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沙家浜.智斗》故事,看做事3个层次表现:正常、优秀、卓越

周末没事,偶尔听到经典京剧唱段《沙家浜.智斗》,自然叹为观止,这段唱词着实精彩异常。

“智斗”这段剧情涉及胡传魁、刁德一、阿庆嫂三个人,心怀各异,暗暗交锋,句句精彩,由此心理学分析自然少不了,为何人家如此厉害?

对,这里我想说的就是这三个人都是厉害人物,为何呢?很简单:作为政治正确自然是突出刻画阿庆嫂机智勇敢,智斗对方,可这也正是因为对方也很厉害的缘故,因此尊重对手就是尊重自己。

一句话,对手厉害,才会彰显自我厉害,对手是草包,自己无疑也是草包一枚,有啥好嘚瑟!

事实上,智斗这段经典戏也是这样刻画的,稍微分析就是如此,而非我胡言乱语。


社会心理学行为公式看人物

社会心理学有个最基础也是著名的勒温公式,用来解释人的行为,认为社会中个体行为表现是个体心理特性和所处环境相互作用的结果,缺一不可。

用数学公式表达即B=F(P,E)。所谓大道至简,越是简单的越是富含深意,典型例子就是《道德经》,不过五千多字,研究者古今中外,受益无穷。

用上述勒温公式解读智斗这个故事的三个人物,可以区分为三个层次表现:正常、优秀、卓越。

胡传魁:表现正常。作为故事配角,其实表现并不差,起码正常水平,因为下面三点原因。

一是身为司令不缺水平。作为团队领导者,尤其和敌人周旋战斗过多年,你会认为真是阿庆嫂故意说的“草包”?不要怀疑领导者的水平,如果看不惯,说明你还处于愤青阶段,不信的话你领导三五个人就知道是不是得有点水平。

二是知恩图报自有情感。就凭借开场白说明阿庆嫂是自己救命恩人,这说明他没有忘记曾经的经历,虽然一码归一码,但这是做人基本底线。

三是掌控大局坐山观虎斗。胡传魁自然知晓春来茶馆不简单,可是一方是救命恩人,一方是自己参谋,既要做人有感情,又要做事有原则,这时候最好就是退居幕后看龙虎斗。

刁德一:表现优秀。先给个定义,所谓优秀就是正常情景下的超常发挥,即环境正常时候个体心理特性发挥出色和超常。

一是明白身份,言行得体。刁德一要尊重上司胡传魁,怎么也得给胡司令面子,不能气势汹汹,不能无理取闹,而对于阿庆嫂也得保持和气,盘问也要有理有据。不失身份不是易事,多少人,得理不饶人,无理争三分,“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二是借题发挥,追问刁钻。不亏姓刁,刁得一连续三问,彰显主场水平:敢在日本人眼皮下救胡司令一定不是一般人;既然背靠大树好乘凉新四军可是大树呢;故意假设对新四军更加周详施加压力看破绽。这步步紧追,不得不说主场优势发挥出色,表现优秀。


先有底线思维判断再有出色智慧应对

上面的故事情景,不难看出阿庆嫂处于被动危险中,身处非正常环境下,由此要对阿庆嫂冷静机智应对给出卓越表现打分。

阿庆嫂:表现卓越。

还是先给出定义,所谓卓越就是非正常环境下的正常表现,比如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危急时刻还能气定神闲仿佛平常一般。也是清朝两代帝师翁同酥自勉对联所说,“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

阿庆嫂就是如此,身处危险环境下,一般人早就“两股战战几欲先走”,她却临危不惧,还能机智勇敢,出色应对,一一化解刁钻问题。面对三问,就是围绕茶馆生意大做文章,救了胡司令也是后怕,更是为了茶馆生意有靠山;要说靠山全是乱猜测,因为茶馆不过“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至于周详不周详,不过逢场作戏而已,因为“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人一走,茶就凉”。

当然,能够如此沉稳应对,言行出色,不得不有下面几点:

一是视死如归底线思维,也是信仰坚定;

二是对方只是试探而已,还有救命恩人;

三是聚焦茶馆老板角色,强调生意而已。


简单小结

从勒温行为公式,可以理解某人言行表现,是个体因素还有特殊环境导致,这是共情的理论依据,让我们能够理性解释和容易接受别人言行。

除此之外,仅仅理解和解释不够,我们身处此中时候,如何做的正常、优秀和卓越呢?那就是学习智斗人物做法,底线思维基础上,先判断再应对,大胆猜测但坚决不直接点破,意象对话“做人留一线,今后好想见”。

附录:

胡传魁:你问的是她?

(唱)【西皮二六】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拢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

【流水】遇皇军追得我晕头转向,多亏了阿庆嫂,她叫我水缸里面把身藏。她那里提壶续水,面不改色,无事一样,骗走了东洋兵,我才躲过了大难一场。似这样救命之恩终身不忘,俺胡某讲义气终当报偿。

阿庆嫂:胡司令,这么点小事,您别净挂在嘴边上。那我也是急中生智,事过之后,您猜怎么着,我呀,还真有点后怕呀!……参谋长,您吃茶!哟,香烟忘了,我去拿烟去。(进屋)

刁德一:(看着阿庆嫂背影)司令!我是本地人,怎么没有见过这位老板娘啊?

胡传魁:人家夫妻“八·一三”以后才来这儿开茶馆,那时候你还在日本留学,你怎么会认识她哪?!

刁德一:哎!这个女人真不简单哪!

胡传魁:怎么,你对她还有什么怀疑吗?

刁德一:不不不!司令的恩人嘛!

胡传魁:你这个人哪!

刁德一:嘿嘿嘿……

[阿庆嫂取香烟、火柴,提铜壶从屋内走出。

阿庆嫂:参谋长,烟不好,请抽一支呀!胡司令,抽一支!

刁德一:(望着阿庆嫂背影,唱)【反西皮摇板】这个女人不寻常!

阿庆嫂:(接唱)刁德一有什么鬼心肠?

胡传魁:(唱)【西皮摇板】这小刁一点面子也不讲!

阿庆嫂:(接唱)这草包倒是一堵挡风的墙。

刁德一:(略一想,打开烟盒请阿庆嫂抽烟)抽烟![阿庆嫂摇手拒绝。

胡传魁:人家不会,你干什么!

刁德一:(接唱)她态度不卑又不亢。

阿庆嫂:(唱)【西皮流水】他神情不阴又不阳。

胡传魁:(唱)【西皮摇板】刁德一搞的什么鬼花样?

阿庆嫂:(唱)【西皮流水】他们到底是姓蒋还是姓汪?

刁德一:(唱)【西皮摇板】我待要旁敲侧击将她访。

阿庆嫂:(接唱)我必须察言观色把他防。

[阿庆嫂欲进屋。刁德一从她的身后叫住。

刁德一:阿庆嫂!(唱)【西皮流水】适才听得司令讲,阿庆嫂真是不寻常。我佩服你沉着机灵有胆量,竟敢在鬼子面前耍花枪。若无有抗日救国的好思想,焉能够舍己救人不慌张!

阿庆嫂:(接唱)参谋长休要谬夸奖,舍己救人不敢当……开茶馆,盼兴旺,江湖义气第一桩。司令常来又常往,我有心背靠大树好乘凉。也是司令洪福广,方能遇难又呈祥。

刁德一:(接唱)新四军久在沙家浜,这棵大树有阴凉,你与他们常来往,想必是安排照应更周详!

阿庆嫂:(接唱)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人一走,茶就凉……有什么周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