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服

有没有觉得驴得水是那种浮世绘般的电影,你看没过姜文的鬼子来了?姜文的这个片子里从没出现过一个鬼子,这里也从没出现过一个学生,然后我记得片末是根据话剧改编的,这样一来就能解释得通了。这个电影好像没有其他的电影那样可以显示更丰富的内容,反而只在一个学校的场景下就出现了好多冲突。且不说这个里面对丑恶的揭示。光是用这样的喜剧外貌并不是为了票房的电影也不多了。

这是在和男票一起看过驴得水之后我的观点。

整部影片讲述了什么不想再说,而里面的张一曼是我最最喜欢的人物。可能说她是影片中的人物都略贬低了,应该说是整个影片的灵魂

在知乎上关于张一曼的点评有很多。在这里我只讲一讲我眼中的她。

张一曼从刚一出场就是一个惊艳,在镜子前试衣服,在整个灰头土脸的学校里是那么的明丽。而之后的肆无忌惮地开黄腔让我不禁惊了一下,本以为这是她自己半开玩笑的聊天风格……直到后来拒绝裴魁山,才知道这就是她,可以想要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的她。想睡服谁就可以睡服谁;开心干嘛就干嘛。在她眼里,蒜皮也可以是雪花。这样勇敢地洒脱,别说在影片背景的1942,就是在今天,也会被当作不正经的女人。

会说英语,会做衣服,会跳舞,会穿高开叉的旗袍……

敢于面对铜匠的老婆,愿意把头发留给别人,关键的时候可以担起责任,只做自己愿意的事情……

可能也就是张一曼能把人生活的像自己的人生。她不仅仅是爱自由,她就是自由。

在影片中,教育可以给铜匠知识,也可以让铜匠失去人性。

爱自由和爱智慧一样重要。人不是生活的傀儡。人和生活并不对立,记得在很久前的一个杂志上看到这样一段文字。一个女生,可以把租来的三十平米的房子布置的温馨干净。可能这就是一种与生活的和平共存。在我看来,每天无数的信息扑面而来,事情繁杂,人心叵测,而学习却时刻也不能停止。而我们的情绪也时刻在变化。可能不小心看到某一场景会带来一天的灰色;可能自己的一个善意的小举动也会让自己一天都是明亮的。

在张一曼看来,女人是可以睡男人的。她不一定要活成什么样子,只有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生蚝君:我要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