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尔多:“一个失败的教育就是一个成功的教育”

child.jpg

《百分百多尔多》 :除去引言、结论,全书分为十一章。前九章致力于介绍弗朗索瓦兹•多尔多的精神分析与理论实践。也就是专注于儿童早期的精神分析。

多尔多认为,儿童在言说,也需要人们的聆听。她重新发现了儿童,或者说改变了儿童在成人意识中的位置。这源于其观点;人类的状况是痛苦的,这个冒险从出生开始。
由此,多尔多认为,要不惜一切代价发现儿童的主体,孩子是欲望的主体。她关注的不只是儿童的语言,还有身体,身体形象是通过逐步、不断的演化与重组而建立起来的,这些演化与重组是由于一些相继而值得阉割而产生的。多尔多关心的是阉割行为本身及其未来走向,即“符号性生成效应”。

为此,她特别区分了六种儿童身体的“阉割”:脐带、口腔、肛门、镜像阶段、初级阉割、俄狄浦斯阉割。每一种阉割对应一种对现实生活的进入,因而,母亲及“母亲代理人”的角色相当重要,他们决定了孩子人生及性格的未来走向。

多尔多终生致力于为儿童争取“权益”的事业,倡导人们自认识到无意识的那一刻起,就应该意识到培育下一代的重要性。她同样关注青少年的成长,她认为婴儿失去胎盘是为了获得新生,青少年告别童年则是为了游戏人生,或者与生活共舞。

第十章类似于一个总结单元,简单而精炼的重述了多尔多理论中的关键概念,如自哺、妈妈化、获取肉身、回转、一体粘着、成为、父-母亲。以及一些短句,如“我们无须永远正确”、“一个失败的教育就是一个成功的教育,孩子不是夫妻的私有财产”。最后一章则是对多尔多的评价。多尔多打开了“另一扇黑色大陆的大门”,这块大陆即是儿童的心理世界。多尔多一生的事业,倾尽全力邀请人们进入这块大陆。时至今日,人们一再意识到,孩子不再是一个只有生理需要的躯体,他的成长需要的不只是陪伴,还有倾听、尊重和理解。

从弗洛伊德到拉康,从温尼科特到多尔多,他们无疑都是语词高手。在这个意义上,精神分析是语词的游戏。学者们借此展开自己的实践或理论。因此,“阉割”之于多尔多,正如“足够好的母亲”之于温尼科特。

“阉割”的英文和法文共有一个词源。在英文中,该词(castrate)有三个释义:①阉割;切除卵巢;去除(植物的)雄蕊;②删除(书籍等)的不妥之处;③削弱(人的)精力;抽除……的主要部分。而在中文中,阉割一词的释义为:①割掉睾丸或卵巢,使失去生殖能力;②比如抽调文章或理论的核心内容,使失去作用或改变实质。

中英文的解释,都有明确的暴力特征,并同时指向一个阴暗的结果。如果对此词翻译是适当的话,多尔多的阉割理论却是另辟蹊径,在象征的意义上借用了“阉割”一词。她的每一个阉割,实际上都是一次过渡仪式,目的是趋向成长的路径。经由阉割,走向成长。据此而言,多尔多的阉割与暴力的截断不是同一行为,而更像是精心策划的“中止”。在事件两端之间的停顿,为的是更好的延伸,或曰成长。是中止,而非终止。因此,“阉割”是否能有更恰当的表述?这依然是一个语词或者言语的问题。

多尔多的观点更多的是关注个体的成长,成功或者失败在她那里是相对的。孩子在其自身的成长中会伴随着自我接受,而不仅仅是对父母要求的迁就。

成长的孩子可以形成独立思考的能力,对自身及生活均有所担当。同时,成长也意味着从他人那里获得教训及经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