间面试?麻烦你帮忙留意一下。

大勇看了一下微信界面,对方昵称“滴滴招聘专员小东”。

十分钟……

半小时……

两小时……

很遗憾,大勇没等到想要的答复,哪怕一句外交辞令也好“您好,简历已收到,请您耐心等候通知”


大勇毕业于本省一所普通本科院校,所学专业是那时大热的计算机,大热是大热,不过那是过去式了,二十年前大学生工作还是包分配的。可如今走在二、三线城市的大马路上,一板砖扔下去,砸到的十个人里面八个人是大学生,剩下两个是富二代和官二代。

此一时彼一时,大勇毕业之时计算机毕业生烂大街。

3年前,大勇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进入一家事业单位,专业对口,岗位是信息技术岗。

此时的大勇是庆幸的,毕竟找到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看看身边同学工作换了一茬又一茬,北漂的北漂、南游的南游。

时光是最善解人意的,因为她能消融悲伤与痛苦。

时光是最阴险无情的,因为她不知不觉间磨平你的棱角。

3年的机关单位工作早将大勇仅有的激情消磨殆尽,1个月前,单位新来一名大学生IT理工男,部门领导吩咐他跟着大勇,新来的总是谦逊好奇的,大勇把要做的工作梳理一下交给他,花了一个下午将整个工作流程、理论概述、协同步骤等给他讲了一遍。

从此以后,大勇更闲了。

单位是个复杂的小社会,受重用的人一定各有各的特点,被放逐的人则不出意外地毫无亮点。

部门领导是个马屁精,专拍老总的马屁,话说的一溜,事儿做的一塌糊涂,关键是有功就抢、有过则推。下面人私下里都叫他老总的马仔。

大勇说,最烦这种人,学他不来。

科长是个技术控,理论基础不好,后来自考本科,凭着一副钻研不怕累的精神,在计算机网络这一领域算是小有成就,几年前拿过全省技能大比赛的奖项,入职9年,靠自己努力坐到这个位置。

大勇想,毕业后就没怎么认真翻过书,学习还是算了吧。

营销部长是个猴精,有一次大勇和他喝酒,酒过三巡,部长嗨了,开始吹牛,大讲自己的风云往事,大勇自然是一面讨好一面恭维,还时不时地套部长的话,要怎样才能升一升?还望大哥教我。部长鬼灵精怪,一开始说了一堆官话套话:努力勤奋、做好本职工作、领导自然会看到。架不住大勇一顿忽悠,在兴头上部长透露出得有靠山,要升上去得跑得送。

后来,大勇得知部长认了省里一个领导当大哥,坐上这个位子全靠他这条路子。

家里啥关系没有,想攀高枝不可能;钱送少了人看不上,多了自己拿不起。大勇想着,靠送靠跑这条路也走不通。

渐渐地,大勇被排挤在单位核心权力之外,做着一些辅助性后台工作。

大勇想着,这样的生活真的有意义吗?或许自己早已厌倦了一潭死水似的工作。

说得多不如去干,晚上脑中千条路,早上起来走原路。既然想好了就去做吧。

金九银三,人才招聘市场的黄金期是每年九月和三月,九月大量毕业生涌入人才市场,三月份招聘窗口期更像是给大勇这样的社会人员跳槽准备的。大勇没那么傻,骑驴找马,至少得把单位这一年的年终奖拿到手,等找到工作再辞。

虽说所学专业是计算机,大勇对计算机基础知识不擅长,更感兴趣的是数据模型制作与分析,与当下火热的大数据领域不谋而合。

大学期间,大勇和几个朋友组了个社团,专门搞数学建模,还拿过省里比赛的奖。上班以后,闲暇之余,利用单位的资源,大勇尝试摸索,搞出了一个数据分析系统,具体就是收集营销部门的一手用户信息,提取关键信息点,分类画像,给每个用户制作一个数据脸谱,然后对照公司的产品特征,精确定位、一对一匹配。

