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yTim脑洞: Tread on My Dreams

/*算是记梗,但是不会继续脑了。
五月份论文写得大脑极度兴奋睡不着时开给自己用的催眠脑洞。
当时在我的阅读范围内JayTim中文同人还没有人写梦境梗(不过很可能是我孤陋寡闻),现在已经有了。感谢作者。
*/

你在他的梦里,那么还有什么能伤害到你呢,整个世界都那么爱你。

借用《Inception/盗梦空间》的部分设定,但个人不认为属于电影的AU或Crossover。参考暗行夏夏的Inception同人《Teddy》的二设:如果你是梦主潜意识里最在乎的人,那么你在他的梦里就不会真正受到伤害,是梦境中唯一安全的人。

主线剧情:
Tim被困在梦里,蝙蝠家族试图展开营救,但是只有Jason一个人能够从梦境中全身而退,走到下一个梦中。在第二个梦中,Jason遇到了年幼的Tim。在第三个梦中,Jason和一个陌生人一起踏上回家的路。

三个梦境:

第一个:尽可能贴近现实,扭曲点都是为了保护秘密。
世界被分为白天和黑夜两个世界。在白天的世界里,有个Timothy Drake-Wayne的投射人物,是Tim的意识丢在这个梦境里的『红鲱鱼』。普通人闯入后会以为Timothy就是梦主,在接触他的过程中露出马脚,然后被保镖/潜意识守卫驱逐。
红头罩在第一个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单独丢在Timothy的剧院里,同其他人分开。他搜索了剧院,这个剧院没有地下的秘密基地,但摆着现实世界里本该在韦恩庄园的老爷钟。
在没有其他线索的时候,红头罩将老爷钟的指针拨到午夜,如同翻开一页立体书,人物未曾变化,场景改换,换上了另一页的面具。哥谭市进入隐藏的夜晚世界。在夜晚的世界里,有个红罗宾。红罗宾发觉他们不是梦中人,而是入侵者,于是开始将其他人一一驱逐。

当其他人都被丢出去之后,梦境开始自我修复,破损的柏油路面合拢,倒下的路灯自己竖起,Red Robin披着鲜血(大部分是他自己的)向Jason跑过来,双手摆出和平和安抚的姿态。现在Jason知道他不是真的Tim了,但那不等于他能够坦然面对这个场景。
“你需要跟我来,到安全的地方去!”这个Red Robin急切地说,抓住Jason的手腕。
而Jason只能任由自己被拖着走,他的目光凝在Red Robin面具未能遮挡住的额角上,看着已经半凝固的血块被伤口吸收回去。

第二个:接触潜意识。在这一层能够寻找到『安全者』给梦主的意识留下的痕迹,在梦主的心中占据的位置。
Jason被第一个梦里的红罗宾送到第二个梦境中。第二个梦境依然是夜晚的哥谭市,活力双雄在天空中飞过,在暗巷里打击罪犯。
只是Jason在试图避开梦境投射的蝙蝠侠,争取一些和罗宾一对一的时间的过程中,发现那个罗宾不是Tim。他无意中救下一个同样在追逐罗宾的黑发蓝眼的小男孩,Timmy。
这时Jason明白Timmy镜头里那个穿着红绿黄三色和小短裤的罗宾其实是自己。Timmy一眼认出眼前这个红头罩是Jason Todd,因为他也不是真正的梦主(是指引NPC(喂)。

“我在下一层梦境会怎么样?我在入梦之前和一些所谓的梦境专家聊过,你知道他们的说辞,三层梦境,坠入Limbo,永远迷失之类的话。”Jason问。
顶着柔软黑发的男孩抬头认真地看他。“梦境只是他潜意识的具现,所以梦和投射永远不可能真正伤害你,你要留心的是我本人。”

至此,Jason发现自己是最接近Tim潜意识的人,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能在上一个梦境的大爆炸中安然无恙。

第三�个:梦主的本我与自我。也是故事中梦主被困的境界,他个人的地狱,与需要追索的目标所在。(哥特片拍完了换公路片)
Jason仿佛经历了一场漫长的但是让人精疲力尽的梦,然后在现实中醒来。他本以为自己是昨晚出去巡逻受了伤,所以才会短暂失去知觉。

