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已是冬日


窗外,小鸟在歌唱,清脆悦耳还带着点调皮的意味。

山一直都在,树一直都在,鸟儿应该也是一直都在的吧,我想。我只是有些时日没有看到,没有听到了而已,我知道,失而复得的最先应该是一种心情,然后才会是万物。

心情还真是个有些奇怪的东西。不知是因为我写下来了,完成了一种最原始最纯粹的倾诉,还是它自己走到了某个路途的节点,自然而然的就换了一种新的面目。

我终于又看见了蓝天和白云,看见了绿绿的还未被风霜侵蚀过的乡间田野和山峦,看到了季节 ,看到夏日并不匆忙的消退,也看到了秋天正昂然走动。

原来,我觉得人生就是一个越来越能够原谅的过程,最终极的修行就是觉得一切皆可原谅。现在,我觉得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发现美的过程,无论处于怎样的境地,都能有一双超越俗事的眼睛,能够用大自然的馈赠来愉悦眼睛,温暖心灵。那是一种境界,只是,这样的修行,人为层面似乎更难。

人一辈子,抛不开的东西太多了,所有的置之事外,并不是靠一场努力的绝情就能够到达。

这几天在听于丹讲《论语》,古人的智慧在几千年后的今天依旧熠熠生辉,真是崇拜之极。我静立窗前放眼望去,感觉世间万物都好像是被孔子的才德浸染过了一般,有了一层让人眼前一亮的清朗舒畅的光环。

虽然秋老虎还在肆虐,但并不妨碍秋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如果要问喜欢到哪种程度?我只想说,就是单单一个“秋”字已然能够让我有怦然心动之感,无论这个“秋”字是和什么一起出现。

屋外是成片成片的田地,渐黄的稻穗现在成了它的底色,有着高调的饱满和激昂;早已变色的芝麻杆子被捆成一扎一扎,随性的立在曾养育它们的土地上,等待着一场浴火化春泥;那些最为惹眼的丝瓜花,基本都攀援在某个稻田角落的枯木架子上,金黄的星星点点洒在一团团的绿色之间,美是毋庸置疑的,尤其是这样的远观。

井边依旧络绎不绝,带着纯朴欢快的热气腾腾。肆意的谈笑,和着洗刷声,自然又高调的张显着乡间独有的生活魅力。

这是一直存在的画卷,只不过随着时节的不同有着偶尔的点缀翻新,可这却不是一直都会有着如此之美与盎然自适的画卷。景色因人而异应该说的就是个角度与心情问题吧。

如果很多东西是相对的,那么我还是企愿生活的平淡,还有它的镇定和从容。

                                        写于九月六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马应天 前天与韩总聊天,谈到未来的孩子思想与现在成人有何不同的时候,韩总说:随着时代的进步,文化的发展,未来的孩子...
    汉儒应天阅读 143评论 0 0
  • 01 最近喜欢上了民谣,听了很多类型的歌曲,才渐渐地发现民谣身上有着强大到不可抗拒的魅力。 列表里循环播放着一首歌...
    青蛙客栈阅读 147评论 2 0
  • 人们总爱羡慕别人的成功,但是自己却不做出相应的努力。或许想的是就是我再努力都不会变的比谁谁谁有钱,但是就目前的社会...
    起个名字真真难阅读 162评论 0 0
  • 我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恋过,但现在却会为了他很伤心。 我没想过我会为了他流泪,这证明了什么? 我觉得他应该像一个恋人...
    冰1234567阅读 2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