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可爱的人

今天是大年初一。

六点钟窗外的鞭炮声就噼里啪啦的响起来了。

昨夜睡得很晚,不是因为要守岁,而是一直牵挂着武汉疫区的情况,辗转反则。

学医四年,当年一直不明白为何要设置预防医学。自己学习这个专业觉得是医学行业的边缘学科。

现在终于明白了,这个专业的社会意义。我的那些同行们,在疫情发生时,必须在第一线。

就像和平时期的军人,好像没有什么重要。一旦发生险情,灾难,战争,人民子弟兵必须冲锋陷阵,为人民的生命财产保驾护航。

而医护人员是另一条战线。看不见的硝烟,阴性的凶残的敌人。军人和医护人员都是最可敬的人群。

他们面对有可能的牺牲,从没有退缩。

我想,我如果还在医护战线,也是会请缨在到第一线的。

那是职责和信仰。那是当初穿上白大褂时的誓言。

向那些逆行在疫区的人致敬。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