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书香节记事2

一、初到会展中心

        2017年8月13日九点之前,我和其他几位志愿者赶到了南国书香节的主会场广州琶洲会展中心,放眼望去,真不是一个大字能形容的,比佛山的展厅不知要宽阔多少倍了,再看人流,各展馆还没开门,两排展馆之间的过道足有十米宽,熙熙攘攘的人群已经络绎不绝了,仔细看看,这些人中大部分是参展商派出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都这么多了,读者应该更多了。大家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打算大展拳脚,延续佛山的激情、进一步扩大战绩。

九点钟准时开馆,13.2展馆内一眼望不到边,雪漠老师的作品展位在一进门中国出版集团的展厅内,我们进去找到雪漠老师作品的展台,把行李安置在展台下面(因为我们湛江的几个人要坐当晚的火车回程的,所以一早就退房带行李来到会场了),简单熟悉了一下环境,就开始工作了。

二、从事老本行

        余叔(这次南国书香节活动现场的总调度余泽雄,因为年长,我们湛江的志愿者习惯叫他余叔)给我安排的任务仍然是派发传单,我先拿了一打传单走到13.2展馆门口,这时已经有很多读者进来了,我先是兴奋,一会儿就觉得不妙了,因为人太多了,我一个人根本就无法把传单放到每个人手中。所以赶快跑回展台去叫救兵。结果手里的宣传单很快就发完了。再次回到展台拿传单,却发现传单不多了,按照经验,在快开始签售时发传单的效果是最好的,可以让人直接留下来听讲座参加签售活动。所以商量之后决定暂时不发了,等到下午离讲座开始一小时左右再发。于是大家又出主意,让顾客扫雪漠禅坛的二维码送中国结或者送书签(这个书签其实也是宣传用的,只是版面较小,而且没有二维码,所以当书签赠送了)。总之是用各种方法尽量让雪漠这个名字走进读者生命。

三、“跳槽”

        不发传单了,我就加入到展位作品推介的队伍里了,和慈晓丽、杨素丽、林棉枝、王军等人,各占据展位一角,尽量不放过任何一个从展位前走过的读者。后来,黄丽蓉、易兰老师、唐艳清老师等也陆续加入进来了。每个人带着笑容、带着全部的真诚、使出浑身解数来让顾客认同雪漠老师的作品,并愿意购买。虽然,大家的喉咙都很痛了,但是看着走过来的顾客,仍然不忍心让他错过,还是拿出全部的精神来耐心地讲解和推介。这时,孙科长很贴心地给每人送上一颗薄荷糖,有了薄荷糖的清凉,再看到一个个因为自己的介绍而捧走一本本、一套套书走向收银台的读者时,那心里的甜蜜真是任何事都无法比拟的。在展台前,志愿者之间没有时间语言沟通,但是在推介的间隙里彼此之间会有短暂的眼神交流,相视一笑中,可以读出太多的信息,有相互鼓励、有赞叹、有喜悦、有遗憾、有释然......

有些读者,在我们尽全力讲解推介后仍然没有买书准备离开时,我们也知道要随缘,可是仍心有不甘,于是送他一个中国结或者书签,然后快速拿一份宣传单让他扫二维码关注雪漠禅坛,告诉他可以先通过阅读这里的文章了解,如果想系统地学习掌握、真正受益还是要看书,大家都在努力地把大善文化的种子种下去,期待某一天能生根发芽。除了中午大家轮流去负一楼的餐厅去吃快餐外,其他时间都一直在展位忙碌,直到雪漠老师已经开始讲座了,我回头一看,讲座的地方已经里三层外三层进不去了。于是拿着一个读者事先买好寄放在我这里准备找雪漠老师签名的满满一袋子书(心学系列、《老子的心事》等共13本)挤向签售地点。站在那里伸长脖子才能看到雪漠老师,听不清楚雪漠老师说的话,这时才感觉到腰痛得已经像要断了似的。签售开始了,我把书托人交给正在排队的购书读者后,又回到了展位。好像那里有魔力一样,雪漠老师在签售的过程中,我们陆陆续续又推出了很多本,原计划一个小时的签售,最后持续了三个多小时才结束。如果不是怕雪漠老师太辛苦,如果不是我们着急赶火车,肯定还会销售不少出去的。

