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吴君,是我早年认识的笔友,与他一见如故,缘于当年向笔友们征询材料时的一次会面。

十八年前,我写了篇文章,苦于没有陶渊明生平细节资料而犯愁,吴君特地找来工具书,助了我一臂之力。

文章发表后,我于一家大排档宴请他。

点了几样菜,上了两瓶白酒,临窗而坐,推杯换盏,谈文学,说工作,话理想,品人生,兴之所至,无所不及。当聊到女人时,我们甚至不怀好意地游目街上过往美女,吹哨坏笑,惹得众女侧目怒视。此荒唐举止虽流氓,却不失晋代“竹林七贤”之流放浪形骸的遗风!

往事如烟,又似醇酒般令人深切回味。

一天,接到在外地工作的吴君的电话,说正在动车上,途经黎塘,让我到车站接他。

阔别多年,眼前的吴君让我几乎认不出了,以前丰润白皙的脸变得消瘦黝黑,神情有些憔悴,唯一不变的是那双神似好莱坞影星布鲁斯•威利斯的玩世的眼睛,依然风釆如昔。

从车站回来,我在一家小餐馆为他接风洗尘。

吴君早年离开黎塘,到外地一家事业单位工作,闲时爬格子当写手,赚些外块,因擅写男女情事,在圈子里有“情圣”美称。

一杯酒下肚,我问:你和嫂子一向夫唱妻随,怎的不见她同来?

他讪笑说:离了!

我吃惊直瞪他。

他呷了口酒,抹了下嘴:不合则离,好聚好散,这年头大抵如此。

我责怪说:这可不是你的风格。你俩总不至于一言不合说离就离吧?

他摇头无奈说:有些事情总让人看不透,说不清……

我无语。

喝了会儿闷酒,我还是忍不住问:以后咋打算?

他掏出手机,翻了几下,指着屏幕,自得问:咋样?

我仔细看去,是妙龄女与他的聊天记录。美女很直白:我还在努力,千万不要喜欢其他人!

我不觉莞尔:呦!有美女倒追呀!

他兀自说:她姓白,名富美,大学生!

我靠!还是白富美大学生!我吓一跳。

他不以为然:事实上,我们仅网上认识,素未谋面。

我吃惊不小:撩妹特么高明,你是咋手段啊?

他拉下脸,说出虐杀单身狗的话:这种小萝莉,不是我的菜!

这话未免过于狂妄,如出自别人之口,我大致报以“呵呵”的漫应,但以我对他的了解,却深信不疑。

尽管号称“情圣”,可他历来谨言慎行,就说他结交女网友的“约法三章”:一不见面,二不借赠钱物,三不互揭隐私。他常笑称这“约法三章”是道防火墙,既防自己玩过火,又省却不必要的麻烦。为此他也颇费苦心,有次和我微聊,说到有女网友执意要前来和他见面,他立马把人家删除了。真是不可理喻的傢伙!

我于是摇头感叹:别人打灯笼都找不到的白富美,在你眼里如此不屑,在这物欲横流的世代,老弟简直是异类!

他抿下嘴,不吭声,点了根烟,吮了一口,又徐徐吐出。袅袅烟幕中,满眼满是恬静的柔光,神情竟似如醉如痴。

我心由一动,干咳数声,待他回过神来,谑笑说:看老弟这般痴态,莫不是心有所属?

他由衷地对我伸出拇指,顿了顿,然后向我倾吐心中苦水。

原来,和他同一科室的,有位离异的女同事,因工作出色,领导常把许多棘手的事,交由她和他处理。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时间久了,两人工作配合默契,彼此好感满满。当然,这些都是他离婚前的事了。当时其他科室的人似乎看出些许苗头,纷纷起哄,欲撮合两人作成人之美状。后来不知怎的,他真的和老婆离了。与此同时,又不知怎的,同事们却慢慢有意疏远他们,连看他们的眼神都显得怪怪的。接下更是杠上开花,有关他们的各种“绯闻”也慢慢传开来,以至两人上下班碰面异常尴尬。直至不久前的一天,不见她上班,打听之下,方知请了假,手机关机,不知去向。他倍感窝气,性索也请了假,遛达到我这儿了。

他一口气吐完心中苦水,听得我为之愕然。

他似乎犹未解气,愤愤说:你瞧我这狼狈样,简直是丧家之犬!至今想不明白,我到底招谁惹谁了!

我略一沉吟,问道:你那女同事平日人缘如何?

么么哒!连新来的楞头青都爱黏她,她就是那种风情万种、善解人意的女人。他目放异彩说道。

心下更是笃定,于是我故作高人点拔:老弟总该看过“白蛇传”吧,想想鲁迅在《论雷峰塔的倒掉》中的评论……

他迅速摊开手机,上网查找。良久抬头,一拍脑袋,茅塞顿开:原来如此!

我悠然道:嫉妒这劣根性,人人都有,强如得道高僧概莫能外,况且凡夫俗子?

他点头应道:还是老兄你厉害!

我笑道:别给我戴高帽了,其实你是当局者迷。

他挠挠头,不再吱声。

之后,我们换了话题,边喝边侃,直至华灯初上,四瓶白酒见底,方才蹒跚离去……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与吴君车站话别,他忽然神秘兮兮贴耳对我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吴某生平除了老婆,至今从未跟其他女人约会,因本人在女生面前,总是无以名状的惊慌失措,甚至语无伦次,总之就像大白痴……

我如被电触,弹退一步,象看怪物般审视他。

天呐!风流倜傥的“情圣”,在女生面前竟是如此態样,说出来让人难以置信!

在我震惊之际,吴君转身而去。

我咬咬牙,快步赶上,也同样贴耳对他说:老弟,别灰心!无独有偶,哥与你同病相怜!

吴君同样震惊地重复了我刚才的动作和表情,那一刻,两人对视良久,不约而同指着对方哈哈大笑,歇斯底里的大笑,笑到气喘,哈腰,泪奔……

几天后,接到吴君来信:兄,见字如晤!舍下盘桓三日,受益良多,甚觉快慰!自忖人生得友如兄者,亦不为憾矣!每每念及兄谆谆教诲,弟常当鞭策。白富美之事,损人伤己,弟现已摆平……

我不禁皱眉,他和女同事之事,居然只字未提。但我知道,此情圣已非彼情圣!于是回复: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这是陶渊明最励志的诗句,最能体现他现在的心境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