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岁刚刚花季雨季,叛逆的性格中带着冲动,对世界充满渴求,可也会带来野心的膨胀。我认识一个姑娘,我们先把她叫可心吧,她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父母在她六岁的时候就离异了,留给她的只有一个洋娃娃,她的童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心理也开始自闭,她不爱与人交流,但她笑起来很甜,是那种招人喜欢的姑娘,如果她足够开朗的话。就这样她默默上完了小学,老师大概都想不起她的名字,等到了九月份开学上初中时,好久不曾见面的父亲送了她条白色的连衣裙,她爱不释手,开学报名那天,可心穿着纯白的长裙,走在两边开满彩菊的校园里,这个校园很大,她不好意思问路,路痴的她绕了很久找到了自己的教室,找到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坐下,旁边就是做卫生用的新工具。按成绩分位,她被分到前排,变成了班里名副其实的好学生,她只是不爱讲话,在班里没什么朋友,初一的上学期又一次沉默的过去了。初一下学期班里有群学生就开始躁动了,她们开始反对学校规章制度,染发打耳洞纹身,不穿校服,吸烟喝酒出入网吧。可心是个乖孩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校服马尾。不知道哪天,别人问她她父母一个月挣多少钱,她说一万吧,在学生的眼中,觉得她根本就是在装逼,对啊,学生时代的人总是如此觉得自己什么都懂,殊不知自己才是最肤浅的。她们整天对可心言语辱骂嘲讽,上体育课,可心一个人坐在柳树下,她们把柳絮往她身上撒,把土踢到她的身边,干净的校服瞬间脏了,但她并没有哭,默默忍着,她也没有打算去告诉老师,在她的内心是那么的善良,觉得一切都会变好的。她在班里唯一能聊的来的告诉她是时候可以改变一些了,那天她换了米白色的一身,那些自称小混混的女孩子们围过去,"你穿过名牌吗"可心安静的说有,可名牌在别人眼里就是耐克阿迪,真可笑。于是她又被嘲笑了。就这样语言侮辱了一个学期,她变得更加自闭也有点抑郁,在家里拿起刀子对着手腕不知割过多少次,疼痛感淹没了心理的难受,她的妈妈却全然不知。初二又是一个新的开始,对于可心就是一场接一场的噩梦。又是一个开学季,同学们染了头发,棕色黄色红色米色,而可心还是顶着一头乌黑的齐耳短发。她路过学校后门的小胡同想去那边的商店挑几只漂亮的笔,小胡同里形形色色的人,社会上不学习不工作的男生踩着摩托车在那里等他们所谓的女朋友,那些还在学习的初中生自以为是的上了别人的车,还很骄傲的看着同龄的学生,我不知道究竟是谁该感到羞耻,可心刚走到胡同口,她们班里烦人的女生就出来了,堵住她,一人莫名奇妙的给了她一巴掌,娇嫩的小脸瞬间变得红肿起来,真的是别人想欺负你的时候任何你任何一句话都能成为她们欺负你的理由。越屈服越被折磨。她们说下周三要打她,让她下课不要跑,她们还会在她放自行车的地方等她。可心害怕极了,可也无人去诉说。那些日子她的成绩一落千丈,父母不按时倾听,老师不知道疏导,她把一切都放在内心深处,压抑着。周三到了,下课铃声一打,可心马上冲出去内心是那么忐忑,可是自行车停放处,她们就在那,她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假装看不到她们,她们还是嘲讽的说"害怕了吧,跪下求我们啊,你知道你车子为啥都是没气了吧,我们没事就给你车胎撒气啊,哈哈哈"那笑声猥琐,可心忽然想起记不清多少个夜晚,她推着没了气的自行车步行一个半小时到家,回到家还被快要下班的母亲数落为什么没有提早做好饭,想着想着,眼角落下了泪珠,而她们却以为可心是害怕了。有些人很文静但骨子里都会有股不服输的灵魂。不知道哪位好心的学姐看不下去了,看着一大堆人围着一个小姑娘打,学姐叫了一帮人去帮她,可是这一幕被班主任看到了,有时候事实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她们都被叫去了办公室,班主任要把可心,自己班打人的女生开除回家,这帮人一听就怂了,开始互相推卸责任,但是后来,她们还是被开回了家,最委屈的可心,给母亲打电话哭诉这,让她回家。美好的初中生活本来就是无忧无虑的,可她们的档案里留下了处分,而可心的处分是她一辈子的结,走不出去又不知道怎么挣脱。回到家的可心更加郁闷,终于在第四天的夜里吃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药,兑着一瓶白酒冲下去,一阵剧烈的烧心让她难受的不行,她把母亲叫醒,母亲吓坏了,连夜去了医院,洗胃拍片,全身检查,事情并没有很好,她被查出胃部长了一个肿瘤,还好是良性的,她休息了几天,被送到手术台,可心说“应该不会疼的”母亲第一次看到坚强的女儿,感到深深的愧疚。那些在母亲身边睡着的日子可心总是很安稳。她的妈妈变得温柔,允许她等到了初三下学期再去学校,还给她请了一个美术老师,在家教她画画,她是个很有天分的姑娘,画的画总能得到导师的夸奖,在爱与兴趣中她慢慢改变了,她开始正视自己,控制饮食,调整心态,半年时间,她从快一百斤的体重瘦到七十多斤,头发也变成了齐肩,还给自己剪了适合的刘海,当她初三踏进校园的时候就像变了一个人,开始主动交朋友,她主动去跟往日欺负她的女生说话,并要求同位,初三过得很快,因为有中考。所有人都忙着备战。无心顾及其他,可心也萌生过要报仇的想法,因为善良的天性,她选择原谅,她觉得她经历的苦都是未来的垫脚石,所以她总能成长的很快。她加上全校第三名的美术成绩进了艺术高中,她说,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每个人都有黑暗面跟光明面,碰到邪恶你不能退缩,别人尊重你一分你敬他二分,别人辱你一分,你便还他十分,这世界本就平等,他没有优秀你,你不必低他一等。想听结尾吗?那些以为为是的姑娘们过得是真的不好,初中辍学步入社会后还那么厉害吗,有没有长进啊,多了解些别的,连基本的道理会讲了吗?听说她们过得不好,至少没有你好。我奉劝那些觉得暴力可以自恃一致的人好好看看自己,你拥有什么,除了一副恶心都家的皮囊还有什么,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以后你去求你欺负过得人的时候你考虑过现在得所作所为吗?你以为你有钱有权,对不起我有法律有人民大众,有不屈服的心,遇到校园暴力,麻烦告诉老师,家长,社会,媒体,我不能保证你会很好,我能保证你的一生都会有污点,无所事事,对,你可以啃老,可能你的父母亲觉得你很丢人,强势不是欺辱,多读点书,没事多去旅游,去外面看看比什么都强,谢谢。

平行与尊重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612评论 4 36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814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427评论 0 239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743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104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455评论 1 214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64评论 2 31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54评论 0 196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159评论 1 239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446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53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94评论 2 252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27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28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84评论 0 19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485评论 2 27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395评论 2 26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