四、回程

        晚上八点多钟,所有志愿者和雪漠合影之后,湛江大大小小一行七人(余叔还要继续留守,没有和我们一起回来),拖着、背着、拎着大包小包,主要是现场购买的书和随身衣物用品,一路转两程地铁到达火车站,在车站旁边的真功夫吃了晚饭,吃完饭再起来时,大家都说不歇还好,这一歇息,腰痛的、腿痛的、脚痛的,都变得异常清晰了,但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于是大家打起精神进站候车,一路上很多地方是没有电梯的,上楼下楼,是最辛苦的,幸亏团队里有一个邓栋文,虽然大家都已经快累趴下了,邓栋文的腿也早就抗议了,但还是坚持拿最重的包,每次上下楼梯,他就快速地运上去一件皮箱,再跑回头接另一个最大的皮箱。在爬最后一个楼梯时,当邓栋文回头去接的时候,已经有一个好心人帮我们把重重的大行李箱拿上来了。为此,小邓感慨了半天,说帮别人就是帮自己,说来广州的时候,他帮一个老太太拿了行李,现在就有好心人帮我们了。还有素丽的两个宝贝,很懂事,不但各自背好自己的大背包,还帮我们拿东西,特别是女儿余承静,自己背一个大书包、肩上还斜跨两个小背包,手上还帮我拉一个行李箱,行李箱上还又放了一个放书的袋子。让我可以腾出手来帮兴婷拿两个袋子。

五、总结

上了火车,大家都瘫在铺位上了。奇怪的是,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感觉腰没有那么痛了,好像体力恢复了很多。我走到8号车厢去看素丽、兴婷他们,两个孩子已经睡着了,他们累坏了。素丽和兴婷的精神也恢复很多,广州的签售圆满结束了,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讲起棉枝在学而优展位——此次广州会场共设立了两个展位,学而优是其中一个,但是因为中国出版集团的展位是大百科直接设立的,所以我们把力量主要集中在这边——的销售情况,和中国出版集团展区展位的销售情况对比,大家总结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对以后的活动是一个很好的借鉴。同样的林棉枝,在中国出版集团雪漠作品展位的销售业绩就很好,而下午她吃完饭回来,发现这边的展位,志愿者太多了,于是就自己到学而优的雪漠作品展位去推介,热情不变、真诚不变,熙熙攘攘的人流不变,要说有不同之处,一是学而优的折扣是八折、而中国出版集团是七折,但是绝大多数人还没等谈到价格时就走过去了,所以这个因素应该不是主要原因;第二点不同就是在这里她没有和她一样像打了鸡血的队友。她在这里费劲唇舌,有时对一个顾客的推介长达半个小时,却很艰难才能推出一本书。而在中国出版集团展位这边,经常是不仅把这里有的买了,连已经卖完了的《老子的心事》仅凭口舌介绍就能让他们去学而优花高价去买。所以棉枝看到那些到了二话不说拿了书就走的,就知道是那边推荐过去的了。这种现象,充分说明了信息场的存在,信息的传递,当一种信息场占主流的时候,其他弱势的信息就会被主流信息磁化。在中国出版集团雪漠老师作品的展位,有六、七位打了鸡血的志愿者站在展位的四周,大家的心念是一致的,没有自己的,所以这种信息的频率是一致的,达成共振后能量又会更强。走过展位的读者在接受推介时,其实是被一种强大的“迫切希望他能结缘雪漠作品、接受这种善美文化”的信息场包围了,裹挟了。回想在佛山的时候,其实也是这种原因,所以很多人是不知不觉被一种力量裹挟着走向了展位、走进了会场。所以做事时,势很重要,一旦形成一种势,做事就会事半功倍。但这个势是什么?说白了就是人心。大家都有一颗无我的利众的心,自然就能够拿出全部的热情来做事。每个人都这样的时候,势就出来了。

