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5我回来了

哇,先感慨一下,时隔五年我又回到这里了。简书终于有了网站……

这五年发生了好多好多故事我都想记录下来,但总是想提笔又放弃,在不能提笔的日子里脑子里又不断的故事冒出来,想倾诉,想记录。

五年前应该是我刚毕业的时候吧,刚进银行工作,刚到那个在我认知之外的城市里,我一个人……

那时有大把的时光可以浪费,可以在每天早上快来不及的时候才起床,刷牙洗脸,把看不见的眉毛涂黑就可以出门上班了。可以下了班回到家点个外卖,然后早早窝里被窝里看电影电视综艺一部部的刷。可以在周六睡到自然醒,在下午爬起来吃早餐,然后坐在阳台靠着半点斜阳看看小说,写写简书,写写我的日记。可以在周日醒得早一点,然后漫无目的的走街串巷,等到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了,走累了再打个车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那种感觉逍遥自在,畅快淋漓……电影散场,一天也结束了。每当回想那时候,总觉得自己在那个地方养了两年老,特别安逸详和特别舒服也……特别孤单。

后来,迫于家里的压力我回来了。其实是内心的责任心作祟,也知道自己在外头飘不久早晚会回来……

回家的那一年并不好受,虽然我的责任心得到了强大的满足,从工作到家庭,到弟弟的学习教育……我全揽过来了,大事把握不好,小事一大堆,演然生活的保姆。但这样的节奏充实到我没有办法面对自己,或者说我没有时间收拾自己面对别人。大概是还没整理好自己的心情,长时间没有和父母相处,大家都不知道该如何相处,爆发了很多矛盾,特别是和妈妈,一度让我更加委屈和自卑,好像在这么多亲人面前,我更加孤单了。因为那并不是我想过的生活,二十出头的姑娘混在柴米油盐和小孩子的作业堆里……

再后来,我参加了一个奇奇怪怪的社会培训课,知晓那个课程但没上过的人,都说那叫洗脑,叫传销。

嗯,我就是在这种洗脑课里待了三天,突然脑子就被洗得通透。我第一次打电话给爸爸妈妈说“我爱你”,第一次打电话给以前的领导说“感谢你们那段时间对我的照顾”……这种经历像过山车开到最高处一样刺激,收到的回馈也是从来没听到过的温暖。我好像找到了一把与世界和解的钥匙,我能看到门外透出的光。我已经不知道我这样的形容词在外人看来是不是很浮夸,一副“确实被洗脑很严重”的表情。

那个课程完整的学了半年,这半年像是半部人生,过得很漫长,纠结,难受,又刺激……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变化,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变得自信,张扬和宽容,好像一下子长大了。

同时,我认识了一个男孩儿,在进入课程的第一天。在回忆里,他那一天是闪着光芒出现在我眼前的,这不是被他的美貌所迷倒。而是回忆里那个陌生又格格不入的教室里,只有他看起来最亲切,最像我想成为的样子。

后来故事很简单,也很狗血。我们相识,相恋,想知。从一千多公里的异地想知,变成了三百多公里的异地恋。我们两个都没想到过的结局,竟然就顺顺当当的在一起两年了。这两年,其实我内心是感激的,在他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独立,成熟的见解,脱离对父母的情感寄托,工作更顺利,遇见了更好的自己(说这话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土啊,哈哈,他也老嫌我土)。我应该是那种说话必须字正腔圆的正经女孩,而他是性格痞气但做事成熟的男孩(现在被我带得也有点正经起来了,我也被他带得有些痞起来了。)

五年真的有很多故事,今天再打开简书,我都惊讶我怎么又开始写起来了,轻车熟路的。(记得前段时间看《三十而已》时就被钟晓芹影响想快点重新写作,可是我的工作不允许。)

好了,大概的我都交代完了,算是对自己一个交代吧。

我的故事还有很多,也还有很多需要和世界和解的,我也还会遇见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