Jason有些着迷地盯着她看。人的大脑真是神奇的器官,哪怕是这样强逻辑性的人,潜意识能够做到的事情也会让人大吃一惊。
“如果你在继续盯着我的胸口看,我就要往你的伤口上撒碘酊了。”Caroline严肃地说,但同时挤了挤眼睛。
Jason此刻只能期待自己的脸皮并没有那么容易显色。“如果你快要下班,那我能不能请你喝杯咖啡。”
“不错的尝试,可惜太老套。看在你漂亮的肱二头肌的份上,我会假装没听见。”Caroline拍了拍包好的绷带。“现在你可以走了,小伙子。而我,还有Mac'n Cheese和另一个有狗狗眼的汉子在家等我。”
Hill护士长开始收拾药品和器械。“以及别灰心,这一招对喜欢你的人总是有用的,相信过来人的经验。”

他费了一番功夫才想起自己依然在梦中,并且是在Tim的梦中。他被一位强势又迷人的护士捡回去包扎好,又被她丢来一个失忆了的年轻人,要他陪伴着从洛杉矶返回哥谭市。
Jason虽然不认识这个John Doe是谁(反正肯定不是他自己),但是之前的两个梦已经让他明白,在梦境里自己不会受到伤害,并且Tim的深层意识在指引他找到真正的自己。
他们勉为其难地一起踏上旅途,在漫长的从西海岸到东海岸的旅途中遇到对John怀有恶意的混混,对John感激不尽但是对他知之甚少的公路餐厅老板,质疑John的可信度的警察,还有John失忆前的朋友等等。
在这个过程中John慢慢恢复记忆,变回Tim Drake,拯救世界、梦境和Jason,在现实中醒来。

我不能假设Tim是Mistress in Distress,那是对这个角色的性格的侮辱,也和我对这个角色的解读相抵触。找到真正的Tim Drake的那个人是Tim自己,而Jason的出现只是提醒他,那个世界中存在让他从这个世界里走出去的人。
第三个梦境中出现的每一个人,都不是单纯的潜意识投射,他们都是Tim,是被Tim日常里反复自我审视的目光割裂并且否定的一部分自己。
这个旅程就是Jason陪着Tim慢慢找回这些碎片,接受这些自己,并且重新将自己视为一个整体,而不是被打碎的不同的面具。这也是他在梦境里出不去的根本原因。
所以归根结底,是个自我身份认同的故事。

以下算是彩蛋解析吗?

第三个梦境里有肉的,都说了是大脑极度兴奋睡不着时放飞的脑洞了。嗯,部分的hate sex和Hurt/Comfort,互攻,满足我的恶趣味。
跟我的另一个脑洞 Code ADL 有联系,其实是连续剧,但是两部连续剧都只存在于我的脑袋和我的笔记本里了哈哈哈。
借用的二设其实只是为了给Jason开金手指,让他并且只有他一人呆在梦境里陪伴Tim。
这一次的题目不是基友的昵称了,是叶芝的He Wishes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的最后一句。

就酱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Notes: HPAU注意。 真的只是PG,lof为什么吞我文。 Drabble,Batfam,Gen,不过配对看...
    吻頸之交阅读 516评论 0 0
  • 本指南的目的在于实现netcdf4在个人PC或是服务器上的安装,主要实现功能是netcdf4中的数据压缩(Comp...
    zhejianggaoxiao阅读 9,661评论 2 3
  • i like drinking songs.do u ' 在出生的时候,我就认识了一种人 那种人即使在一个地方待了...
    _smoood阅读 39评论 0 2
  • 我跟何强谈到,工作环境不好。即使换一份工作,也不能改变什么。因为一个N线小城市,制度不规范,一切以老板的意志来形式...
    顾尘埃基金定投阅读 37评论 2 1
  • 完成靠自己,完善靠朋友,完美靠敌人。90天的践行,有同学朋友的陪伴与鼓励,才有了我们的进步,我虽然走的很慢,但我从...
    官军阅读 56评论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