六、总体感受

这次参加南国书香节,印象最深的是每个志愿者脸上的笑容。写到这里,我的脑海中跳出了李文禹的形象,因为我们两个到佛山体育馆时还没开门,事先也不认识,因为都是志愿者,就感觉格外亲切,所以就在展馆门外聊了一会儿。佛山签售结束后,他很热心地搭我和两个带孩子的妈妈(慈晓丽和杨素丽)回广州,免去了带孩子一路赶车的辛苦。一路上,孩子们和两位妈妈都睡着了,我因为入睡困难有幸听到我们的李文禹大哥一边开车一边唱歌。声音不大,但是从歌声里听出了轻松、快乐,周末休息跑到佛山当了一天的志愿者,回广州时竟然还能唱歌,这种发自内心的快乐还真是外人无法理解的。还有余叔,为了这次书香节,提前几天就从湛江赶去广州了,费心费力地跑前跑后,还给每个志愿者订做了服装,六十多岁的人了,身体又不好,因为年轻时受过重伤,血液循环不好,站久了脚就会青紫、肿起来,但是没有听他叫一声苦,反而激情澎湃,安排大家有序地工作,看到现场售书的火热场面,余叔笑呵呵地抓拍志愿者忘情工作的美好瞬间,雪师签售时,余叔充满激情地现场粤语播报,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这个群体里,不论遇到什么事,在日常生活中看来是不顺的,可能会影响心情的事,在这里好像都不是问题。这不正是我们追求的修行境界吗?修炼出一颗快乐的、明白的、不为外物所动的心。所以我想在志愿者团队中和大家一起做事,应该是最好的学习成长修炼机会。

还有一个感受是参加志愿者活动可以变超人,可以治失眠。我是周五晚上从湛江坐火车到佛山的,一晚上,因为火车空调凉、上下旅客的声音大等种种原因,基本上一夜无眠。我担心自己撑不了一天,兴婷和一凡知道我这个睡眠不好的毛病,很体贴地说中午时让我到某某地休息一会儿,而事实上,我们根本就没有休息时间,看到穿梭的人流,自己压根也没有要休息的念头,就这样一整天下来,除了腰痛,其他没有什么不适。到了晚上,我和素丽及两个孩子一起住,之前还担心孩子睡觉不老实自己睡不好,结果我十点多就睡着了,而且一夜无梦。接下来是广州的一天紧张工作,然后又是火车上的嘈杂、动荡,但我竟然睡着了。而且最神奇的是,一觉醒来,腰基本不痛了,当天下了火车,回家放下行李,简单吃口饭就去单位上班了,一天下来竟然始终精神饱满。以前,单位组织活动,去森林公园徒步两个小时,我都会觉得很累,而且要一两周时间才能慢慢恢复过来,这次竟然一宿觉就恢复了。而且,直到现在,好睡眠都一直持续着。

        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有人说是有法界的力量加持的缘故,我想应该还有一个原因是,参加书香节,自己和那么多具有大爱大善之心的志愿者一起做事以及近距离接触雪漠老师,已经被他们的慈悲无我利众的磁场磁化了,当自己无我时就与虚空法界融为一体了,这时是没有妄心的,所以我们的能量可以很快恢复,记得雪师曾经说过,他很累的时候,只要彻底放松哪怕一分钟都能很快恢复体能了。这应该就是道家修炼所说的吸天地精华吧。而平常时候,修得不好的人,能量都被各种妄念消耗掉了,所以很容易疲劳。难怪我们的孙良俊、葛万军学长等常在雪师左右!跟着雪师天南海北地播撒大爱,是奉献,也是完善和成就自己,所以雪师常说,利众其实就是利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