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话梅和她的《何以为家》

读话梅和她的《何以为家》

何以为家

我很难想象把话梅本人与这本书的内容联系在一起。看完《何以为家》这本书, 它带给我强烈的震撼感,让心灵久久无法平静。

在我认识的女性文友中,大部分都有不错的相貌。记得有一位诗人在微博说热爱文字的女性,长得都还不错。对此,我深表认同。

但话梅在我的心目中,可以说是最漂亮的一位,五官极为精致,容颜有着让人惊艳的美。

认识话梅大约是在2013年左右,我看完她的QQ空间所有日志,那时她还是个学生。那她的QQ空间日志风格都是很多意识流的随笔,内容多半是青春的愁思,但却让我欲罢不能,看了又看。

再后来她出了一本书《等不到的冬天》我第一时间买回来看,还推荐给我以前的几位同事们。我认为话梅的文字厚重耐看,属于深度纯文学,文字远远超越于她的年龄。

在快餐文字肆虐的当下,在短平快冲击人们视觉的时候。在熙熙攘攘,喧嚣浮躁的世界里,一位年轻的美丽姑娘,却坚守着纯文学这个领域。让人心怀敬意。

后来我通过话梅QQ空间知道她去北京进修西班牙语言,她梦想把西班牙的一些文学大师的作品翻译到我们中国来。

她热爱运动,攀岩,滑雪,冲浪,潜水,攀岩,爬雪山,独自远走南美洲,探索未知世界。2014年她就在河南漯河开有网红书店,配有咖啡,配有特色装修,由于创办理念先进,他们当地报纸和电视台都有宣传报道,国内很多知名作家都有去她的书店开新书发布会。

我一直以为话梅出生于生活无忧的小康家庭。直到我看到她的第二本书《何以为家》她详细地提到了她的童年少年,她的家庭,她的村庄,她的家乡,那些大山和大山里的人们。

原来话梅是弃婴,她母亲老家是四川人,是被人贩子倒卖三手,话梅父亲花600元竞标买来的。一如她书中的内容题目,她的家庭就是一个"拼图"人生。

唯独让人欣慰的是,话梅在这样的大家庭中得到了很多的宠爱,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暴戾情绪不稳定的祖母,时常打骂话梅的母亲,但是特别宠爱话梅。

在农村河南老家很多人是十三四岁就把女儿订婚换聘礼的时候,话梅苍老孱弱的老父亲执意坚持让她读书,在话梅读初中的时候,她那老父亲就去世了,母亲为了不拖累她,又改嫁他人。

话梅读大学的时候勤工俭学,靠兼职赚钱养活自己。

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生活,对于文学来说都是天然的好素材。当我一想到话梅那玲珑美好的容颜,天赋异禀的写作才情,却那么早经受起生活这么多的苦难。命运真的是很残忍,很残忍。

看着书中内容,我很钦佩的是话梅内心极为强大坚韧,做事特别有主见,更是孝顺长辈以及曾善待她的每一个人,很多人羡慕她母亲,一个女儿顶别人家10个女儿。

话梅一个人主持大局,担当使命,把她的父亲从屋后的迁坟,一周妥妥搞定,让她一众亲邻近亲只管到场就行。

她母亲改嫁后,在另一个家庭过得不开心,话梅已经逐渐长大,她在学校读书之外身兼多份工作,快速成长,她想有能力供养母亲,她想更快有能力换回她母亲的自由。

她写道:母亲是我仅存于世的软肋。

话梅母亲的命运更加坎坷,她和她母亲都不知道自己的出生年月日。

话梅大学毕业后,每年都会带她母亲旅行两次,她曾经通过微博,通过电视台想为她母亲寻找家人,只是为帮母亲圆梦。

最后还是因为话梅写了一篇文章,600元买来的母亲,被无数大号转载,这篇文章还出售了影视版权。

在很多热心网友的帮助下,母亲当地的镇派出所打来电话,核实身份,还做了亲子鉴定。但是派出所的人说,你母亲以前的老公已经80多岁了,有三个女儿,三个女儿说只愿意见一面,不愿意去瞻养增加负担。

话梅说,麻烦转述,请放心,只是见一面,以后可以从此不再联系。我的母亲,我怎么会舍得和别人分享和分担呢?我从来没想过要有第二个人来分担赡养我的母亲,我才是她真正的女儿。

话梅带她的母亲在重庆很多地方游玩,还带还来了很多年轻的朋友们陪着她母亲聊天,老人家非常开心。话梅试探地问已经离你以前的老家不太远了,要不要寻找自己的家人,母亲又纠结沉默了。

后来老人听到派出所转述她三个女儿的态度立场的时候,话梅母亲突然决定不再去看了。过去的都过去了。

话梅母亲后来精神出现异常,经常会做一些匪夷所思的举动,身上还有好几种老病,话梅不得已放掉城市的工作事业,回到老家照顾她母亲数月,她又打听了一些非常好的养老机构,她母亲终于适应了其中一家,在那里面过得还非常开心,话梅经常去看望,母亲近年神智也恢复了正常。

有一段时间话梅说每天自己都差点精神要崩溃了,手机24小时开机,院长说你快过来,你明天早上务必把你母亲给接走,她又怎么怎么了……

话梅天一亮就赶过去,拉着她母亲的一个个道歉。她母亲委屈里和话梅说,是他们不对,他们说你长得不像我,不是我女儿,他们说你长得像洋娃娃……

有一回,给她母亲在医院做手术的时候,话梅一次次往里充钱,到后面发现卡里一分钱没有了,她瘫坐在地上抱着头痛哭,平静下来后,只能继续卖命奔波,只为及时给她母亲做上手术。

我很难想象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要面对这么多生活里的难题,经济上的,精神上的,时间上,心理上的,而她却要独自去接受去面对,大小事都要靠她自己拿主意。

话梅计划2022年10月国庆回到老家,响应国家的"乡村振兴战略"的号召,为家乡发展出一份力量,她还给他们当地的旅游局还提交了两份资料"保护文化历史住宅"和"建设云上天桥魅力西庄"。

她都已经计划好在老家村庄盖房子,但是22年的9月24日,大暴雨冲刷了她的村庄,3万多人受灾,有失踪有死亡的都是话梅村庄的人。被话梅选定为"大管家"的栓柱叔,就在那场暴雨中失踪,话梅的回乡计划也彻底泡汤。

话梅说这是父亲去世后对她最大的打击,她也参与了暴雨的前线救援,目睹了村庄的消失,更意识到自己的弱小和无力……

直到现在一当下雨的夜晚,话梅都本能会害怕,会大口大口的喘气。

那天看完书,我和话梅说,你这本书这么多知名作家推荐,你的人脉资源好厉害,更让我佩服的是你内心真强大坚韧,实在了不起。

她说,我觉得我的文字更好。

是呀!文字更好,都是生命锤炼出来的一字一句。能被果麦文化看上的书稿也是实力证明。

《何以为家》终其一生我们都是在寻找"家",回"家"的过程。祝福话梅明天会更好!你在哪里,哪里就是家,就是家乡。

深信话梅在哪里,她的村庄就会在哪里晴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