系统呈上去,科长很重视,部门领导交给老总,老总转到营销部门,叮嘱营销部长好好试运行,看看效果。

几个月后,营销部长说这个系统不好用,尤其是梳理海量用户原始信息资料,很麻烦,得花费大量人力与精力,不建议在营销部门推广,最后,这个系统也就被搁置了。

后来,大勇从营销部门一个老员工那儿得知,营销部长之所以不用这个系统,是不愿别人沾手营销部门,他还放话说,如果有人背地里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不要在营销部待了。

备受打击的大勇,更加感觉到空气中的压抑。

是时候离开了,大勇心想。

大勇投了多家公司简历,小企业待遇不好,名企看不上自己。

后来无意间看到滴滴在招聘数据分析工程师,大勇觉得机会来了,这真是上天给自己准备的一份礼物。

自从添加小东微信,大勇基本上每天都会询问滴滴招聘的面试进度,小东偶尔回过几次:请耐心等候通知!

大勇尝试打过电话,小东不是在开会,就是在汇报工作。大勇并没有从小东那儿得到很多有用的信息。

大勇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不光大勇有糟心事,烦心人还有小东。

一个月前,小东微信认识了一个女孩小敏,94年,比小东小1岁,小敏谈不上特别漂亮,属于那种气质型,尤其是笑起来眼睛很美,这也是小东第一眼心动的地方。

小敏在银监局上班,工作很忙的那种,尤其在面临上级检查的时候,各种报表、账目,一线窗口柜员做的原始账目,小敏一遍一遍核查,哪怕是一个小小错误,日期错了都必须纠正。平日里,对柜员进行业务培训,后台支撑等,小敏基本上没有闲下来的空儿。

周末不加班,小敏去妈妈的女装店帮忙,大多数时候,妈妈一个人在店里,身兼老板娘、导购、收银数职。小敏去店里帮忙,大多数时候,她会穿上店里女装的款式,进店的女孩看到小敏现场模特演示,简直活脱脱一个衣架子,买衣服的欲望瞬间被勾起来,陪女朋友逛街的男孩看到这么一个标准身材的大美女,心情也好多了。

他们第一次见面,约在一家奶茶店,小东手捧一束玫瑰,说送给你,小敏愣了一下,回过神来,接过鲜花,说了一句“下次不要了哈,谢谢”周边的人往他俩这边望了望,小敏随手把花放在相邻座位。

之后的情节可以用风平浪静来形容,小东约小敏出去吃饭、看电影。有几次,小敏买单。两人交谈很顺畅,小东问她,喜欢什么类型的男孩?有上进心、不要太帅、比我高,其他都还好。

小东暗自庆幸,这些条件自己都满足。


曾有一次,小东拐弯抹角地问小敏对自己的印象,还好啊,小敏这样告诉他。

后来,小东了解到,小敏有几个同事玩的挺好,不忙的时候几个同事拼车去玩。小敏还有一个服装店朋友的小圈子,都是些开店、做生意的朋友。周末的时候,她们经常聚在一起。

好几次,小东路过小敏妈妈店里,看到她在忙,想约她出去又怕被拒绝,最后不了了之。

周末的时间,小东打电话给小敏约她出来玩,她大多数时候都和朋友待在一起。

一个月后

滴滴招聘数据分析工程师的简历报名时间截止了,大勇依旧没有等到面试通知,有点慌神有些失望的大勇,给小东打了一个电话,询问面试名单,在反复确认之后,小东告诉大勇,公司已经把他的简历纳入公司人才库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人才库,是什么鬼?

一开始大勇有些懵,上网一查,妈的,什么狗屁人才库,被刷就被刷了,还装什么高逼格!

一个月后

小东思考良久,给小敏发了一条微信:认识你真幸运,第一眼被你的笑容所倾倒,眼睛那么迷人,不得不承认,我喜欢上你了,从那一刻开始。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美好的,愿你早日找到爱的人,祝你幸福。

晚上,小东发了一条朋友圈:没有明确接受的,都是拒绝!职场和恋爱中,从来没有人才库、好人库!呵呵

看到小东发的这条朋友圈,大勇删除了好友,他知道,今晚过后,一切都将从新开始,自己要做的还有很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