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蟥

小时候,很喜欢跟在大人屁股后面下水田玩耍,光着脚丫踩在被水淹没的农田里,一脚深一脚浅,烂泥在脚丫里乱窜,水没过小腿,凉爽的一直不愿回到田埂上。

水里有很多小动物,我一直期待着有小鱼儿的出现,可是只能捉到小蝌蚪、小青蛙,那时对一切都还很好奇,不会去害怕什么,尽管妈妈会恐吓我水里有蚂蟥,吸人血的那种,我不顾仍在水田里好几年。大人们在前面插秧,我在后面玩闹,后来也会装模做样插上一小片秧地的时候,小小成就感让我也忘记水里还有蚂蟥这个危险动物的存在。

后来,在自然课本中看到了蚂蟥的图片和介绍,那一课老师讲了蚂蟥如何附着在人身上吸血,我被蚂蟥滑溜溜的身子丑到、吓到了,心里又暗自庆幸在水田玩耍的那几年没有被我遇到蚂蟥。但那年夏天,大人们忙忙碌碌的准备了一车车的秧苗,浩浩荡荡的准备向水田进发,我依旧跟在后面,但是没有立即下田。在田埂上溜达了一圈,不停的蹲下观察水里生物,划水的小青蛙、癞蛤蟆,傍在田埂的田螺,突然几个细长黑亮疑似蚂蟥形状的东西在水里隐隐现现。一身冷汗,头皮发麻,远处大人们呼喊逗玩,可我再也没有光着脚踏进水田。

自从不再在水田里玩耍,好像我的童年时光也戛然而止。每天是读不完的书,写不完的作业,学校也离家越来越远,回家的次数越来少,在家里待着的天数也越来越少。后来竟然怎么都想不起插秧是几月份的事情,记忆里插秧的季节,屋前水井旁桃树上的桃子开始红了嘴儿,水井里凉着西瓜,夜晚空中有萤火虫,还有蛙声虫鸣一片。

童年好像被蚂蟥吸光了一般,长大从害怕开始,就这么不期而至。当我明白死亡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听闻死亡就好像当年看到了水里隐现的蚂蟥一般,我逃离了那片水田,但是我知道那群大人很多都被蚂蟥吸附过,不过蚂蟥会被除去的。20岁的时候我曾写过一篇日记《突然害怕老去》,将近30岁,我仍然害怕越来越害怕。

一直我不愿意去正视那些重要的人离开,每一次都是装作他们都还在,只是是我太忙,他们太远,我们没时间见面一般。可是每次回家,放下行李习惯性出门右拐,看见紧闭的大门下意识想要唤出声时,才一阵恍惚,原来都不在了,突然就都不见了。

我依旧害怕蚂蟥,它在水里隐隐现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