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空常来我家做做

字数 3437阅读 106

  一

  老许和我说有空常去他家做做。

  收到他信息时,我刚从他家出来不到十分钟,站在小区对面的公车站等车。

  对着手机屏幕翻了个白眼,抬头往他家看去,这孙子正靠在阳台的栏杆上抽烟。

  距离并没有产生美,跟我隔着一条大马路的老许,发福的身材强奸着我的瞳孔,还是黑色加粗的。

  看着他肚子上的肥肉从两个铁栏杆的空隙中挤出来,真有点猪圈里的猪想要越狱的味道。

  心里琢磨着老许再这样饭后一支烟下去,得提前踏入微胖界。

  保持身材,有空跑个步减个肥这话我刚在饭桌上又和他提了一次。

  他头都没抬,钳了块肉放自己碗里:“男人有才就行,再说帅了二十几年,也够了。”

  我皮笑肉不笑,这人不要脸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二

  老许、我、周洲高中一个班。

  三个人都喜欢五月天,加上嘴贱,聊得到一块,有事没事搭一起瞎混。

  老许有段时间和我安利NBA

  他说他的偶像是科比

  我问谁

  他兴奋地说出科比那句名言“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的样子吗?”

  我还是一脸懵比“洛杉矶我知道啊,凌晨四点我也知道,科比我不知道。”

  他从抽屉里抽了本杂志扔给我。

  托他的福,到现在NBA我唯一认识的就是科比了,黑得还挺帅。

  那会大伙都还不知道僚机这词,但我着着实实做了他快三年的僚机。

  到毕业,都和他要撩的机混成可以一起逛街的朋友了,可是老许还没撩成功。

  这事不赖我,要怪就怪老许要撩的机比老许还固执。

  某天课间,老许递了个密封好的信封给我。

  我莫名其妙。

  老许让我上趟三楼二班,给何方。

  我问他何方谁啊。

  一旁的周洲打趣到:“一个比科比还要重要的人。”

  老许有些腼腆地笑了笑:“放学请你吃个鸡腿。”

  我看着老许少有的腼腆,这才反应过来这他妈是情书啊。

  下午几个人饭堂吃饭,我想起何方出来拿信时扭扭捏捏的娇滴滴样,问老许喜欢她哪啊。

  老许说何方和别人不一样。

  “哪不一样?”

  “她好看。”

  科科。

  好看也没用。

  老许喜欢何方,初中追到高中。

  可何方不喜欢老许,何方喜欢的是学习。

  她想考厦门,因为厦门有她的心上人。

  何方哥哥的朋友,我们上几届的学长,在厦大。

  要不说这群人都瞎几把早熟,周洲和我说何方从小学就喜欢上学长了。

  我问他怎么知道,他说何方写给学长的情书他看过。

  我黑人问号脸看着他。

  他见我一脸不相信来劲了说你别不信,我在市里图书馆借的武侠书里捡到的,那男的可能夹里边忘拿了。情书我现在还留着,字可真丑。

  我说得了吧,人小学的字能好看到哪,你这不高中了写字还跟幼儿园似的。

  周洲手里转着笔,一时想不到反击的话,没吱声。

  我接着放话:“你人别贱,别给老许看啊。”

  “老许早懂了。”

  我用眼神剜了一眼周洲。

  他嚷嚷起来:“唉你别瞎瞪啊,是人何方自己和老许说的。屁都不关我的事。”

  得,这两人还真行。

  何方高中三年,牟足了劲想考厦大。

  我怀疑她除了看看老许给她的情书和课本练习册,就没其他读物了。

  可最后,老许去了厦门,何方和我一样,留在了南宁。

  三

  上了大学,大家接触新事物有了新圈子,偶尔网上开黑组个队,隔着屏幕瞎贫。

  新鲜劲一过,几个人不过是分散到不同城市过着鸡零狗碎的生活。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过着。

  老许倒一直是个能带给朋友惊喜的朋友。

  大三十月份,我整个人都泡书堆里看书备考会计。

  感冒鼻塞加上自习室人多空气闷,电算化看得昏昏沉沉,后背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转头看见老许笑得一脸灿烂地站在身后,我一句卧槽引得自习室里奋笔疾书地同学纷纷侧目。

  老许和我嘘了一声,我收拾收拾就跟着他走出了自习室。

  校道上我问他啥时候来的来干嘛。

  他一脸得意:“刚下火车就过来找你了,前几天见你朋友圈说想撸串啊,刚好我也想。”

  看到老朋友,自然挺高兴,笑嘻嘻地和他说给他加个鸡腿。

  他让我找家贵的,他请客。

  我翻了个白眼:“能贵到哪,嫌钱多结账时多给他几百别让找零就是。”

  热热闹闹的学生街,挑了家人少的点了串两人就往油腻腻的椅子上坐。

  东西上齐,吃着吃着老许瞟了我一眼:“你还记得我们班那个李非凡吗?就矮矮小小成天不说话那个。”

  我想都没想说记得啊,当时学校附近的小超市有个卫生巾牌子叫非凡魅力,我就这么记住这人的。

  老许阴阴地笑了骂我损,说她高中毕业没读大学,广州打了一年工就嫁人,现在都有小孩了。

  我纳闷:“怎么?难道你和她还有过一腿?都人妇了还念念不忘?”

  他喝了口酒:“哪能,她长得还没你好看。”

  “说人话。怎么突然说到她?”

