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五十五)再送别

字数 2599阅读 98

大梦过半(五十四)思故人

坐上去F镇的客车,梅凉有些心慌。自方子皓出事后,梅凉一直没有去过。当时哭得慌乱,一路被人扶着走,根本分不清方向,所以这次一个人去的话,总归不是办法。总不可能逢人就问:“请问去年十一月被火车撞死的那个高中生被葬在哪儿?”

是啊,梅凉不知道他被葬在哪儿,只记得他躺在铁轨旁。

铁轨旁,好像有一棵开花的树,白白的花,不知道现在还在开没有。

半个小时后,客车进站,林楠早就等在那里。他看到梅凉的时候,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说:“走吧。”然后便独自走在前面。

在学校的时候,都是梅凉走在前面,他在后面跟着,梅凉很少看到他的背影。

小小的,像个小孩子,有一次他在湖边捞鱼,被教导处主任宋婆婆逮住了,本以为会挨训,谁知宋婆婆说:“乖娃娃,别玩水了。”

宋婆婆又把林楠当成了初中部的学生。因为这个优势,林楠总是能幸运地混在初中生里走出校门。

梅凉太高,林筱锋太壮,班长太成熟,都不能用这个能力。

学校保安都是些吃白饭的,经常搞错。以前那个英语老师很年轻,几次都被保安拦下来检查校牌,老师很无语,这是第几次了?便说:“校牌没有,教师资格证倒是有一个。”

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考试完都只顾着离开学校了,全然忘记了当初的约定,不是说好毕业就把保安室炸掉的吗?

梅凉一路都是繁杂思绪,不知道这时候林楠在想什么。

没走一会儿走路过林楠的家,他妈妈站在门口,一眼就瞅见了他们,也没问什么。只说:“儿子,注意你的腿。”

梅凉这才注意到他的腿,好像还是不太利索。

“还疼吗?”梅凉轻声问。

“疼,时好时坏,大概是废了吧。说不定会留下后遗症。”林楠语气平静,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

那天寝室照相,林楠站在人群中耍宝,一个人跑到高高的树上。他总是这样,总是走到最显眼的地方。梅凉不喜欢他这样,站在人群里,像个小丑,供人取笑。

林楠玩得很起劲,不时看看梅凉,她却一眼都没看他。

还是站在人群外,格格不入。

就那么一瞬间的失神,林楠从树枝上摔下来,崴了脚。

梅凉听到“咚”的一声,转身便看见他从树下飞下来,那么高,一定痛死了。

梅凉慌张地走上前,这时人群也涌过去,纷纷关心起来。

这么多人关心他,也不差我一个。于是梅凉站在了人群的外围。

“没事没事……就是崴了一下……”林楠强笑着,连连摆手,好像真的没事。其他人便也散了,准备去另一个地方找景色。

梅凉便也没再上前,远远地跟在人群后。

突然一个手拉住她,力气很大,梅凉吓了一跳。梅凉转身的瞬间,林楠抓住她。

梅凉这才发现他的脸色苍白,额头上冷汗直冒。定是疼到极点了。

梅凉带他去医务室,一路上,他一直抓着她的手腕。

梅凉感觉他手心一直在出汗,刚才是冷汗,现在却变热了。

这么长时间,两个人连手都没牵过。班长调戏林楠的时候还捏过他的脸呢。

两人默默地走到医务室,林楠一瘸一拐。一到医务室,梅凉便扔下他跑了。

没想到那时留下的伤都还没好。

“疼吗?”梅凉看着他的伤腿,心里很不是滋味。

“疼。”林楠只吐了一个字。此后一路无言。

坐上摩托车的时候,还是林楠坐在中间,梅凉坐最后。大概是不想她搂着男司机吧。

但是梅凉也不想搂林楠,只把两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就算是坐着,梅凉也比他高的。

林楠总是借他的“童颜”卖萌。一次在食堂吃饭,两个人都没带纸巾。

林楠很自然地走到附近桌的一个女生面前,萌萌地说:“姐姐,能给我一张纸巾吗?”

