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温哥华攻略 - 62

今晚的月色真美

站在斯通博士身后的是两位很不同的男士。

一位银发苍茫,自然卷曲,中等身材,看着像有西班牙血统,笑起来脸上不仅有皱纹还有酒窝。另一位男士身材如斯通博士一般高大,乌黑的头发,也是学究气的黑边眼镜,黑眼珠,看着像本地印第安人后裔。

“让我来为你们介绍,这位是负责市场推广的总监史密夫先生。”西班牙后裔点头,酒窝吸引着我的注意力。

“这位是集团语言学院的院长汤姆先生,同时他也负责集团学术发展的策划和研究。”印第安人后裔腼腆地笑。

冯先生也将我们一一介绍给斯通博士和他的团队。

跟在一众人后面,我慢慢地走,左右打量着这再普通不过的教育集团办公楼。走道上是陈旧的地毯,课室倒是整洁明亮干净,且桌椅崭新。这是一个朴实朴素务实的学校,至少从外表看上去如此。

会议室的墙刷得雪白,椭圆形长条的桌子可以容纳十五人左右。安坐之后,斯通博士,史密夫先生和汤姆先生先后做了演讲。

不愧为在教育界浸淫了很多年的资深人士,斯通博士的演讲既有数据又有实例,更有情怀。假如单单把教育当作一门生意来做,也许不容易打动人,难能可贵的是,斯通博士就像俗世中的一股清流,他醉心于教育的本质,你能感觉到他身上那股浓浓的使命感,通过教育帮学生找到自我,完善自身,学以致用,在现实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史密夫先生的演讲吸引人之处在于,他清晰地告诉投资者为什么现在要投资斯通教育集团,当下的机会为什么最好。我看到冯老板止不住点头。

汤姆先生则主要讲集团近一年来在招收学语言的国际留学生方面获得的巨大成功,而那些留学生主要来自非英语国家,但不在亚洲。不可否认,英语语言培训是教育行业的一块大蛋糕,谁都想吃,如何去争夺这个市场,每个教育集团都有自己的制胜法宝。汤姆先生蜻蜓点水地讲了他们的招生策略,也许是因为我们尚未入局,他并没有太多展开,倒也情有可原。

会议非常成功,连平时不爱表态喜怒不展示于外人的冯老板在会后明确表示他会投资斯通集团。我既佩服他的决断和商业敏感度,也小小开心了一下,毕竟如果他决定投资教育事业,我的职位一定有长足发展机会。

这正是我所期待的。

无论是开会,还是参观,我一直在偷偷观察冯老板和周小姐。这种感觉颇有点刺激和负罪感。

他们总是相距不远不近,从没有任何肌肤之亲,起码在公众场合没有。周小姐话很少,一般都在默默地听,只有当冯老板问她意见的时候她才会说几句,而那几句通常是冯老板最希望听到的。她不会刻意去讨好或者跟从,相反,很多时候说的观点是冯老板的对立面。冯老板不仅不恼,会思考并同大家讨论。

我只是没想到,路游一直在偷偷观察我。

开会的时候,我专注做笔记没说话。吃饭的时候,我不做声地吃饭。参观的时候,我尽量走在最后面,如果冯老板不问我什么,我差点成了隐形人。 可每次我抬头或者转头的时候,有意无意地,都能撞到他的眼神。怎么说呢,那是一种不好形容的眼神,我只能把接收到的温柔信号归咎于他独特的丹凤眼,也许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晚上吃完饭,冯老板提议大家到酒店后院的海边走走,本想推辞,可冯老板一脸兴致勃勃,我便没说什么。

酒店的后花园对着海的内湾,夜色下的海安静且神秘。一道弯弯的月亮似柳叶眉,在不远的天边悬挂,月光微弱,苍穹没有几颗星。海风时不时轻抚脸庞,像轻柔的纱巾一样将脖子围住,也像射线企图穿过衣裳亲吻你的肌肤。

慢慢地,我走在了一行人的最后。

路游走在我前面,也很慢。

一阵海风忽然吹过,我哆嗦了一下,身子有些摇晃,正好被转头的路游看到。

“王小姐你冷吗?”温柔似黑暗中的一点星光。

“嗯,有点冷,早知戴个围巾过来。”我定住,双手环抱了一下手臂。

路游从脖子上脱下自己的羊绒围巾,朝我走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站在我的对面,距离可能不超过三十公分处,为我戴上了围巾并仔细围好,围巾紧紧地包围着我的脖子,他身上独特的男士古龙水的幽香包围着我,让我有点眩晕。

“这样会不会暖和点?”他的手很轻柔,呼吸很细腻,眼睛很温暖,我感觉一股电流从他的眼睛钻进我的眼里,沿着脖子爬到了心里。

明明身上已经开始暖和,我却有点止不住微微发抖起来。

“很暖和。谢谢。”声音很轻,似呢喃。我抬头看着他眼睛的时候,却在黑暗里看到了火。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我的眼睛里看到了火,两团火交织的时候,一定有座火山横亘在我们之间,即使我们只有不到三十公分的距离。

他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我。

我也没有说话,静静地迎接着他。

你在想什么?

不知道。

为什么眼里有淡淡地忧伤?

不知道。

我想走进你的心里。

害怕。

怕什么?

受伤。

我不会伤害你。

谁知道呢。

眼神不断在交织,脑电波也是。

我看到他颤颤微微地向我倾斜过来,我的心跳得飞快。

“冯老板一定在等我们了。”

我居然冷静地说了一句,黑暗中如惊雷一般。

他停在空中,把手插入外衣口袋,“可不是吗。我们走吧。”

两个肩并肩走在海边的黑影,一路都没有再说话,好像大家很想倾诉,可又怕说出口的话不合时宜。

冯老板他们不知走到哪里,可能先回了房间。我和路游一起走回酒店大楼,一起上了楼,在电梯处互道晚安后,我脱下围巾还给他,他客气地笑笑说不用谢。

回到房间后,我的心还是七上八下,我把抚摸过那柔软如丝绸的双手递到鼻子前面,深深地吸了好几口,闭上眼睛他那深情的眼眸还会出现。可他分明什么都没说。

强行按耐住去想他的心,我去洗澡,躺下,翻来覆去,拿起书又放下,关灯又开灯,脑海里全都是他的影子。这个该死的路游,为什么要把围巾递给我?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