  “人孩子都两岁了,你胸还没长。”

  “哦。艹你大爷”

  撸完串,带老许学校浪了圈,天南地北瞎吹牛逼。聊着以前做过的傻逼事、说着这几年各自碰到的奇葩。

  他没提何方,我自然也不问。

  送我回宿舍门口时,快凌晨。

  我说行吧,你赶紧回去洗洗睡,明天我带你去逛逛中山路,我请客。

  他身子直挺挺站着,没道别的意思,顿了顿才开口:“明天陪我去趟一附院吧。”

  我看着他有着发福的肚子:“打胎还是割皮啊?”

  老许无奈地笑了笑,点了支烟:“去看看何方,她住院了。”

  果然主角都是放最后。

  四

  第二天真的是六点没到,我就被老许的电话吵醒了。

  他说他睡不着,你们学校小门的旅店席梦思都不软啊。

  我骂了一句操你麻痹你也不硬啊,老子的宿舍连席梦思都没有。

  说完就挂了,没听清他后面的嘟囔。

  十点半洗漱下楼时,老许怀里抱着双肩包,已经坐在宿舍对面的凉亭里等着。

  早餐都给我买好,我喝了口豆浆,问他坐环2还转车去。

  他说打的吧,你不坐不了公车吗。

  抬头看了看人越来越横向发展的老许,心里挺暖。

  朋友的喜好,五大三粗的他都懂也都记着。

  我笑了笑,挺远的打的多贵,我们滴滴吧。

  一路上老许碰到反光物体脚步都会放慢,摸摸头发、理理衣角。

  我们在医院附近挑了朵花,买了些果。挑果时,老许仔仔细细地选来选去。

  跟高中把情书从草稿誊到信笺上一样认真。

  这么多年了,还真没变。

  出了电梯,老许把抱在怀里的双肩包打开,居然拿出了一个保温盒,里面装满了鸡汤,汤面上还漂几粒枸杞。

  我见鬼一样看着他。

  他面不改色:“早上睡不着,去你们学校后门,让餐馆阿姨现杀现炖的。你们学校的鸡还挺贵。”

  早上出来微信上和何方打了个招呼,没说老许一起来。

  老许不让说,我搞不懂他是娇羞还是想给何方惊喜。

  反正进了病房,我挺惊。

  躺在床上的何方脸色苍白,精神到挺不错。

  一白遮百丑,何况她本来也不丑,病起来反而更好看了。

  旁边坐着一男生在给她削果,两人有说有笑看着心情都不错。

  这男生我见过,大一串校找何方玩,回去晚了没公车,还是何方让这同学开个小电车送我回去的,说是她同班同学。

  电车男见到我俩,从椅子上站起来,把削了一半的果放一旁,开始接我们的东西,跟主人似的笑眯眯地招呼我们。

  老许手里捂着的鸡汤没给电车男,自己拿到了床头柜子上放着。

  何方看到老许跟着我屁股后边进来,眼神明显闪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老许把鸡汤盖打开,乐呵呵地道:“来看看你。”

  电车男找了两张凳子让我们坐,自己坐上了何方的床尾。

  何方这鸡汤喝得四个人都挺尴尬,没和老许介绍电车男,也没和电车男介绍老许。

  我受不了这气氛,开始嘻嘻哈哈和她瞎扯。

  说一句,何方应一句。几句下来,自觉没趣,道了个别拉着老许就出来了。

  出了医院我问老许:“你知道你的头为什么这么圆吗?”

  老许等着我继续说。

  “因为备胎也是圆的。”

  备胎许当天就回厦门了。

  并不是情场失意夹着尾巴逃走疗伤。

  刚好当天有低价机票,看完何方,知道她一时半会死不了有人伺候着也放心走了。

  从机场回来,还没到学校半路上就收到了老许的信息:“其实我也有试过其她人,毕竟这么多年了。想过办法不爱她,只不过一次次反复证明还是放不下。周洲和我说,放不下的都只是时间没到。我不确定,自己会不会等到。”

  看吧,男的动了情,矫情得可爱。

  五

  今年七夕凌晨

  半年不发动态的老许准时搞了个大新闻

  在朋友圈发了张牵手图

  评论里出现一堆或好奇或眼红的单身狗

  周洲问我知不知道那女生谁

  我说看手相肯定不是吴彦祖

  他要艹我大爷

  我说您放过我大爷,艹我吧

  他说不,好gay从来不碰女人。

  我说操你大爷

  周洲让我先别艹,告诉他那人是不是何方。

  我说不能吧,虽然我没仔细研究过何方的手型,可就何方对老许的态度,老许根本没机会啊。

  他就说我成天胡吃海喝不关心朋友,老许六月份和何方一起去了趟丽江了。让我问问。

  你让我问我偏不问 ,本来还挺好奇,后来想想还是算。

  老许是那种想说自然会说,不想说问了也没用的人。

  六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

  我都觉得老许其实是我们每个人的结局。

  不管照片里的手是不是何方的

  都值得我们为他高兴

  是何方

   就恭喜老许心想事成

  念念不忘、有了回想

  不是何方

  就祝贺他放下了

  开始了新的人生。

  得不到的,难受过后,还是得不到。

  中国人口14亿啊,不搞计划生育了还要蹭蹭蹭地长。二胎政策一来,没准你们对象还是个小蝌蚪。

  人山人海,边走边爱。干嘛要做个困住自己的傻逼。

  得到了的,希望会是你真正放下,释然后的珍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