那女生以为他是初中部的,看起来怪可爱的。想都没想就给了他两张。

梅凉听到那女生对朋友说:“这个小男孩儿好可爱。”心里却不是个滋味,觉得他到处“拈花惹草”。

很快便到了那一段铁轨,抬眼就是一个堤坝。铁轨横在上面。梅凉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个堤坝时心闷的感觉。

头皮发麻,但脑子很清醒。两个人爬到顶端,没有用多少时间,但是第一次来的时候觉得这个坡好长。

站在铁轨边,放眼望去是弯弯曲曲的银白色公路,对面是良田河水,再往远处便是山。青山绿水,相得益彰。

已经是六月,梅凉站在那里,却觉得出奇的冷。那里的风好大,树林葱茏,林叶翻飞,天高云远,闭上眼睛,闻得到太阳和花草的香气。

那里有一棵开花的树,不知道花期多长,总之现在还开着。

梅凉有一种错觉,好像方子皓就站在树底下看着她。一身白色的风衣,微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温柔地说:“梅梅,你来看我啦?”

是啊,我来看你。梅凉自问自答,竟然不觉得可怕。那棵树好像要把她吸过去,梅凉微笑着,右脸露出浅浅的酒窝,她只有一个酒窝。她想过去,去铁轨的那边。

突然一只手抓住她,很用力。梅凉惊醒。

林楠刚才见她像入了迷,眼神呆滞,脸上是不可思议的微笑,甚是诡异。

“梅梅,小心,火车要来了。”林楠拽住梅凉的手,很用力地把她护在身后。

不远的拐角处,火车轰鸣,嚣张地开过来,扯着周围的空气,梅凉的头发散乱,被风拖拽着,好像要跟着那辆列车离去。

梅凉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是怎么了?怎么完全听不到火车声?

想完鸡皮疙瘩都起了。当初,也许,方子皓便是如此,只是身后没有人拽着他,他便平静地踏上铁轨吧。

他死前那一刻,脑海里,装的是谁呢?

两个人在那棵树下站了很久,什么话也不说,寂静得恐怖。

许久,林楠问她:“要去他的墓上看看吗?”

这句话提醒了梅凉,从始至终,她都不知道他的墓在哪里。不过,有什么关系呢?在梅凉心里,这里就是他的墓。

“不去了,四处走走吧。”

林楠像是松了一口气,她说的是“走走”而不是“走”。

林楠带她坐船去了河对岸。梅凉惧水,看着水面犯晕。表面看着没事,实际上,她一直拉着林楠的一点儿衣角。若真是掉进河里,那点儿衣角根本不起什么作用,但是会安心许多。

船上只有一个妈妈带着孩子,那孩子长得还蛮可爱,林楠一直在逗他,或许只是为了缓解尴尬。

林楠带她去看他儿时玩耍的地方。就是一大片荒草地而已,远处还有一头水牛在吃草。

梅凉的裤子上粘了很多粘粘草的种子。林楠穿的是牛仔裤,一个都没粘上。

他蹲下来为她清理裤腿上的草籽。

梅凉没有拒绝。看着他蹲下去,轻轻地撩起她的裤腿,很仔细地拈着草籽。

鼻子突然一酸。这种温柔,这样的感觉,曾经拥有过。

小学的时候,方子皓也喜欢跟在她身后。

“小梅梅,你的鞋带掉了!”梅凉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冲上前给她系鞋带。

看着蹲下去,毛毛躁躁地系了个蝴蝶结。

梅凉发呆,竟然忘了推开他。

梅凉使劲摇摇头,想从脑海中抹去方子皓的身影。

眼神摇曳的瞬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在河对面。

好像是泡王——不过,他怎么会在这里?

梅凉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但是她的视力很好,怎么会看错。

那就是泡王,他一个人来了这里。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五十六)半零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