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警察不好当

在北京总吃回转寿司,来了东京之后,反而一次没吃过,经不住友人的诱惑,晚上骑车到寿司店饱餐一顿,最后一结账,才八百多日元,显然比国内要便宜很多。顿时有种占了大便宜的快感,不自觉骑车快了很多。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转眼,旁光掠过一家堂吉诃德店。来过日本的都知道,堂吉诃德是一家比较适合屌丝的百货商店,什么东西都有,各个档次也都有,大到汽车用品,小到针头线脑,门类齐全。

猛地一捏闸,我停在了店门口,可是左看右看都没看到驻輪场(自行车停车场)。顿时犯起了难。日本的自行车也不是随便停放的。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停车入位,停到专门的自行车停车场。很多有强迫症的日本人甚至会把车座都摆成一条直线。很多停车场是按照时间收费的,一般停放一个小时左右在一百日元,也就是人民币六块钱左右。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转头,看到商店背面有一处草坪,旁边停着几辆轿车。根据国内经验,我们觉得这里是无人关注的旮旯,停十分钟进去买个东西应该没啥问题,于是把车停下就shopping去了。

十分钟后,一回来,才发现,出问题了。一个光头男和一个戴眼镜的年轻警察站在了自行车的旁边。心里顿时一激灵,不好,看来是遇上事儿了。

硬着头皮走到跟前,光头男冲着我们大声地用日语喊叫,中国人,中国人不懂规矩把车停到了我的地盘。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本土地私有制,与我们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同,除了公共道路,人行道马路牙子以内的地界都是个人领地。超过一厘米,也是对个人领地的侵犯。这跟我们中国人传统意识中,仅仅是借地方暂时停放一下的概念还是有所不同。

警察用手势示意他低声一下,文明一些。可是那哥们看到警察的反应,反而更加来劲,声音越来越大,并开始给市政厅打投诉电话,要求严惩这两个不守规矩的中国人。

虽然我们日语基本还只停留在二把刀吃喝拉撒的水准,但也能够听懂他言语中对中国人的那种歧视。非常愤怒,两个一米八的中国男人,被一个猥琐男欺负。可是我们理亏啊,不懂当地的规矩,即便是只停了几分钟,也算是违反了人家的规定,只能忍耐。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个警察耐着性子在听光头男打电话。电话骂骂咧咧的打了很久。警察终于耐不住性子,问光头男,你想怎么办。“严惩。”“好,你们俩,跟我走。”

光头男很得意的看着我们离开。转过一个街角,警察回头跟我们指了指右边,看,那里是驻輪场,下次来的时候停那里。你们回家吧。

看着警察骑单车离去的背影,深深感觉这个公仆当得不易。一方面要让这个右翼分子充分发泄,耐着性子让他嚷嚷,让他行使给市政厅和各个部门打电话举报的权力,努力让他不要再投诉和报警。毕竟这个交番(派出所岗亭)只有一个值班者,反复折腾,也只能是自己出警,折腾自己。另一方面,他又要防止右翼分子过分的言行动作激怒我们,产生肢体冲突。所以一直站在两方中间,努力保持两方的距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其实,日本的治安可以说非常好,他的好,不在于强力的社会管控,而是基于人的自觉。他警察的难当,并不是有多少疑难案件要侦破,而是要小心“伺候”好这些动辄发怒投诉的主人。

想起一件事,一群同学一起去秋叶原电器街,同行有一女生,背着一个敞口的女包,皮夹子就敞着露在外面,伸手可及。我赶忙上前提醒,别让人偷了。可是这位在日本带了多年的女生不屑的说,这是在日本,不是在欧洲,然后扭头继续逛街。

果然,天黑回去的时候,一切都安在。

这是一个低欲望的社会,欲望低的,连犯罪的想法都没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